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自然之体,其实很简单,我给你打个比方吧”镜子绕着羽墨和冷翎转了转,然后轻轻的落下,缓缓的道。

  “没有天赋的人就相当与一个无法装进任何水分的平板,筑基期的修真者就相当一杯可以装水的杯子,灵力就是杯子中的水像你的话就是一口大缸所装的水分,而自然之体却不同于前两者,它就如同一口没有底的缸!无论你如何给它灌水她都无法储存或装满!”

  羽墨猛的一愣,眼睛望向了呆呆的冷翎,他心里一疼,转头望向玄火镜:“你有什么解决的方法吗?”

  这面镜子连瞬移都可以用的那么轻松,想来他的见识一定不低。而对于自然之体羽墨脸听都没听过,自然就帮不了冷翎的忙了,此刻他也只能依赖这面高深莫测的镜子了。

  镜子在冷翎的面前晃了晃,最终落在了羽墨的手中,一道苍老而又清晰的声音传入两人耳中:“如果用那个世界的修真法自然不行,因为那个世界的修真法是直接把灵力存在身体里的,不过这个世界就未必了……”

  “那个世界?”冷翎望了望羽墨,见到羽墨的表情没什么变化,她的大眼睛里有些疑惑,羽墨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吗?不过随即一想,冷翎恍然了,神仙嘛,去过别的世界也正常,疑惑一没,就又听到镜子的言外之意,冷翎顿时露出了惊喜。

  闻言,羽墨发现冷翎的身子小幅度的一颤,她的小脸从刚刚的苍白慢慢恢复红润了。

  羽墨揉了揉脑袋,突然他猛的真开眼:“你是说剑修?”

  体修的修炼法也是把灵力存在丹田里,而由镜子所说不是存在丹田的也只有剑修了!

  镜子晃了晃仿佛同意了羽墨的话:“剑修固然可以算一类,但其实不要武器也是可以的,未必要成为一名剑修。”

  “那……我应该怎么做……”一声怯怯的声音传出,羽墨把眼睛投向冷翎,看着充满期待的大眼睛,羽墨微微一笑,揉了揉她的小脑袋,眼睛也望向了悬浮中的镜子。

  “呵呵,自然之体据我所知就是可以融入自然的一种特殊的体质,而灵力就是在大自然中天地元气,而既然你已经身在自然了那何必还要把天地元气存入体内呢”镜子这么花让人感觉它便的神秘莫测了。

  “你的意思是?”羽墨仿佛想到了什么,眼睛直勾勾的望着镜子。

  镜子笑了笑:“没错,我的意思就是让她直接在身体外使用天地元气!”

  羽墨皱了皱眉,这种方法他可才来没有听过,在他看来修真者就是吸收灵力来锻炼自己身体,通过自己身体的改变获得通天的实力,羽化成仙的人,如果把灵力在身外使用的话,那还是修真者吗?突然,羽墨想到了一种人,对了!剑修就是这样的,他们取得的成绩好像也不低,同样是修真者,不同是他们是以剑入道的。

  镜子仿佛看出了羽墨疑惑,它轻轻一笑:“相信你也知道了,这种修炼类似于剑修,不过却没有剑修那种束缚,因为她可以随意使用空气中的灵力,不过有一个条件。”

  知道自己可以修炼的冷翎刚刚挂出了笑容,但一听有条件,不由的再次让神经紧绷了起来。

  瞧见两人紧张的样子,镜子微微一笑:“想要使用体外的天地灵力,灵识是必不可少的。”

  闻言,羽墨点了点头,的确,如果想要施放天地元气就必须要有相应的灵识,灵识就是修真者和天地元气之间的联系,没有灵识就没有了对天地元气的联系,所以说灵识还是至关重要的。

  “灵识?那是什么?”听到这个新名词,冷翎的眼中有了迷茫。

  对于这个情况自然是在羽墨的预料之中,毕竟她对修真者还不够了解,羽墨揉了揉冷翎的小脑袋轻轻的给她解释了下灵识和天地元气之间的关系。

  “啊?!这么说来灵识不就很重要”冷翎小嘴微张,没想到这个听起来这个不起眼的新词居然有这么大的作用。

  “呵呵,何止是重要呀”镜子见到冷翎的表情后笑了笑,然后道:“普通的修真者是把天地元气留在身体里,这样把天地元气放入身体进行修炼的人来说,灵识还是必须有,但不需要太强大,毕竟在自己体内的天地元气没什么反抗能力,而剑修呢,则是把天地元气放在剑身,用剑身炼化天地元气,所以需要的灵识比普通修真者高一点,但小女娃,你就不同了,如果你是用充斥在天地之间,没经过炼化的灵力的话,你的灵识就必须比别人打上两三陪不止!”

  “不过,不选择剑修直接用天地间的灵力也个好处,那就是不需要用一些武器之类的东西,从而减少自己对外物的依赖,如果你选择的是剑修的话,那你就得一生都带着一把长剑闯天涯了!”听到这冷翎顿时一愣,脸色忽而暗忽而明,显然此刻她在挣扎,到底要不要选剑修。

  瞧着冷翎的脸色,羽墨也知道现在是她自己决定自己人生的时候,所以他也没多说话,只是静静的等待着。

  本来有了这三人的谈话而显得有些生气的树林,顿时再次恢复了它静悄悄的摸样了。

  过了半响,冷翎猛的抬起头,小手紧紧的握着。

  镜子一见到这个情况,顿时微微一笑,看来她已经选择好了。

  不过冷翎随即的动作顿时让两人一愣。

  只见冷翎头一转不去理会镜子,而是把目光投向了羽墨,前者正经的道:“公子,冷翎的命是您给的,所以冷翎以后都是你的人,只要是羽墨公子喜欢的,冷翎就一定照做。”

  闻言,羽墨顿时一愣,她的言外之意就是要羽墨帮她选择她自己未来的道路,曾经冷翎也是对羽墨说过,她已经把自己当成了他的人了,开始时羽墨还不相信,还以为是一个小女孩的玩笑而已,不过现在见到冷翎正经的模样,羽墨知道此刻的她绝不是在说笑,这下子羽墨也只能无奈的苦笑了。

  在冷翎水汪汪的大眼睛的注视下,羽墨伸出了手,揉了揉冷翎的小脑袋道:“冷翎,在我看来你跟我一样,没有把自己交给别人的这一回事,也没有因为被救一次人就变成别人的人,这种事……”

  说到这,羽墨忽然发现冷翎的脸有些苍白了,她又误会了,在羽墨的话中冷翎自然而然的以为羽墨已经不要她。

  见到这状况的羽墨自然也猜到了什么,他错愕一下,然后苦笑的勾起冷翎的下巴,眼睛望着梨花带雨的小脸,顿时苦笑不得:“冷翎,别一个人傻傻的哭,我的意思是让你自己未来的路,让你自己来决择,如果让我来的话,我怕以后把你的天赋给埋没了就糟了。”

  闻言,冷翎的大眼睛盯着羽墨,而眼泪却不在掉落了,被羽墨看了这么久,冷翎的小脸猛的一红,再次羞涩的低下了头,哪里还有刚才的半点伤心的样子,这么快的转变速度又让羽墨再次目瞪口呆,莫非这里的女孩都会变脸戏法?

  “那……那冷翎就选剑修咯,冷翎想刚羽墨公子一样成为一名厉害的剑修”她的声音好小。

  大手摸了摸冷翎的小脑袋,羽墨的声音很温柔:“我会让你成为一名很厉害的剑修的”

  冷翎抬头瞧着羽墨的温柔的眼神,她小心肝不由的一颤,回过神顿时嫣然一笑:“嗯。”

  镜子瞧着直接在自己眼前打情骂俏的两人,顿时咳了咳才把两人的注意力吸引回来。

  羽墨感觉到镜子里面射出的眼光不知有意无意一直望向自己,表情还有点……暧昧。

  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羽墨苦笑下:“那个,玄天镜,你是不是该告诉冷翎剑修的修炼方法了,我可没有剑修的修炼功法之类的东西哦。”

  “呵呵,就知道你小子会把这个问题推到我身上来”一声苍老而又充满活力的笑声响彻了整个森林,突然声音一泻,森林又安静下来了:“这次正好可以让你看一些东西”

  羽墨一愣,东西?

  老头的苍老的声音响起:“跟我来吧!”镜子在羽墨的头上一转,直接没入了羽墨的脑中。

  而羽墨突然感觉眼前一暗,就缓缓的躺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