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亚特斯的蓝色蔷薇
作者: 应宓
字体: 特大
颜色:          

  翌日,我很准时地醒了。在家这个温馨的地方,我会很安心地赖床不起,但到了外面,我的警觉还是很高的,生物钟还是很准的。昨晚我睡的是副卧室,按照他们的说法,副卧室是为戴茨和我未来的宝宝准备的……戴茨和我未来的宝宝?呵呵,我想我的确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来适应婚后生活。

  不过,新家的环境的确是很不错的。拉开酒红色厚重的窗帘和外面一层薄薄的纱帘,窗外就是森林了。当初哥哥帮我选定这个新家位置的确没少花心思。

  洗簌完毕,换上科技部机械组的制服,走出卧室。二楼餐厅里,戴茨已经一身齐整地坐在沙发上看晨报。餐桌上两份早餐都没动过,看样子,戴茨是在等着我用早餐了。

  “早啊,戴茨。”充足的睡眠,清新的空气,明媚的阳光,加上美好的帅哥让我心情大好。

  “早,小蕾。”戴茨放下晨报,朝我笑了笑,快步走向餐桌,坐下。

  我拉开他对面的椅子也坐下。薏米茶、清粥、煎蛋吐司,外加水果沙拉,很丰盛的早餐呢。“都是你弄的?”我不客气地吃了起来。煎蛋很香,我情不自禁地闻了再闻。

  “你把仆人都赶走了,还能有谁准备?感谢也总得说一声吧。”他似笑非笑地眯起眼。

  我“切”了一声:“大不了明天的早餐由我来准备。”

  “我能冒昧请教一下你打算做什么早餐吗?”

  我瞥了他一眼,“传统的营养早餐,牛奶加煮鸡蛋。”

  他倒是一点也不客气地呵呵笑了起来。

  回到机械组,不可避免的又是一场轰炸。我还真佩服我自己居然还能够安步当车地从一片羡慕加暧昧的嘘声中穿过。回到座位,更是一大堆人围过来,男的女的都有,认识的和不认识的都有。

  “米拉米拉,结婚后的生活是怎么样的?”一未婚女率先起问。

  我很费神地想了想:“早上很安静,没有女仆走来走去。”婚——后生活?才第一天,晚上照样一个人睡,早餐照样有人准备,我总不能说我们没有那个什么什么,所以什么变化都没有吧。

  大众失望。一黑发男不死心地追问一句:“昨晚诺奇芬的大总裁怎么样?”几个男人立刻浮起一片暧昧的笑。

  我邪恶地笑一笑,别有用心地拖长尾音:“戴茨啊……很温柔啊。”

  所有人一起理解错误,一起奏出嘘声一片。几个男性终于心满意足地归位工作,只剩下几个女孩还围着我聊我的八卦。

  我随她们闹,自己整理着待会开会的资料。她们从婚礼聊到来宾,从王国聊到世界,从戴茨聊到基斯,紧接着矛头又转向了我。一个和我同一个学校的实习生好奇地问我:“米拉学姐,为什么突然和基斯分手?我那时才刚来机械组,头一天才看见你们在机械组的门口很亲密啊,下一天你就在网上表明你和戴茨结婚了。”

  我的心猝不及防地被刺穿,痛意潮水般一涌而上。我慌忙暗中使劲,才不至于从椅上滑下去。我故作轻松地一扬眉:“因为突然感觉不适合呗。”

  “啊,青梅竹马那么多年的模范情侣也不适合……”她大失所望,似乎对青梅竹马的恋情死心了。

  另一女孩又凑了上来:“那也是,那基斯公爵,经常性的不在本岛,分久了就生疏了嘛。看一下这次,又去了帕帕尼亚岛,听说又要呆上个八九个月。”

  基斯去了外岛?我一惊,不及回答,不远处就传来了轻哼声,是本组的组长柯马尼亚·维克多。众女立即作鸟兽散。我瞥见柯马尼亚有些不屑地看着我,也不哼声,低头继续整理资料,一边却不由自主地思考。

  帕帕尼亚岛,是王国岛群中的第二大岛,也就是撒兰提亚家族的封地,基斯回去那么就干什么?我脑中忽然又浮起那个令我恐惧的词——“黑狼”。

  “黑狼”被出乎意料地消灭了,他会在他的封地里,创造出第二个“黑狼”吗?

  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玛拉发来了信息:“昨晚父亲大人把撒尔哥哥大骂了一顿。”

  哈,哥哥被骂了?还是被威尔舅舅骂?我连忙回复:“原因?”

  不一会儿手机又震动了:“父亲大人超级反对你和戴茨结婚。其实当时你刚公布你们结婚时,父亲大人和阿格拉叔叔早就大力反对了。”

  “为什么?”又是威尔舅舅和阿格拉·撒兰提亚?他们阻止我和基斯结婚,现在又阻止我和戴茨结婚?

  “不知道。”

  我放下手机,深呼吸一口气,烦躁起来。

  夏天的海岛忽晴忽雨,极少有出现今天预报中全天晴朗的状况。我窝在房间里,清点着面前小包里的物品。应该没有遗漏了。我背起小包,刚走出房间,就看见戴茨也恰好从主卧室走出来。

  “去哪儿?”他打量了我一下。我一身的休闲装,还背了个运动小包。

  “去海滩。”他还真的是一身齐整,衬衫西裤,看样子是准备回公司了。我挑衅式地发出邀请:“还盯着我干嘛?想和我一起去?”

  “好啊。”他出乎我意料地爽快答应,“等我两分钟。”

  我一呆,他不会是当真了吧?只能呆在沙发上等。两分钟后,他极其准时地出来了,和我差不多的装束,休闲衣装,运动肩包,一身清爽。再配上这副身材、这张脸蛋,我不由得不承认,他还真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美男子,比哥哥还要帅。

  “怎么,看呆了?不可否认,我是很帅。”他故意摆出一副**模样,伸出手搭住我的肩膀,头俯下来,在我脸颊发际掠过,发出清晰的吸气声,“好香。”

  我“啪”的一声打掉他的色爪,不为所动。本姑娘从小到大接触的都是美男子,哥哥基斯甚至是威尔舅舅和阿格拉叔叔。虽说戴茨可能还能居个榜首,但想诱惑我?远着呢。

  “你不用上班吗?”刚才还西装革履的一副高层摸样。

  他拖着我下楼,眼睛望着前方,嘴角噙起一丝笑:“小蕾,一家企业,如果它的总裁、经理或者主管不在就不能正常运营,那这家企业离倒闭也不远了。”

  我盯着他的侧脸。这就是他的诺奇芬从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公司发展成一个神话般的大集团的成功之道吗?

  “想去哪里的海滩?”他屈指叩打着方向盘。

  我连忙把目光收回来,坐端正:“去外岛,偏僻点的,哪一个岛随便你选。”扭过头的瞬间,我似乎又看到他唇边浮起了一点促狭的笑。

  “小蕾,打算什么时候搬回来睡?”戴茨打着方向盘,貌似不经意地“提议”。

  我一愣:“我现在每晚都在家里睡啊……”说到这里,恍然大悟,侧过脸去取笑他,“怎么,怕我自己晚上一个人睡,会瞒着你夜不归宿,然后心猿意马‘不小心’给你不冤不白地扣顶绿帽子啊?”

  “米拉·蕾·多维亚特斯!”他气得叫了我的全名,我似乎还感觉到他冷冷的瞪了我一眼。“我已经给了你两个月的时间。从一个新婚丈夫的角度来说,给你的时间已经足够多了。你也不希望你老公在结婚才两个月就因为……而在外面‘不小心’……”

  “你敢!”我气急败坏地吼。才结婚两个月就想搞外遇?而且是事先通知我这个挂名妻子,当着我的面?

  “所以,你应该知道该为你老公做点什么了吧?”他看着背后燃起熊熊大火的我,瞬间收起冷冷的脸色,挑唇一笑。

  “不——知——道!”我火大了。和谐的气氛就这样——“乓”的一声就摔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