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淡淡的月光散落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水波依旧,月色依旧,月色水波间,一层淡淡的水雾升起,水雾间有一条淡淡的人影,沈洛天!

  步步娇,鱼思渊,扬子龙,燕归来一个个都是他看重的朋友,而今已是阴阳两相隔。叶明珠这个无忧无虑的豪门千金自从遇上的自己便灾难不断,而今更是生死一线,命在旦夕。这一切都令他痛彻心扉到难以自主。

  目光飘忽,月光下,桥依旧,阁依旧,却是昨日之日不可留。

  他剑眉深锁,神情落寞。在这蓬莱阁中静立的一个时辰却不自知,无人前去打扰他,他就如一尊磐石,一动不动,立在月色水波间,若隐若现。

  花亦飞,他心底最爱的女人,也是他伤的最深的女人,如今杀了他最好的朋友,伤了他最亲的红颜,他该如何面对她!他不知道,他快被这又爱又恨的感觉折磨疯了,他快被这个疼不得又伤不得的女人折磨的失去了自我。

  “大哥…大哥…”几声疾呼扯回了他的思绪,是苍松的义女芷兰,心下微微一动,应道:“我在这儿!”

  话音方落便见芷兰自月门外匆匆奔来,只见她气喘吁吁地道:“大哥,大事不好了!啊不!是大事好了…是好大事…大好事…”

  沈洛天失色道:“是明珠么?她伤的很重......”

  芷兰摇头道:“大嫂她伤的不重,只是动了胎气…”

  沈洛天闻说无碍不由放下心,但又听得动了胎气不禁截口道:“那胎儿怎样?”

  芷兰忙道:“已提前诞下,是一男婴,母子平安!”

  沈洛天这才松了口气,怔怔地呆了片刻才反应过来,朝着松涛馆奔去。

  月儿已隐入厚厚的云层之中,松涛馆的灯光似乎骤然明亮了许多,见沈洛天进来,众人都退了下去。

  沈洛天方才推开内室的房门便有一物临空飞来,惊异之下将其接在手中,定睛一瞧,还是个白白嫩嫩的婴孩儿,不禁愕然道:“明珠!你这是做什么?”

  叶明珠猛摇其首,痛哭道:“我不要这个孩子,他是曲流觞的!”

  沈洛天一愣,走到床前为她拂开面上凌乱的发丝,柔声道:“傻丫头!不要胡思乱想,不管怎样这孩子都是你身上掉下来的肉,怎能说不要就不要呢?”

  叶明珠摇头颤声道:“我看到他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起曲流觞那恶魔,虽然那晚的事我不记得,可是我一闭上眼满脑子就是他凌辱我的画面,我….我不要他的孩子……”

  沈洛天轻抚着她被汗水湿透的云发,怜惜道:“再怎么说也是你的亲身骨肉,你若一时不能接受就暂且交由芷兰照顾吧!待你平静下来想开了,再由我们共同抚养他长大,可好?”

  叶明珠怔怔的望着他,愕然道:“你我共同带?你…你不嫌弃他,你竟然可以接受他?”

  沈洛天将那小婴孩捧在手心里,似乎怕吓到了他,柔声道:“我们是夫妻,而他是你的孩子,那自然也是我的孩子,再说孩子是无辜的,不是么?”

  叶明珠道:“可……”

  沈洛天截口道:只是你以后不准再动这些傻念头,否则我不能接受的就是你了。”

  叶明珠咬咬唇道:“对!他是我的骨肉,我不能不要他,曲流觞虽可恶,但他是无辜的,有你教他,他必不会差!”

  沈洛天将她搂入怀中轻轻地安抚道:“好好休息吧!不要想那么多,孩子还需要你!”

  “不!”她突然推开沈洛天道:“不!我这样是不对的,这孩子本就不是你的,我也不是你的妻子,凭什么要你同我一起抚养他?“

  沈洛天一怔道:“明珠!说什么傻话!你气晕了么?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

  “叶明珠摇头道:”不!不是的!你虽有明媒正娶却非甘心情愿,是我爹拿冰蟾要挟你的,你我成亲连堂都未拜完,你之所以承认我也是为了保护我,新婚之夜的阴谋揭发后,爹已经将一切都告诉我了,连他都看的清楚,你对我只有责任没有爱,我又怎能再苦苦纠缠你,让大家都痛苦下去?“

  沈洛天闻听叶明珠这番话不禁怔住,无论如何也想不通叶明珠怎会突然说放弃,以前她可是说死都要争取的。更不明白雄霸天怎会将以冰蟾要挟自己娶叶明珠的秘密说出来,是为了叶明珠的幸福,以这个残忍事实断了叶明珠的念想让她另觅良配?还是因为要对付自己,中间夹着叶明珠终究因有所顾忌而束手束脚,是以将自己这个自私的行为告诉她,要她彻底对自己死心,从而离开自己成全他的狼子野心?

  怔仲间只听叶明珠接道:“我虽说过要我放弃你除非我死,但现在我却不得不放手了,她虽欲取我性命甚至伤我却是因为与爹的仇怨,爱你的女人那么多,她却是最值得你爱的,以前由于我的自私导致你们相爱却无法相守,现在我却已没有资格再争。”

  “明珠…”

  叶明珠不容他插嘴,继续说道“虽然这一路走来我们共同经历了不堪回首的过往,都承受着不能承受之痛,但你们对彼此的心都是始终如一的,不是么?而我自始至终都是这场感情战的局外人。我承认我无法喜欢她,甚至恨她,如今更发现他与雄家仇深似海,我们可能是一世的仇敌了,可我却不得不承认她才是你幸福的归属。纵有一日她真杀了我,你也不要因此而怨怼她,这是我与她之间的仇怨,与你无关。”

  沈洛天呆呆的望着她,有些难以置信,讷讷地道:“你…你怎么不一样了,怎么突然之间变了一个人似的。”

  叶明珠酸涩的笑笑道:“经历了这么多事若还长不大,又怎配你如此待我!”她深深吸了口气,勉强压抑住心中翻腾不息的情绪,道:“我今天赶往广寒宫就是为了告诉你这番话的,我找了你好多天,直到今天才有你的消息,我赶过去只怕你又傻到因为那些不值钱的道义伤了她,可还是没来得及,被她打伤的那一刻我真的好怕,不是怕自己死掉,而是怕没有机会告诉你这些,你…你没伤着她吧!”

  沈洛天神色黯然,面上虽还未现出痛苦之色,但腮帮的肌肉已因强忍痛苦而起了微微的颤抖,一颗心犹如被针刺刀绞般,痛彻心扉。他不清楚自己当时那一脚到底有多重,他当时已有些失控,有些不由自主,但他却清楚,那一脚踢得一定不轻,至于重到什么程度,他不能确定,他在想,她若心中还有自己,那么她的心一定碎了。

  叶明珠瞧着沈洛天的神色,不禁骇然道:“你…你伤了她对不对?伤的重不重?”

  沈洛天颔首黯然道:“不知道!”

  叶明珠娇躯起了阵阵颤抖,颤声道:“你…你去看看她,她现在必定伤心的很,你去跟他道歉…”

  沈洛天道:“我…”张了张口却不知该怎么说。他并非不想去,他比谁都想,比任何时候都想去,只是他又想起了扬子龙,那生龙活虎的汉子,想起了燕归来那看似冷酷无情实则重情重义的男子,叶明珠似乎还未得到他二人的死讯,又怎会明白他夹在情义之间的两难呢?

  叶明珠急道:“你怎么?你还犹豫什么?你还顾忌什么?这世上难道还有值得你以放弃她作为代价的人事么?没有!这世间没有有任何人,任何事值得你以放弃她作为代价!”

  沈洛天默然半晌,心里暗暗思忖,是呀!经历了这么的磨难,如今还有机会走到一起,那这还有什么理由不去努力呢??”思及至此,心下坦然,但望见叶明珠那凄楚憔悴的模样终究不忍,迟疑道:“但你.....”

  叶明珠见沈洛天已有所动,心下不由一酸,虽是自己将他推给花亦飞的,但刻骨铭心的爱终究不是一时半刻可以释怀的,含笑的双目以泛起盈盈泪花,却不想沈洛天又因不忍负了自己,强忍不禁外溢的泪水,深深吸了口气道:“我有孩子就够了,曲流觞虽可恶却也惊才绝艳,再加上我这么漂亮,这孩子绝对不会差,到时候拜你为师由你教导他,说不定将来比你还强!”

  沈洛天虽听出了她的话有些言不由衷,但她能这么想说明经过这许多事她已经逐渐成熟起来,不再是那个任性自我的大小姐了,已经能承担一些事物了,那就由她自己面对接下来的命运吧!而自己也渴望能随心所欲,哪怕仅此一次!

  思及此处,便不再多作他思,望着叶明珠无限怜惜地道:“谢谢你!明珠!不管怎样,你永远都是我的亲人!”拍拍她的头,温柔一笑,转身毅然离去,却不知身后的她泪已决堤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