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水泮
作者: 九雪
字体: 特大
颜色:          

  积雪厚厚,将大地披上一层银装素裹。新年除夕,不论权臣贵胄甚至升斗小民,忙忙碌碌,脸上毫不掩饰的喜悦。明年会更好么?新年真有如此魔力将一切都变为过去?然而真到岁末时,没有人再认真计较是否今年比去年好,只一味盼望明年更比今年好!

  沐宛初坐在进宫的马车里,神思恍惚。轩辕凌回府好长一段时日了,今天是她第一次见他。她不禁多看他两眼,心疑究竟边塞发生了什么,令轩辕凌王爷更多几分萧索与落寞,整个人冰冷冰冷的!嗯,或许他一直都是冷冰冷冰的!

  既是皇室家宴,理应由皇后掌办,不过宴会却安排在安平贵人的桂宫。沐宛初打心底有几分抵触。上次是安平贵人推的吗?可是她也掉下来了。皇帝的爱妃从阁楼上坠落,为什么没听说追查?她忽然抿嘴笑了笑:“我活得好比笼中鸟、渊中鱼,一轩是我唯一的天地,丫头们是我所有的交际空间,即使有人查,我又如何知道!只要他们不来打扰我就好……”

  桂宫大殿内富丽堂皇,尽显皇家气魄,却又不失雅致气韵。“大哥和嫂嫂们来了!……”伴着一阵少女的清脆跫音传来,正是昭儿。周身的富丽华贵,稍显稚嫩的脸旁,竟有些许不相称,不过依旧无法掩饰女孩子的美丽。

  轩辕凌疼爱地看看凑上来的妹妹,抿嘴点点头,有意无意地始终未看安汐若半眼。昭儿一闪身到轩辕凌后,至沐宛初跟前,好奇地上上下下来来回回打量。随着昭阳公主的动作,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沐宛初身上。沐宛初只觉一阵困窘,暗暗嘀咕:“小太岁,我没有得罪你吧?!”

  昭儿眼中起先的好奇渐渐俱化为不解:“你有什么特别的本事?”沐宛初不知何故,摊开双手,惨笑道:“我很平凡啊!”昭儿似乎对这个答案十分满意,又似乎十分不满意,嘟囔:“我看也是。只是——”她皱皱眉,望向轩辕凌,刚想张嘴。

  “昭儿!”竟是轩辕凌低吼而出。昭儿诧异地望望大哥,又朝沐宛初吐吐舌头,跑回到轩辕凌身边。轩辕凌与沐宛初目光在半空相遇,一个彻骨冰冷,一个深深茫然。

  安汐若轻步走来,浅笑着拉过昭儿:“王爷先屈尊在桂宫坐会儿吧。”她故意将“屈尊”二字咬得略重。轩辕凌闻声身子微微一颤。

  一家人纷纷落座,沐宛初只顾低头,如鲠在喉,如芒在背,因为不止昭阳公主一直紧盯着她,殿内若干其他目光时不时、若有若无扫过她。“小嫂嫂!——”一声尖叫顿让思绪在十万八千里之外的沐宛初醒来:“啊?要死——”死字还未完全吐口,已瞧见全殿的人目光齐刷刷望向自己。“呃,你叫我?”她弱弱问正在她眼前的昭儿。

  昭儿干笑两声,有几分不耐:“安姐姐都叫你两声了!”

  沐宛初这才抬头环顾。首席上……沐宛初的目光怔在首席男子身上。“是他吗?比翼亭中与我抢画的人!虽然衣着气宇不同……”皇帝轩辕皓静静回视着沐宛初的目光,没有半丝涟漪。沐宛初恍觉失态,目光迅速移向两侧,却皆不再入眼。“那个他穿着更随和些,可股凛然之气与霸气……虽嘴角噙着丝笑,但他的眼睛同样是陌生的,是冷的……”一阵惊讶过后,她将目光投向安平贵人,扬扬嘴角,静静等待。

  “才刚你想什么呢,多么精彩淋漓的场面!这位是许士悠先生,”昭儿一边责备沐宛初,目光移向许士悠,“许先生擅黄老之术。安姐姐特意请来为大家卜一卜新年的运道呢!许先生可是极难请的!”

  一袭长衫干净无瑕,出奇淡远,眉宇神情间又有几分傲倨,想来世外高人都如此。沐宛初含丝笑,有歉然有惊喜:“先生会相术?”许士悠讶然抬抬眼,略一拱手,面上却有多一份傲气:“略懂一二。”待仔细审视沐宛初片刻,眼中蒙上一层深深的疑惑。空空的大殿上传来几声低笑,像感叹这一场何其不高明而有意思的对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