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缘
作者: 帝麟
字体: 特大
颜色:          

  东央宫宫主千行,左手轻轻一动一股旋风吹起,静曼身体被悬浮在空中,千行再次提起右手,我只觉得一股无形的力量从我身体下方急剧形成,四周纷飞的雪花,化成无数的刀片,我如同待宰的羔羊。

  “住手,你杀了他,我立刻就死在你的面前。”我听见静曼撕声裂肺的喊声。

  千行冷漠的目光中透着几许犹豫,最后,将我狠狠甩了出去,如同断线的风筝撞在冰牢之上。

  没有丝毫的反抗,绝对的压制。在我昏迷之前,我躺在雪地上眼睁睁看着静曼被带走,我的心如同万丈悬崖一脚登空,被摔成了数半。我心里暗下决定,我一定要夺回静曼。

  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钉穿了锁骨悬挂在冰牢的顶部,风雪无情的刮过,的确按照静曼的要求,我没有被杀死,可是这种煎熬必死更可怕。

  冰牢,多了很多守卫,他们的眼中尽是嘲笑和可怜。饿了,我就张开嘴任由风雪灌满我的身体,渴了,我也张开嘴,雪花在风中吹进我的口中,融化。

  不知道过了多少天,我只知道风雪一时都未停过,一天,一个银狐守卫端来了丰盛的饭菜,他说这是千行宫主与静曼的喜宴。说完人就走了,我仰天长啸,这时我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做痛,也第一次知道力量的重要。

  我知道自己错了,而且错的离谱,自己一直追求的和平竟是那么无力,甚至那么可笑,这是一个力量掌握一切的世界,没有力量你就是一只任由摆布的玩偶。

  怨恨充满了我的头脑,我感觉到身体内的雷属性波动正在急剧的增长,还有几天就是我的成年之期,静曼等着我。

  悬挂在半空中,我的身体在风中富有节奏的摇摆着,听着风吹进山洞,发出飒飒的声音,不在那么炫美,而越加凄凉,更像是嘲笑也像是低吟。仰头看着天空,漫天的飞雪,更像是撕碎了的我的心,被抛入空中,又狠狠的坠下。

  天地之间,一片苍茫的白色。开始变化天空,一层层的云泛起了波纹,翻滚着。在我头顶的正上方出现一点光亮,就是那里一道绚丽的久违的闪电响彻雪峰之巅,大雪山第一次响起震天的雷鸣。一圈圈涟漪在我身体周围荡漾,只觉得我的身体如同沐浴在阳光下,温暖、充满力量。短短几秒钟,天空之上电蛇泛滥,一道道闪电划破天际降临雪峰,直接劈在我的身上。锁骨的铁链瞬息间分崩离析,我的身体在空中舒展着,这种感觉久违了。我轻轻握住拳头,天地间仿佛在这一霎那动荡。

  沐浴着天地狂雷,一道道耀眼绚丽的闪电,穿过我的身体,我的雷属性波动正在随之雀跃,那有节奏的波动如高涨的潮水,等待着下一刻爆发。

  随着最后一道狂雷的落下,我的身体开始变化,原本少年的身躯,在一瞬间突破了束缚,原本稚嫩的脸庞变得成熟坚毅。骨骼之间发出咔咔的声音,原本瘦弱的身材变成了伟岸的身躯。

  天地异象,恢复了最初的平静,我察觉到几股强大的灵力,正在往这个方向赶来,我纵身跳下雪峰,消失在茫茫的雪原之上。

  在东央宫侧殿,我见到了我梦中的人,她一身华贵侧坐在窗子前,看着纷飞的雪,落在落寂的庭院,我看到她有泪痕的脸,不时的露出一抹笑容,最后又随之暗淡。

  我将静曼紧紧的抱在怀中,她颤抖着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我的脸庞,她笑了,她说,你真英武。接着她的眼泪簌簌的留下,将我推开转过身去。

  “禹,你走吧,我已经不是你那个女孩了。”

  “我已经配不上你了……”静曼努力的将声音变的僵硬,但是我还是听出了她的心碎。

  我转过她的身体,她早就枯竭了的泪泉再次泛起泪花的涟漪,我轻轻吻着她额头上的朱砂印记,我知道这是狐族失去贞洁之后才会出现的标志。

  “静曼,我爱你又怎会在乎这些。”

  今天的雪下的特别的大,不知道是在庆祝我和静曼的再次相逢还是在祭奠这是我们的永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