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马车里】

  筱白的马车不如皇上的豪华,自然也比不上前者的舒适,可大小也算个一室一厅,前面是客厅,后面算卧室。

  间儿无聊的望着窗外的草原,文红在整理衣衫和日常用具,“启程的太突然,连东西都没来得及准备呢,听说万岁爷本来没打算带着格格的,是十四爷求的情,这才临走时才将咱们接上,可咱们准备的不全,万岁爷那儿准备的可周全着呢,想必到了围场就给咱们送过来的。”

  “间儿,以前我可曾跟皇阿玛来过塞外?”

  “来过一次而已,那次是德妃也侍驾,怕你没人照顾,也就一并带来了。因为蒙古大汗不是每次都来,自从西方藩夷不断骚动之后,大汗也一直征战在外,基本都派查鲁王子代他来。”

  “查鲁王子?”筱白是第一次听这个名字。

  “唉,格格,查鲁王子是你的二哥,将来的蒙古汗位继承人呢,当然,那是在巴哈图大王子陨落之后。这次见了我们会提醒你的,另外还有几个蒙古小王爷也常跟来,是蒙古的贵族,也有你的堂兄。”间儿见一时也解释不清,干脆放到以后再说。

  马车的车帘被掀起,一道身影利落的闪进,待筱白看清来人是谁,也大吃一惊。

  “十哥!你身手怎么这么好?”十阿哥在不库房虽然威名远扬,可筱白一厢情愿的认为十阿哥只是耍了手段而已,最好的,估计也就他的骑术了,上次还差点撞死她。

  “十哥的武艺在阿哥们中算的上顶好的呢!这次你要大开眼界喽。”又一人掀起车帘,登马上车。

  “十三哥?”

  这两人一起出现可不常见,而能得到十三阿哥如此高的评价,看来十阿哥的武艺确实不凡了,怪不得被筱白整了这么多年,依然健康矍铄呢。

  “筱白,车里这么闷,出去走走?”十阿哥这次竟然是来大发慈悲的。

  “可四哥不让。”恩,筱白还是很听话的,但前提是,没有人怂恿。

  “没事,四哥被皇阿玛叫去商量秋猎的事了,一时半会儿出不来。”

  “真的?”筱白真切的笑容挂在脸上,已经换上马靴准备出逃了。

  “不骗你,快走吧。”十三阿哥一脸自信,看来这通风报信之人非他莫属了。

  第一次结结实实的踩在这么纯净的土地上,四周一片青绿夹黄,虽然不是江南的鸟语花香,也没有西疆的大漠豪情,但原野的广袤让得每个人自由的心开始飞翔。

  “呼~自由真好,空气真好,泥土的味道真好。”草原上马车排成长长的一道线,直到天际,好像没有尽头。

  “给你准备了马呢,快上去。”十三阿哥赶忙拉住一眨眼就跑出十几米的筱白,把她安排到马上,由马夫牵着,这才领着她打起了逛。

  “十哥,我们去那边看看吧。”筱白坐在马上晃晃悠悠的指着不远处的一座小土包,那里算是视野之内的制高点,肯定也有士兵把守。

  “这,有些远吧,你就在车队周围转转就行,再说就你那骑驴的技术,能跑那么远吗?”十阿哥看来也是被叮嘱了一些,筱白被死死栓在车队周围了。

  “十哥,那里禁军早已守的天衣无缝,去看看倒也无妨。”十三阿哥冲筱白一笑,拍马前行。

  “驾!”筱白扬鞭努力跟上十三阿哥,却又不敢太快,她的骑术还真是现学的,十阿哥说她更适合骑驴一点都不为过,但好歹使劲夹着马肚子,马儿又跑的是直线,倒也摇摇晃晃的骑了出去。

  “格格!”马夫一下被拽倒,看着筱白“一骑绝尘”的背影,想着自家老小的性命全看这筱白格格能不能安全回来了。

  “去找几个骑术好的,马上跟来,驾!”十阿哥吩咐完马夫,也是赶紧追了过去,十三阿哥倒是对筱白太有信心了,虽然他已减慢速度等着筱白赶上去,可毕竟筱白只是个骑驴的技术啊。

  这马果然不好骑,自己在马背上小心的调整着重心,光是这一点就已让筱白满头是汗,要是这狗熊般的技术被蒙古王子们看见,还不怀疑康熙在皇宫里给他们换了妹子?草原上的孩子哪个不是能骑善射,她这样子还真不像蒙古格格。

  “看来十哥没说错,你果然是个骑驴的水平。这样吧,以后每日中午停车休息时我来教你骑马,到了营地你的骑术想必也能蒙混过关。”赶了将近两分钟才把十三阿哥提前的那点距离追回来,两腿就已经发麻,手也开始疼,屁股倒是还没疼,估计是马鞍的原因。

  “十三哥,说定了哦。”喘着粗气,筱白慢慢的停下马,等着后面的十阿哥,顺便放松下麻木的手脚,这才在土包脚下,抬头看看远处看着不足十层楼高的土包,到了眼前也挺拔了不少,看样子还真不是她的技术能骑得上去的。当然,以筱白这一段时间养尊处优的身体来说,别说骑了,爬都爬不上去了。

  颓然的摇摇头,表示这土包是爬不上去了,筱白心里立志锻炼身体,争取恢复她那运动会健将的身型。

  “来人,帮格格牵马。”十三阿哥对着空无一人的山包一喊,从那稀疏的树丛里还真窜出了一道人影。

  此人着禁军军服,先是单膝跪地领命,然后麻利的起身一把抓住筱白的缰绳,马儿不认识这生人,哼着气摇晃着脑袋,并且还往后倒退,他抚了抚马脸,就这么个简单的动作,然后马儿就安静了下来。

  “真了不起,以后你偷马岂不是轻车熟路?”

  筱白本想夸人,可人家一听,一下跪了下去,嘴里连喊着“奴才不敢”。

  “呃,我不是那意思。”筱白尴尬的看着他,越解释他就磕头磕的越勤快,一下也不敢说话了,求救的目光转向了身旁看着热闹的十三阿哥。

  看到筱白看来,十三阿哥才收起那看戏的表情,“格格那是夸你的,呵呵。起来吧。”

  这时十阿哥也是赶了过来,身后还有几个侍卫跟着,速度极快,筱白羡慕的不得了,恨不得马上就能跟他们一样,策马奔腾在这草原之上,那感觉,是不是如鹰击长空般畅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