重生风云之雄霸天下
作者: 项天云
字体: 特大
颜色:          

  冰湛神功,在帝释天的记忆里,那是汉末时期一位来自海岛的最强者所拥有的武学,那是和现在海族人一样的传承武学,那位强者凭借着神功居然能在汉末三国那种高手辈出时期的江湖占有一席之地,这还是陆战的结果,若是在海上,强者曾说过没人是他对手,当然,大放狂言的他之后就被天下无双的吕布拎着去了海上,随即,在海上,这位强者与吕布战了数十回合才被一戟秒杀。虽然没有他自己说的在海上无敌,但能与战神吕布大战数十回合是什么概念?徐福的记忆中,当时他化为一个小兵在虎牢关前看过三英战吕布,那种每一招余波都是毁天灭地的大战让当时的帝释天目瞪口呆,随后足足躲了几百年没敢再出现。在天云的猜想中,汉末的吕布应该是伪五阶的高手,强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即使以现在绝强的,比全盛时期帝释天还强一倍的功力,相信能在蛟龙下自保的功力去硬悍吕布也只能是自保都堪忧的情况,也就是说那位海上强者在海上已经是用冰湛绝学接近了他们这种高手的功力程度。在海上强者死后,帝释天就秘密寻到了这座岛屿,潜伏耗时数载,如此才终于得手了这本神功,顺便杀光了那个岛上族人,心中理由就是不想神功再有第二个人会。把如此神功传给海族中人,并不完全是天云的临时起意,而是在这之前,醒之后知道了情况后就有的隐隐想法,算是报答给海族人的救命之恩了。“项兄弟,我们就告辞了!”江州城的码头,天云已经一身白衣的踏上了属于中原的土地,他转头看向由人扶着,艰难抱拳的水神王,昨天的抄录受了风寒,他是伤上加病,几乎不能下床,但就算是这样,水神王也是坚持来送了天云,船头上还满满的站着上千人,都是或看热闹或抱着复杂心情来送行的海族人。望着一张张鲜活的面孔,老人,男人,女人,孩童,虽不过区区数日的相处,说是不舍自然是笑话,但凌空也是有些感慨,徐福记忆中的离别生死与亲身经历果真有些不同啊。大大的渔船越开越远,项天云明白,这一别就是永远了,知道自己是主神空间的人,不管怎么样,就算现在多待一会,六七天后不管完不完得成任务都是要别离的,事实是如此,不过终究是莫名的有些伤感。默默的望着大船越来越小,渐渐成了一个黑点,

  项天云忽然想到了樱空,想到自己居然和樱空没有照片纪念,看来是腻在一起太久很多事情会忘了的,天云自嘲的笑了一声,随后毅然转身走向海族王帮忙指出的城门所在。……

  项天云万万不会想到,在这个世界,只因他的报恩之举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千年后的大劫末武时代,海族居然凭借着独立孤悬的的海岛与冰湛神功生生的撑了下来,面对西方的大炮巨舰,海族的神水决震惊世界的摧毁了英国殖民企图,到了20世纪,更是让日本皇军进军的企图粉碎了个彻彻底底,颠覆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开始。由此,冰湛神功授者

  项天云之大名传遍世界,人人耳熟能详,他更是成为中【和】国偶像,比之武圣关羽,武神之名更加响亮!……过了古色古香的城门,一片喧闹之声充斥在天云耳中,人来人往,货物搬运,菜市交易,买卖还价,大声吆喝。又有浓重的摊位馄饨香,

  项天云心中微微一动,随即随便找了个摊位坐了下来,也不嫌脏,当然,如果有人仔细看凌空的屁股,就会发现那白白的衣裳总是隔了那木凳一厘,“来一碗馄饨!”“来类!”一名伙计打扮的在一男一女做馄饨组的身旁桌上,拿起一碗盛好的馄饨放在凌空身前桌上,看到娃娃脸与白衣装扮时一愣,随即回过神来,又帮忙摆好筷子,这才说了句:“客官,您慢用。”天云微微一笑,抬起碗,拿起筷子就夹了一个馄饨吃了起来,他可不是那么娇贵的人,不论前世今生,他都没富贵过,前世是没钱,这一世更是好倒霉,刺客残酷训练让你自力更生,哪里来的好条件?好不容易熬到残酷训练结束吧,又是无穷无尽的任务,除了任务之外还要不放弃努力训练,真正的累人啊。之前臀部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不想白衣沾上了颜色,他已经没有换洗的了,之前还是准备不足啊,也不能这么说,只是没想到任务完成后没有返回主神空间,就这么一套换洗的还是之前突然想到以防万一而兑换的。美美的吃了一碗馄饨,天云拿出还是以防万一在主神空间兑换的白银一锭十两,往桌子上一按,“结帐!”那伙计正要上来收钱,没想到突然之间,一只大手拎住了他的脖颈提了起来,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伙计瘦小的身子在空中挣扎,“干什么,干什么?放开我!”看起来好象是老板娘的四十左右女子撕心裂肺的大喊,“儿啊!”显老,黑黑的老板放下包裹中的一只馄饨,擦了擦粉手,躬身恰媚的对着大手之主,胡须大汉苦道:“廖虎头,今年的摊位费不是已经交了么,为何为难我儿?……”原来这伙计是帮忙父母料理生意来了。这大汉乃是此城一霸,名为廖顺,从小不喜读书,父母去世后还是游手好闲,一点家产很快花光,为了继续玩耍,他纠结了一批狐朋狗友,拿着菜刀,做起了无本买卖,本以为此城势力复杂,这事自然不好做。没想到这城原来没有这行当之说,还是个新鲜点子,大商家为求平安,那点九牛一毛的银子算什么?犯不着为此得罪了一群亡命之徒,而且,就用这点银子收买一群打手可不好?而小商家则无力反抗,如今天下不安定,官府也不想管,所以此事居然顺利非常,廖顺胆子渐渐肥大了起来,‘生意’越做越大,数年间就纠结了数以千记的游手好闲之辈,成了此城一霸,人称廖虎头。而为何要为难这个小摊位呢?此事说来话长,长话短说,就是廖顺有个变态的嗜好,就是喜欢看着别人痛苦,这次偶尔看见这对老夫妻新来了个伙计,还是他们儿子,就起了玩耍之心,这摊位老板夫妇俩可真谓倒霉非常。本来扔下银子,也不要找零了,这里的钱对他何用?想转身就走的天云突然看见了这出好戏,立马来了兴趣,重新坐了下来,武侠之梦自心中燃烧了起来,‘这不是传说中的恶霸么?难道我今日可以尝尝行侠仗义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