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一袭红衣卷着风尘闯入这间带有浓浓药味的屋子,来人眼窝深陷,双眼透着焦急的情绪,下巴上的胡渣清晰可见,成熟的气息扑面而来。

  因失血过多,一路上又马不停蹄地在赶路,他此时已累到极点,但是在路上偶尔听到的消息却让他的精神崩到了顶点:万青山带人闯进了紫禁城!

  而一进宫门,就听到了让他更害怕的消息:皇上重伤,生死不明。

  没错,这红衣男子便是被侍卫保护着赶回宫的宁东篱,但纵使他一路上都没怎么休息,快马加鞭地往京城赶,却还是在他赶回来的前就不见了万青山一众的影子。

  来不及庆幸万青山没有将紫禁攻下,宁福泽重伤的消息就像是晴空中的一道响雷劈在了他耳边:皇兄······从小到大都很厉害的皇兄生死不明?怎么可能?他都不知道要躲避的吗?这帮奴才竟然只顾着自己逃了!太可恶了,要是父皇知道的话,想必会想要跳出来杀了我罢······

  来不及想象先皇发怒的样子,宁东篱突然想到了很重要的一件事:皇兄他······没有子嗣,如果······如果真的,皇兄不幸······那不就只能是自己继位了?!

  脚步一顿,宁东篱呆在原地,脑海中不知怎么出现了身穿龙袍的自己将剑插入血鸢心脏的画面,血腥,但却极美。

  旁边的太监见他眼神呆滞,没有再往前动的意思,出声提醒到:“贤王······皇上在等您呢······”

  一个激灵,宁东篱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不会的!皇兄一定不会有事的!肯定是皇兄的策略!想要麻痹对手的神经!对了,赶快叫皇兄生下继承人来才行······

  靠近床前,宁东篱看着脸色苍白如纸的宁福泽,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怎么可能会这样?!皇兄真的受伤了!

  宁福泽被这动静弄醒,紧了紧眉头,缓缓睁开沉重的眼皮,当焦距固定在跪着的那人身上时,眉头顿时舒展开来,对他展了个笑颜,轻轻道:“篱儿回来了啊,回来了就好,在外面累着了罢,也玩够了罢。皇兄时日不多了,这天下就要靠篱儿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声响起。

  宁东篱心如刀绞,泪流满面,扑上前去给宁福泽顺气,眼泪倒流入喉咙,模糊地道:“皇兄再说这种话就别怪我替父皇惩罚你了,只是点小伤而已,皇兄休息两天就好了,篱儿还要出去云游四海的,这是皇兄答应过篱儿的!”

  宁福泽苦涩地笑了笑,一只手拿了宁东篱的手紧紧握着,另一只手缓缓摩挲着宁东篱变得更棱角分明的脸,柔声道:“篱儿已经长大了,就要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别怪皇兄,皇兄现在已经生无所念了,只这江山绝不可拱手让人,纵然······他是我们的皇叔。”

  宁东篱睁大眼睛,“什么?!万青山是我们的皇叔?怎么回事?”

  宁福泽将手放下,扯了扯嘴角,却笑不出来,“上一辈的事情我们怎么知道,皇族的复杂你又不是不知道。”

  宁东篱沉默了,他当然知道,应该说,他再清楚也不过了。

  “既有这天下可念,为何说生无可念?”宁东篱直直地盯着宁福泽,“你就是这么想撂下这个担子吗?”

  宁福泽避开他的眼神,看向床内侧,缓缓道:“我心早已死,这么多年来不过是凭执念而活罢了,执念一久也就消散了······”

  宁东篱看着宁福泽的样子,沉声道:“为情?”

  “是啊,天若有情天亦老,更何况我不过一介凡夫俗子,自然会被这俗物扰之。”宁福泽淡淡说道,承认了。

  宁东篱眼神一黯,似叹息般道:“那你怎知我不会被情所扰呢······”

  宁福泽一震,看向宁东篱,似乎看到了他眼中一些东西的破碎,有些不忍,欲言又止。

  “不要再说了,你给我好好活下去,能活多久算多久,剩下的······我答应你。”宁东篱回复平静,淡淡说道。

  宁福泽看着宁东篱转身而出的决绝背影,一颗大石头落下,眼角滑下一滴泪,喃喃道:“帝王总无情······”

  宁东篱回到宁福泽给他安排的偏殿,坐在板凳上发了一会儿呆,实在是累得不行,沐浴完毕后倒头便睡,睡了整整三天三夜,直到他被叫醒,告知宁福泽已回光返照。

  匆匆进门,惊讶地发现宁福泽面色红润地坐在书桌前,手上的笔飞快地游走着。

  慢慢踱到他旁边,看向那副字:

  柳堤河岸春色艳,豆蔻花颜暖回燕。红莲应是天上颜,轮回千载再度陷。

  宁东篱心神一震,悲恸地看向宁福泽,这“红莲”便是皇兄心中念念不忘的那人了罢。

  宁福泽此时已到了回光返照的最后,脸上带着淡淡的嫣红,餍足地拿起那副字,也不看宁东篱一眼,慢慢挪回床榻,将那字紧紧抱住,翻身朝里。

  眼泪终于再忍不住,决堤而出,他已经忍了一辈子,这次就让他放纵地流一次泪罢······

  宁东篱静立在宁福泽的床边,看着宁福泽微微耸动的肩膀,悲凉弥漫心间,他完全不知道宁福泽的心事,皇上会有心事吗?皇上不是想要什么就会有什么的吗?现在才了解,皇上不但不能想要什么就有什么,而且越想要什么便越得不到什么,也许······下一个宁福泽便是他了罢······

  过了一个时辰,宁东篱默默上前摸了摸宁福泽的鼻息,心中一紧,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一句话:“传令,皇上······驾崩了。”

  命令一下去,宫里顿时乱成了一团,宁东篱脑子一团糟,他还未能从宁福泽的死讯中缓过神来,看着周围乱糟糟的情况,他只想大喊一声“老子不干了!一个个全抛下老子算什么回事!谁愿意坐这个位置谁就来坐吧!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当个皇上能郁闷死人!”

  可惜他只是在心里发泄了一通,面上仍是冷冷地表情,转身走向外面,接下去他就要去和大臣们商议各种事情,既然答应了皇兄,那就好好完成罢······

  新皇即位,改国号为天和,大赦天下。

  匆忙的百姓们还是做着他们每天要做的事情,换了一个皇上对他们来说并没什么特别大的意义,填饱肚子,安安稳稳地过好日子才是他们生活的主旋律。

  万青山的行踪没有一点消息,而忘忧堂和无情谷也早就悄悄退去,这件叛乱的事情就像从来都未发生过一样,新皇对此闭口不言,下面的人也就更不敢提起一星半点。

  除了先皇驾崩,新皇即位,这天下,看起来仍然是那么的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