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莫盾毅,水月峰里算是有名的人物,实力是金丹在水月峰里只算的上中等人物本来是没什么名的,不过这人极其好斗,在水月峰跟他同等级的金丹修真者几乎没有一个没有接触过他的!几乎每天都少不了他找人切磋的身影,不过这人还有一点令人讨厌,那就是极其好色,本来在水系天赋的人不应该会这么好斗也应该比其他的派的人更加的喜欢清静才对,而这莫顿毅倒是个异类,他则是反其道而行,即好斗又好色。听到这盾毅的话,朱凌也只能擦了擦身上的冷汗,他可不怀疑这家伙会给自己一剑!要不是前天他在水月塔见过盾毅的话,朱凌还不知道怎么才能有机会让他对付羽墨呢!能进入水月搭的些什么人?如果不是犯了重大的错事被押入万兽牢的话,那就只有第二个了,那就是修炼!想到这家伙的暴躁脾气,朱凌顿时打了激灵,快速道:“是是!我马上就去找!”说着转身就走,心里不知道把盾毅的祖宗十八代给骂遍了:这该死的色魔,要不是我要靠你的手来对付羽墨的话,老子赖得理你!

  莫盾毅扫了朱凌的背影也不理会往一边走,一边还自顾自的道:“今天感觉到了一道体丹的灵力波动,这波动很陌生,难道又有人晋级了?”在水月峰里丹级的人莫盾毅早就熟悉了每个人的灵力波动,而昨天感觉到的却很陌生,所以他可以断定有人晋级了“我得去会会那家伙,看看他有什么本事”想到这里,莫盾毅往感觉到灵力的方向去了,不过那只是大概方向而已,想找到施放波动的人,还是有些难度的。山谷中,水流声依然不停,刷刷的瀑布声冲刷着四周的鹅卵石,在瀑布之下的深水里多了一道黑影,黑影在水里边,就如同鱼儿一般,游动,不过过了一会又停了下来,如果被正常人看见的话一定会惊叫一声:“有人被淹死了!!”

  还好这附近没有人,就算是离山谷较近的人也不是正常人而都是些修真人士,他们看到这情况也不会有太多的理会,呼吸对于丹级的人物都已经是可有可无,能在水底不呼吸也不是什么罕见的事。

  羽墨无聊的透过河水望着天空中那有些模糊的月亮心道:“在这水底已经呆了半天了,也没什么感觉,这天赋属性的转换还真麻烦,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行。”

  想着想着,羽墨微微的迷上了眼睛,四周的水属性灵力霎那间浮现在他的脑中,水蓝色灵力滑过羽墨的每一丝每一寸的肌肤,如果一只只小手一般按摩着他的肉体,羽墨不由得呻吟一声,一呻吟水就直接钻入口中,羽墨不由重新闭上了嘴。

  刚刚的感觉真奇妙,羽墨心道,要不是刚刚的呻吟或许还能再坚持下的,想到这羽墨重新闭上了眼睛像重新感觉那种感觉,也不知道羽墨闭了多久,那感觉还是没有再次出现。

  真可惜,羽墨轻叹一声,突然水中出现了波动,羽墨一愣,随机反应过来:有人?!而且有些近,就在河边。

  重新睁开眼睛印入眼中是一个模糊的黑影,黑影到处走动着也不知道在找什么。

  怜梦环顾了下这山谷,她已经走了几个小时,顺着这水流才寻到这来的,这山谷的倒是个修炼的好地方,不过现在不是找修炼的场所,想到这怜梦目光扫视着山谷四周。

  突然怜梦身子一颤,踏着小碎步跑了过来。

  是怜梦?水中的羽墨终于看清了这张精致的小脸的主人了,身着浅蓝色道袍的怜梦依然美丽动人,出尘的面容配上那被道袍包裹得凹凸有致的身子,就连羽墨也微微有些意动,不过当羽墨想到现在自己几乎没什么都没穿,他不由的往水底挪了挪防止两人的尴尬。

  怜梦拿起河边的道袍:“羽哥哥的道袍怎么会在这里”不过也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样,如果羽墨遭遇不测的话,那这道袍不可能保存的如此完整,不过怜梦抬头望了望瀑布,再望了下这一直陪瀑布平拍打的大石和那隔着小河只有一丝之隔的衣物不由的一笑。

  羽哥哥还是那么不细心,放在这种石头衣服不被瀑布冲走都难。

  突然怜梦灵光一闪,小脸猛的一红,莫非……。

  想着怜梦莲步轻移目光向河里望去。

  羽墨猛屏住了呼吸,怕自己被她发现。

  就在怜梦的目光就要扫过羽墨的时候,一声粗鲁的声音响起了。

  “哟,美女老子终于找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