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电能
作者: 桃仙喂马
字体: 特大
颜色:          

  一听王医生说这话,李智顿时傻眼了。

  他慢慢的转过头,正好看到吴越眼睛中的熊熊烈火。看那势头,大有将王医生瞬间烧成灰烬的架势。

  随着王医生的助拳声响起,病房内瞬间归于死寂,只有吴越父子俩的动静。吴越极力的憋着怒气,吴艳晴低声的呻吟,一股淡淡的腥臭味开始在病房弥漫。

  “这是啥味啊,谁把臭鱼拿进来了?”

  见气氛不对劲,李智灵机一动,皱着鼻子厌恶的询问起来。

  “咦,还真是啊,哪里来的味啊?”

  王医生在说出那话后,立刻就意识到不对劲。这里只有自己的学生和吴越,自己的学生绝不可能欺负李智,那就仅剩下吴越了。虽然不知道吴越为什么动手,但王医生却是尴尬起来,不知道该如何的缓解局面了。而李智说话的契机,正好帮了大忙。

  王医生皱着眉头,蹙着鼻子像是寻找粮食的老鼠,一阵的寻找。

  稍稍的闻了闻,王医生就发现了问题所在,那腥臭味来自于自己和吴艳晴的身上。那气味宛若就是糟臭的豆腐,闻之欲呕。

  “呃?好臭啊,我去洗洗。”

  问着身上的味道,王医生忙不迭的用手扇着风,捏着鼻子交代一句,赶忙的跑进了病房中的浴室。

  王医生离开了,但病房内的气味并没有好转,还是那样的让人窒息。

  看着闺女身上流出来的乌黑色污垢,吴越强压下了怒火,面色担忧的看向孙老师那些白大褂,问道:“几位大夫,这是啥情况?”

  正在化验吴艳晴体液的孙老师等人,正为此疑惑呢。听到询问,轻轻的摇摇头,应了一声:“吴先生,化验结果马上就出来了,你稍等。”

  没有确切的诊断数据,孙老师这些医生果断的采取了沉默的态度。

  “那是吴小姐自愈的征兆,大量的毒素已经从她的毛孔排泄出来了。你赶紧的找个人给她洗洗澡吧,估计等会她会出现排泄情况。”

  李智索性也不站起来,背靠在床边上,双手抱着膝盖,眼望着前方,语气轻松的解释道。

  “小子,你少在这给我废话。小女有什么事情,我第一个就不放过你。”

  吴越作为省纪委的一把手,养气功夫已经做到了喜形于无色,今日对李智说的这么直白,可见已经气的乱了方寸。

  “信不信由你,我给你说啊,等会吴小姐拉一裤子,她指定没法活了。”

  对于吴越的威胁,李智完全的不加理会,更加嚣张的把吴艳晴将要出现的情况抖搂了出来。

  “呃?”

  听到李智这话,吴越错愕了。他看了看吴艳晴,眼神郑重起来。若是真像李智讲的这样,依照自己闺女的个性,指定会寻死腻活的。

  “爸,我难受。”

  就在吴越寻思着按照李智的建议去做的时候,病床上的吴艳晴居然睁开眼,小声的叫了一声。

  吴艳晴的这声呼唤,吴越的身体猛然间打了个寒战,不敢相信似的朝闺女看去。

  “小晴,醒了?爸在这呢,名大夫也在这呢,很快就好了。”

  看着规矩痛苦的眼神,吴越的声音顿时柔和了下来,像是一位慈母般宽慰起闺女。

  吴越的宽慰好像没有起任何的作用,吴艳晴的脸色顿时涨的通红,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突然听到吴艳晴醒来的动静,李智赶忙的转过身,趴在床边看着吴艳晴那精致的小脸蛋。看着看着,李智就发现不对劲啊,这小美女神色不对啊,像是有难言之隐啊。

  “吴先生,你赶紧的让辛小姐进来吧,你在这解决不了问题。”

  意识到问题后,李智赶忙的对吴越提出了要求。

  吴越还没有什么表示,吴艳晴的眼中却是闪过精光,脸上也露出了娇羞的神色。

  吴艳晴的表现,一丝不落的落在了李智的眼中,李智这时已经完全的确定了,这小美女果真是有难言之隐啊,还是女性共有的难言之隐。

  “好,你等着。”

  吴越稍作考虑,立刻下了决定,疾步的从吴艳晴的身边走了出去。

  “小美女,你可要坚持一会哟。”

  吴越离开后,李智向床头挪了挪脚,趴在床边跟吴艳晴打起了招呼。

  李智这么一说,吴艳晴的脸色瞬间变成了大红布,红彤彤的几乎要滴出血。吴艳晴横了李智一眼,轻轻的转了转身,背过了身去。

  “还真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居然害羞了。”

  看着吴艳晴的样子,李智撇撇嘴,再次的靠到了床边坐了下来。

  刚坐下,李智就看到吴越带着辛凌走了进来。

  在看到李智居然坐在地上时,辛凌还有些吃惊。不过,在察觉到李智神色并无异状后,辛凌再次的恢复她往昔的清冷,脸上的担忧和关切,也瞬间隐去。

  “小凌啊,刚才艳情醒过来了。麻烦你带着她去一趟卫生间吧。”

  看到吴艳晴绷紧着身子侧躺在床上,吴越快速的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好的,吴伯伯。”

  辛凌干脆的应了一声。在外面等待的时候,辛凌一直的忐忑不安,生怕吴艳晴会出现什么危机的情况。现在听到吴艳晴已经清醒,辛凌总算是放了心。

  “吴小姐,我来帮你吧。”

  听到辛凌的说话声,吴艳晴马上扭过了身,坐了起来,顺手掀开了薄被。见吴艳晴要下床,辛凌赶忙的上去帮忙。

  在辛凌的帮助下,吴艳晴几乎是小跑的下了床,眨眼间就进入了卫生间。

  看着吴艳晴的着急样,李智暗暗的点点头。若是自己所料不错的话,吴艳晴已经到了千钧一发之时啊。

  “啊!”

  正在李智感慨时,惊叫声从卫生间内响起,随之一个人捂着鼻子从卫生间内冲了出来。

  辛凌跑出来后,面色煞白,花容失色,不知道看到了什么惊人的场景。

  “这是咋了,卫生间和浴室不在一块啊,这两个女人在一块咋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看着慌乱不已的辛凌,李智是百思不得其解啊。不仅李智如此,吴越等其他人也是满头雾水。

  不是让辛凌照顾吴艳晴的,她自己咋率先跑了出来,还是一副惊慌失色,夺路而逃的样子。吴艳晴呢,她在里面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察觉到大家的视线,辛凌的脸色立刻变红了,慌乱神色慢慢的隐去。整理了一下衣服,辛凌平静的说道:“出了点小意外,吴小姐没有问题的。”

  听到辛凌的解释,吴越脸上的狐疑之色不但没有消失,反而更加清晰了。我闺女没事,你咋慌张成这样子呢?

  李智看着辛凌前后的表现,心里琢磨起来。突然灵光一闪,李智终于想明白了。原来这样啊,怪不得辛凌捂着鼻子从卫生间跑出来呢,估计别的人也受不了。吴艳晴自己在里面忍受,会不会熏晕过去呢?

  “不对劲啊,怎么会是这样呢?”

  就在吴越和李智针对辛凌的异常举动,胡乱猜测的时候,孙老师拿着一张诊断报告,摇着头震惊的询问起来。

  孙老师的这通询问,顿时把吴越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孙医生,结果怎样,小女的身体有无大碍?”

  吴越急切的问道。

  “吴先生,你来看。这是第一次检测的结果,结果上显示吴小姐血液成分中出现了大量的毒素。你再看这张,这是刚刚检测的结果,吴小姐身体内的毒素量已经锐减了30%,这种自愈能力在临床中从未出现过,前后变化太不正常了。还有,这一张,吴小姐的身体居然出现了一种特殊的物质,它的成分居然无法检测。而它却能够将血液中的毒素、坏死细胞、病毒体迅速的分解。结合种种,我们断言,吴小姐现在身体已无大碍。”

  “按照这种物质的修复力度,吴小姐尽快的摆脱病疼折磨不是不可能。若是这种物质能够持续的产生,吴小姐受损的肾脏,完全修复也是指日可待的。不过,有一点,我们要明确的告知吴先生。吴小姐的身体某种基因应该是出现了某种变异。这种情况是好是坏,还需要持续的观察,尚不能下定论。”

  听到吴越的询问,孙老师和其他的老师交换了一下意见后,拿着几张诊断报告书,展现在吴越的面前。他一边做着对比,一边解说着。

  听着孙老师的讲解,吴越慢慢的皱起了眉头,试探性的问道:“医生的意思是,小女的身上出现了一些变数。以后要经常性的往医院跑,配合大家的研究是不是?”

  孙老师点点头,认可的说道:“吴先生理解的没错,吴小姐的身体现在几乎就是炸药包,随时都会特殊的情况。只有我们弄清了吴小姐身上到底发生了何种变异,应对的做出治疗,才能高枕无忧。”

  李智在一边听着两位的交流,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心中权衡起来。现在的科技是无论如何也检测不出生命能的成分的,而众人也不知道自己已经私下里对吴艳晴进行了救治。若是就这样让他们做出错误的判断,任吴艳晴自我救助,会不会延误了吴艳晴的病情呢?自己要不要点出一点实情,又该怎样去点出呢?这生命能又是怎样神不知鬼不觉进入吴艳晴的身体内?

  自身的秘密和医生的医德,让李智有些下不定主意了。

  “嗯,真舒服啊。咦,吴小姐呢?”

  就在李智拿不定主意的时候,王医生推开浴室门,穿着浴袍,满面春光,无限得意的走了出来。王医生刚刚感慨一句,立刻发现吴艳晴居然不在了。

  “王医生,精神状态不错啊,看起来容颜焕发,精神济济啊。”

  吴越心念着闺女的安慰,再次的摆出了官架子,语气生冷的说道。

  “一般般吧。现在我才知道什么叫年轻态,健康品,小家伙你很不错。对先前,咱们打赌之约,老头子认输了。若是不弃,咱俩结成忘年之交如何?”

  王医生好像听不出吴越话语中的怒气,毫不谦虚的回了一句。紧接着走到李智的身边,亲昵的攀住李智的肩膀,又是服输,又是结交的。

  看到在自己眼前发生的如此戏剧性的一幕,吴越和辛凌众人瞬间傻眼了。这是啥情况,王老头得痴心疯了,还是被洗澡水灌晕了,咋就做出了如此反常的举动呢?

  听着王医生这段话,在感受着肩膀头上那粗重的胳膊,李智全身僵硬了。这老头子想的啥啊,咋玩了这么一出呢,自己没有丝毫心里准备啊。

  “咚咚咚!”

  就在众人闹不清这是啥情况的时候,卫生间的磨砂玻璃门发出了声响。

  “不许看,我去看看。”

  辛凌听到这个动静,脸上再次的露出苦笑,有些为难的转过身面对着玻璃门。在推开门走进去之前,辛凌扭过头,瞪了李智一眼,像是下定了决心推开门走了进去。

  随着玻璃门的打开,一股恶臭气迅速的席卷整个病房。房间内的众人,突然闻到这股气味,一个个的脸色煞白,摇摇欲坠,几欲摔倒。

  王医生像是已经见识过这种威力,面色不变,悠悠的叹口气:“能造成如此效果的药剂,当属世间神药,了不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