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缘
作者: 帝麟
字体: 特大
颜色:          

  “咚、咚、咚……”有节奏的战鼓声响起,接着那传唱千年的战歌响彻天际。咆哮声不自觉在火狐的军队中传来,千年的等待,千年的仇恨,在这一刻冲破浩劫般,降临。

  在这里,不懂什么叫花香的季节,什么叫绿野如茵的狂野,鲜血才是染红夕阳吞噬希望的夜。

  末日的边陲,我和弟弟站在危城的交界,千年的仇恨化成的堡垒,已经将未来之城隔绝。

  魔音将军的一声令下,潮水般的火狐大军瞬间涌向未来之城,善恶交界的亘古长夜,今日的一战尽洗前耻。

  一道道狂雷,在诡异的满月之下划破天际,正东方那如盘的满月使得这个千年的战场更加凄厉,一层层厚重的云翻滚着如黑云一般压向未来之城,战争的硝烟、翻滚的云层始终无法遮盖那幽暗的月光,血洒杀场、落寂的月华、紫色的闪电在交界处迂回。

  魔音将军手中的令旗在咧咧的狂风中摇动着,有章法可循的指挥着百万雄兵,那绚丽的魔法,一道道神圣的光芒,一条条骇人的电蛇,一声声凄惨的哀号,都伴随着鲜血掩埋着黄沙之下。

  易武眼中闪过一抹杀意看着令旗下的魔音将军,手中紫光泛起,一把紫电剑在千鸟齐鸣下出现,在他移动的一瞬间我的念力便将其锁定。

  “你的对手是我。”念力神兵与紫色长剑在黑云下绚丽的对碰,那战斗散发出来的余波形成的涟漪如彩虹般蔓延到天际。

  一滴滴的血,在天空之上坠下,长久的使用念力,我的双瞳渐渐出现反噬,那股剧痛通过神经刺激着我的身体,颤抖的双手麻痹的神经成为了我最大的威胁。

  易武的长剑贴着我的身体划过,我的无名指微微一动,一股无形的念力形成一面盾牌,那有形之质的盾牌在与紫电剑触碰的一瞬间化成一双巨手,我右手的中指突然屈动,那双巨手海水一般将易武的身体笼罩其中,左手中指控制着空中的巨剑,直接劈向被念力包围的易武。

  一道厉闪,如电光一般易武的身体平行移动出数十米之外。

  “这就是雷瞬么?”我两只手的中指同时屈动,一柄巨型神兵,一张巨型盾牌挡在我的身前。

  “意念师果然很强。”易武擦拭着嘴角的血迹。

  “哼,我要让你看看什么是雷电掌控者的真正实力。”接着易武的身体之上电流闪烁,蓝紫色琉璃般的异色在他的身体之上浮动。

  我站的这方天地,渐渐出现许多如星光一样的电球,弥漫在空气中,念力探索着,这些电球除了如星星一般的数目庞大之外,并未产生我想象中的恐怖气息,静静的漂浮在空中。

  “雷息”突然易武的嘶吼声响彻天地,那些平静的电球,如同气球一般急剧增大,那漫天的第二星光瞬间掩盖我这方天地,随着电球的增大,我感觉到足以毁灭我的能量聚然形成。

  我的身体之上在不自觉的瞬间出现念力屏障,左手的中指、右手的食指随着双瞳暴起的光芒突然弯曲,一股乱流在我的身体周围盘踞,最后易武的嘶吼声消散,我高喊出,空间位移。

  那暴动的电球,形成一股股冲击波般的能量气息席卷而来,这股恐怖的气息摧枯拉朽般吹过这方天地,我只觉得天地之间突然暗淡,就连光也湮灭在这股雷息之下。

  我的身体随着乱流渐渐陷入空间,暴起光芒的双目,在眼窝中瞬间流出的鲜血掩盖了我的脸,随着身体在乱流空间的深入,双眼传来的剧痛越加难以忍受,当雷息吹过我身体的时候,如同流水遇见凸石一般在两旁分流而过,而我还未来得及进入乱流空间的衣角,在雷息下悄无声息的化为空气。

  雷息席卷过后的这方天地,恢复了光亮和平静,我的身体从乱流空间中脱离而出,我重重的喘息着,双手支在双膝上,两眼滴答出的血,落向滚滚黄沙的杀场,而那里仍如最初的战斗,呐喊声阵阵。

  我抬头看着血色的世界,易武在与我平行空中悬浮着,他的身体同样剧烈的颤抖着,刚刚的雷息,对他也是一种极大的超负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