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哼……”川崎见唐枫一枪劈过来,冷哼一声,不慌不忙运足内劲游遍全身,然后以肩挡枪,扛住霸王枪的攻势。然后大喝一声:“如来破!……”一个瞬间,唐枫的霸王枪仿似不听使唤般向后砸去。眼见就要砸到东方烨等人,东方烨立刻抽出背上的炎赤剑,使出剑皇决的名动山河一式,硬是把霸王枪的攻势卸去。“轰……”所有的事情仿佛都只是在一个瞬间生成,逍遥谷内的石制棋桌一瞬间就被霸王枪的劲道摧毁。“啊!……”也是棋桌摧毁的声音,仿佛响起了战斗的号角,双方从那一刻开始交战起来。

  “万剑伏诛!……”东方烨挥舞着炎赤剑,举在空中,凝聚着内劲。空中顿时产生了许多道剑气围绕着炎赤剑。紧接着东方烨一剑斫向川崎,数十道剑气随之攻向川崎等人。“罗汉卸!……”川崎使用六神诀卸去东方烨的攻势。为什么川崎不再次使用如来破一式反弹给东方烨呢?那一式需要使用大量的内劲,凝聚内劲游遍全身更耗时。而且东方烨这剑招并没有霸王枪一般刚猛,这使用如来破反弹过去的效用不大。东方烨和川崎瞬间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哼哼,你的对手是我。”川崎指名道姓,是要亲自杀了东方烨。“呵,我从来就没怕过你。”东方烨轻蔑地冷冷道。“受死吧!……”川崎被东方烨蔑视,心中怒火中烧,提起匕首就是斫向东方烨。

  “刚刚的剑招……”正在和东瀛忍者部队交战的东方皓看到东方烨的剑招,有点惊讶:这剑招并不是他所授的天子剑法,而是他从来就没见过的剑招。而且刚刚的招式,看起凌厉霸气,却阴柔不刚猛,对付六神诀绰绰有余。想到这里,东方皓不禁汗颜:爹还让我传授天子剑法予这位少侠,简直就是班门弄斧啊……“师父,小心!……”唐枫在旁大呼一声,才让东方皓回过神来。“怎么了?”唐枫担心道。“额,没事。来,我们俩师徒一同合作消灭这些外敌!……”“好!飞虹枪法,紫破!……”

  飞虹枪法紫破一式是最后一式,也是威力最为强劲的一式。紫破一出,便仿佛枪中迸射出一道紫色光芒,随着飞虹枪法招式的挥舞,那道紫光的舞动是那样灿烂而又迷乱。当东方皓和唐枫的两道紫色光芒停止挥舞之时,身边的敌人也全部随着紫色光芒的落幕而消逝,皆伏倒在一旁,毫无生气。身边的敌人甚至还没有了解什么情况,就已经被紫破的内劲贯穿而毙命。

  “爹,逍遥谷好像发生了些什么事,我要出去看看。”逍遥谷西侧,徐滟心意欲挣脱其父徐子易的阻拦,要出去看看。“现在逍遥谷正遇外敌入侵,你留在这里好好呆着,不要给皓儿他们添麻烦。”徐子易坦白对徐滟心说道。“啊?!”徐滟心大惊:“这样的话我更应该出去助一臂之力!……”“你的武功只怕给皓儿他们添麻烦!好好呆着!……”徐子易严声叱道,一边说还一边警戒着,生怕忽然间有敌人窜过来。“……”徐滟心生平第一次见徐子易如此凌厉,也不好再说什么。心中只是无限担心着东方皓,以及唐枫等人。“来,我们现在先去和东方伯伯回合,爹担心他会不会出了什么事。”“好……”

  后山小茅屋内,蓝婷手臂受了伤中了毒,东方未明正在专心致志地为他驱毒。蓝婷看着东方未明那专心的神情,又联想到当年他们一起欺负恶霸,一起在城镇猜谜,毒龙教受外敌入侵时东方未明的救助……“东方兄,蓝教主,没事吧?……”蓝婷正甜美的思绪被徐子易打断,心中一阵苦恼。“呃,没事……”蓝婷回答道。蓝婷很无奈忽如其来的打扰,但是又很感激徐子易父女。毕竟在这个情况下,如果再次遇到袭击,恐怕东方未明和蓝婷都没有保护能力了。

  “锋芒傲世!……”逍遥谷外,东方烨和川崎两人一对一势均力敌地交战着。东方烨提撩炎赤剑,使出剑皇决从下至上切向川崎。川崎运足内劲于双掌,使出金刚解一式散去剑皇决的剑气。紧接着东方烨使出剑皇决“逆我者死”一式,搜集散去的剑气,更加集中地打向川崎。川崎措手不及,被击倒在地上。“你输了。”东方烨俯视着川崎,单手拎着炎赤剑指着川崎的咽喉。东方烨和川崎交手数十回,已经参悟到六神诀的内功面对对方的攻势都是以主要以卸,挡为主,所以东方烨在使用稍微猛烈的锋芒傲世一式之后,立刻抽身使出逆我者死一式,承接上前一招,果然让川崎因此措手不及,被击倒在地。

  “念在你我曾共事的份上,若你命令他们退兵,交出噬心丸的解药,我可以饶你一命。”东方烨对川崎说道。“哈哈哈!……”川崎倒在地上,抹去嘴角的鲜血,冷笑道。“你还要执迷不悟吗?”东方烨劝说道。“哼!……”川崎冷哼一声,使出雷神疾一式迅捷如雷地从地上弹了起来,并运足内劲于指尖击向东方烨。“喝!”随着川崎指劲一点,一股强大的内劲随之迸射出。东方烨知道事有蹊跷,侧过身子躲避。然而他背后的一名降服“弑”的武林弟子则接住了此招,顿时动弹不得。“凌空点穴吗?……”东方烨见此,惊叹——当年古清仞和“弑”合作,就偷学了中原武林很多绝学。包括流星堂绝学暴雨梨花针、东方堡的烈阳掌、牧野山庄的开山拳、甚至逍遥谷的逍遥游步……没想到连逍遥谷东方未明自己领悟的凌空点穴绝学也被古清仞偷学而去。想到这里,东方烨竟然想起了自己的生父,在危机重重的战场上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受死吧!……”川崎张牙舞爪,挥舞着匕首直劈东方烨而来。也正因为川崎的怒吼,东方烨回过神来。“唯我称王!……”东方烨可能由于紧张,内劲瞬间凝于炎赤剑之间,顺着掌劲把炎赤剑高速旋转地推向川崎。

  “呃!……”当时川崎的表情凝固了,那目露凶光的眼珠狠狠地盯着东方烨,那挥舞灵蛇一般的匕首也只差那么一寸的距离,就与东方烨的脖子零距离接触。东方烨见到川崎的匕首,立刻踏着飞云步后退几步避开匕首的攻击范围。等他回过神来,才发现炎赤剑已经刺透了川崎的胸膛。而川崎的表情,永远凝固在那狰狞,充满杀气目露凶光的一刻。

  “……”东方烨只是叹息了一下。川崎的死一瞬间又让东方烨想起了山藏,想起了潜伏在“弑”时忍辱负重却和山藏那亲密无间的友谊……但这只是一瞬,他不能再在战场发呆了。“川崎已经被我杀死了,你们还要因此负隅顽抗吗?!……”东方烨运足内劲吼道,整个逍遥谷顿时充斥着他的声音。“啊!川崎护法!……”有好几名东瀛忍者听罢,望去东方烨的方向。见到川崎倒在东方烨跟前,双目狰狞,才知道东方烨所言非虚。“撤!……”东瀛忍者们见为首的川崎已经死了,群龙无首,便吩咐道自己一行人。

  “啊……”被降服的那些武林人士有一大部分也被东瀛忍者驱逐跟着走了,还有一小部分傻傻地呆在原地不知所措。

  “呼,战争结束了……”东方烨闭着双眸抬着头,呼吸着逍遥谷的新鲜空气感叹道。“……”一旁的东方皓看着东方烨,心中无限感慨:这个年轻人年纪轻轻,就拥有如此武功造诣。这种天赋异禀,是谁也难以及得上的……纵使是南宫庄主,过些年恐怕也会被他所超越……

  黄昏,惨淡的夕阳洒满整个逍遥谷,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错落在逍遥谷外。逍遥谷弟子本就不多,经过此役,仅剩丁晨,唐枫二人至于刀剑门的弟子们,大多因此役而战死。还有东瀛忍者们和被降服的武林人士,死伤数倍刀剑门弟子和逍遥谷门生。“可恶的战争啊……”东方皓慨叹。

  “啊!战争结束了吗?!……”此时黄昏的惨淡光线依旧铺洒着,蓝婷走出门外问道东方皓。“嗯啊,结束了。”“噬心丸已经被那东瀛忍者毁了!……”蓝婷大惊失色说道。“啊?!……”东方皓,东方烨等人听罢,心中无限惊讶与失望。“诶?等等……”蓝婷忽然间眼珠子发出光芒,貌似见到金子一般,立刻跳到尸体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