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龙盗凤
作者: 金镶鱼
字体: 特大
颜色:          

  莫曹盯着那几辆厢式货车,戏谑地说道:“他该不是想用这个方法掩人耳目吧?”

  “这个最直接,也最省事,不是吗?”冷非鱼促狭地笑了笑。

  两人站在超市门前,装作等人的模样,偷偷睨着街尾。所有的东西早就装上了其中某辆货车内,几个司机正在做最后的准备。

  “你怎么看?”莫曹晃了晃手里的头盔,问着冷非鱼的意思。

  冷非鱼借着路灯仔细瞅了货车几眼,一模一样的货车,连司机的身材都几乎一样,赵拓这次还真是费尽了苦心。

  “货箱里放了东西,在重量的作用下,车轴会离地面更近,它就是我们的目标。”

  冷非鱼的话音一落,莫曹已经用耳麦与花秋联系上了,在花秋还在用电脑分析几辆车的车轴位置时,货车缓缓开动。

  “怎么办?”莫曹心里一凛,习惯性地望向冷非鱼。

  “先跟上。”

  两人骑着机车,远远地跟在五辆货车后面,在路口等红灯的时候,莫曹不淡定了,低声对着耳麦咆哮道:“花花,你到底要磨蹭多久,算出来没有,再不快点,我们就跟不上了!”

  耳麦里花秋的声音同样急促,带着几分紧张,就在绿灯亮起,几辆货车同时起步的时候,花秋终于肯定地选中了三号车。

  五辆货车驶过街口后就朝不同的方向前进,冷非鱼和莫曹稳稳地跟在三号车后面,穿过闹市,朝郊外行进。

  花秋开着轿车追了上来,隔着玻璃窗冲两人使了个眼色后,超过他们尾随货车开了段距离,驶进了岔路。

  透过耳麦,她问着两人:“鱼鱼,我们是跟到郊外动手,还是……”

  “先看看情况,谁知道郊外有没有陷阱。”

  以冷非鱼的估计,赵拓为了掩人耳目不会在市区就派人保护,那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这些花哨的功夫不是白费了?

  至少也要等着货车到了郊外,赵拓的人才会接近货车,进行保护。如果是这样的话,在市区与近郊的交汇处就是他们动手的地方。

  这些都是她的猜测,她这样分析,没准赵拓也会这么思维,撞在一起的话,安全的地方也就不再安全。

  转着眼珠子想了想,她果断地说道:“到了下个路口我们就动手。”

  接到指令的花秋一脚踩下油门,从岔路疾驰而过,绕到前面去拦截货车。冷非鱼与莫曹在货车后面一左一右地断后,货车被他们夹击在了中间。

  货车司机也是道上混的,见到这种场面丝毫没有畏惧,从怀里掏出手枪对着轿车就是几枪。

  花秋挑衅地朝他招了招手,轿车买回来后,经过她与莫曹的改装,不仅性能加强还防子弹。

  坐在副驾位的男子从坐位下抽出机枪,将上半身探出窗户外。

  “砰!”

  他还未扣动扳机,整个身体就软绵绵地垂下,从窗户载了出去。

  货车右后方的莫曹颇为潇洒地吹了吹枪口,朝冷非鱼挑了挑眉。

  莫曹将机车开到驾驶室旁,花秋已经将司机控制住,莫曹一把将司机拽了下来,一屁股坐进了驾驶室。

  花秋将轿车系在货车后面,自己骑上了莫曹先前的机车,三人朝市中心驶去,整个过程,三人自始至终都戴着面罩。

  回到公寓的地下停车场,花秋贼呵呵地打开货箱一看,顿时瞪大了眼睛,微张着嘴对冷非鱼说道:“鱼鱼,那老家伙怎么有这么多宝贝?”

  “他吃黑货,自然有不少宝贝,废话少说,先把这些东西运上去。”

  冷非鱼指挥着莫曹和花秋将货车里的东西全搬上推车,他们事先切断了公寓楼的监视器,可以在人不知鬼不觉地情况下将东西全部转移。

  回到房间,看着满屋子的大师名画,绝版版画,大额债券,几张地契,一些古董,冷非鱼嘴角抽搐,这老家伙搜罗了不少好东西啊。

  “这些东西先分类放好,找个时间到货行去一趟。”

  “你想把它们卖掉?”

  冷非鱼点头,“我也知道要把它们出手风险太大,可我们没有行动资金,而且放在这里也不安全,找个稳妥的货行,以君家的名义卖点。”

  她琢磨着:赵拓知道“千手佛”和“君子宴”会找他的麻烦,以这两派的名义出手,赵拓就算知道后怀恨在心,也只能哑巴吃黄连,至少不会立刻报复。

  莫曹自然知道她的心思,点头应道:“我这几天到下面看看,君无瑕手里有点关系,我看能不能借他的名义把这些东西出手。”

  以前君无瑕卧病在床的时候,这些事都是“莫曹”处理,手上有点关系,而且对方也知道他是替“君子宴”的二少办事,不会多嘴多问,更不会找君无瑕核对、确认。

  部署好一切之后,冷非鱼看着面前的几张地契发呆。

  这是几栋别墅的房产证,要把它们转手的话,一时半会估计也找不到买家,可放在那里又碍事。

  拿着几张房产证无所事事地晃了晃,冷非鱼准备将它们锁进抽屉里,眼角瞅到最上面的那张,眼睛蓦地一紧。

  这上面的名字……

  冷非鱼死死地看着写在最前面的三个字,尘封了十三年的记忆逐渐复苏,漆黑的眼底渐渐泛起一层迷雾,一双眼睛骤然变得猩红。

  纵使她不记得十三年前的点点滴滴,可她不会忘记父亲的名字,她记地很清楚,母亲临终前死死将她抱在怀里,在她耳畔一遍遍重复父亲的名字,嘱咐她不能忘了自己的根,一定要报仇!

  是的,她不会忘记父亲的名字!

  这栋房子是属于他们端木家的!

  或许是她脸上的表情变地太突然,太狰狞,花秋和莫曹面面相觑一眼,不明所以地看着她。

  最后莫曹终于忍不住,走到冷非鱼身边,轻轻将她揽在怀里,“鱼鱼,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们都会在你身边。”

  “我知道。”冷非鱼收回涣散的思绪,缓缓点头,“给我点时间,我得先理清自己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