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龙盗凤
作者: 金镶鱼
字体: 特大
颜色:          

  因为定期有人打扫的缘故,屋内的一切都与三个月前一样,冷非鱼吸了一口气,径直走向卧室。在阳台上,有个依墙而建的书柜,她轻轻敲了两下书柜最下面的隔板,隔板下面是空心的,取下后,里面有两个黑色大型旅行包。

  这是她与飞鸟花光了所有积蓄在黑市上买的最先进的武器,甚至比“双子门”的还先进,这些是他们接私活的装备,没有职业的后援,他们只能靠自己,在完成任务后得到的钱用来查线索,买消息。

  甩了甩头,她努力屏蔽掉飞鸟的影子,从现在开始她得靠自己。

  选好自己要用的工具,她背上背包,从抽屉里拿出摩托车钥匙,到了地下车库。

  一路上都很顺利,冷非鱼将摩托车开到酒吧一条街上,借着锁车的机会偷偷环视周围的情况。

  华灯初上,正是大家卖醉的时候,整条街道都弥漫着淡淡的酒清香,低喃调笑的声音里间或有一两声高亢、愉悦的尖叫。

  她半埋着头,右手扶着帽檐儿顺着墙角一直走到拐角处的地下室入口。她知道头顶的监视器一直在运作,所以她不敢放下拉着帽檐的手,按照她一贯的小心,她会先破坏监视器再行动,可这次她的时间不多,没有多余的时间准备,今天晚上一半凭实力,一半靠运气的任务,她心里也没底儿。

  脚尖一转,身子一侧,她将自己湮没在黑暗中,提了一口气,拉开地下室的铁门,迅速钻了进去,再顺手拉上门。

  顺着狭窄的甬道走到地下室深处,冷非鱼在路的尽头停了下来。说是地下室,其实是战争时期的防空洞,街道改造的时候留了下来,新修的建筑却将防空洞拦腰斩断,唯一的出口就是她先前进入的铁门。

  在左侧的墙边摸索了一阵,她从包里拿出小型炸弹选好位置放了上去,炸穿墙,她一脚踏进了展览会现场。

  “幸亏我做了功课找到这个入口。”冷非鱼得意地笑了笑。

  没有事先踩点,没有察看保安设施图,她不知道什么地方会隐藏摄像头,什么地方又会布下红外线探测仪,为了避免招惹麻烦,她必须速战速决。

  戴上滑雪面罩,她顺着最靠里的墙朝展览大厅走去。

  “果然还是越危险的任务越让我澎湃。”冷非鱼自言自语地调侃了一句,贼头贼脑地溜到大厅时,嘴角还没来得及上扬,整张小脸就垮了下来。

  MD,遇到个抢饭碗的!

  看着大厅中央展柜旁正努力划开玻璃的黑色影子,冷非鱼不淡定了,这五大三粗的身影一看就知道是个男人,那是粉钻,男人偷这个做什么!

  不屑地撇嘴,她放慢了自己的动作,竟然踮着脚尖走到黑衣男子身后。

  不知道是男子太过专注手里的活还是冷非鱼把自己的气息掩藏得很好,他没有发现身后的人,用便捷式水刀划开玻璃,他看着在眼前闪烁梦幻般粉色光亮的钻石自言自语道:“这里肯定有压力报警装置,我一把钻石拿走,警报就会响,用什么办法把钻石拿出来呢?”

  “当然是最直接的办法。”

  身后突然冒出的声音让男子哆嗦了一下,本能的朝后甩出胳膊肘,冷非鱼脚尖一转,身体侧开五厘米,避开男子袭击的同时,她的小手穿过男子腋下,手指一勾,粉钻石被她攥进手心。

  “你……”男子一急,先前刻意改变的声音有几分变调。

  冷非鱼得意地仰起下巴,伸出食指在男子面前晃了晃,压低声音说道:“你是刚出来混的吧?很不专业,难道你不知道今天晚上展览会的警报检修,所以,你拿任何东西,警报都不会响,除了……”

  她指了指头顶上的监视器,捂着嘴继续说道:“除了这些玩意儿。”

  展览会还没有对外正式开放,按照一般惯例,会对安保系统做最后一次调试,此时是偷盗的最佳时机。眼前这个人显然是不知道,只是误打误撞踩到了狗屎。

  “还给我。”男子的声音恢复了先前的低沉。

  冷非鱼才没有兴致与他纠缠,转身欲离开。

  男子朝前迈了一步,挡住她的退路,二话不说,一个虎爪朝她手腕抓去。

  冷非鱼手腕一转,一个转身转到男子身后,一掌劈向男子后背。

  男子仿佛脑后长了一双眼睛,身体半蹲,就地一滚,硬生生避开冷非鱼的手掌,猛地转腰,单脚朝她下盘扫去。

  冷非鱼狼狈地退了几步,双眼一紧,这个人的功夫厉害,纠缠下去对她没好处,趁现在还能勉强持横,她得迅速撤退。

  心思一定,冷非鱼只守不攻,慢慢后退。

  男子似乎发现了她的小心思,先前猛烈的进攻变成了死缠烂打,始终把她堵在通道口,不进亦不退。

  冷非鱼急红了眼,憋了口气,一个半转身,借着力道朝男子踢去。男子弯腰,姿势优雅地躲开这一脚,一把钳住她握着粉钻的手,用力一滑,连同她的黑色手套与粉钻一起握在了自己的掌心。

  冷非鱼甩了甩吃痛的手腕,应急灯下,四个红色的手指甲划过暮色,小拇指上淡淡的紫色幽怨地晃了晃。

  男子眼睛一紧,流畅的动作莫名其妙地一滞,冷非鱼再次出脚,狠狠踢在他的腰间。

  男子闷哼一声,吃痛地弯下腰,冷非鱼小拇指一勾,手套连同裹在其中的粉钻重新回到自己手里。

  男子眼神闪了闪,目光一直挂在冷非鱼赤裸的右手上,面罩下凛冽的眼角朝上弯了弯,竟然含了一抹微笑。

  冷非鱼轻哼一声,将钻石从领口塞进去,示威地冲男子挺了挺胸,才朝后退了一步,头顶突然传来轻微的窸窣声,声响顿了顿,随即停了下来。

  冷非鱼与男子对视一眼,两人迅速跳到展览柜后面。

  声响发出的地方正是冷非鱼后退的必经之路,为了以防万一,她得先让头上的家伙落地后确定通道没有别的人挡路,再找空隙冲过去。

  “要不要联手?”

  身侧低沉的声音让冷非鱼不满,她讨厌从后背传来的温暖,滑腻腻的,让她没由来地想到了蛇。

  恶心地哆嗦了一下,她黑着脸说道:“我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一伙的?”

  男子闷笑,望着从通风口垂下的绳子说道:“我用得着多此一举吗?要不,我出去打,你在后面见机行事?”

  冷非鱼贼溜溜地转了转眼珠,点头。

  一道身影从通风口慢慢落下,还未完全着地,冷非鱼身边的男子就冲了出去。

  显然是没想到这里有人,身影迟疑了片刻,手一松,半空一个转身,避开了袭来的一掌,脚尖一着地,借力一转,反击了过去。

  好快的动作!

  冷非鱼感慨的同时不忘踢倒了展览柜。

  没错,放钻石的托盘后面的压力警报器是不会响,可柜子下面的警报器是另一条线路,直接通往警察局,两分钟内,门外会聚集所有的重案组精英,连蚊子都飞不出去一只。

  后到的黑衣男子显然也知道这一点,当下便红了眼,朝冷非鱼袭来,而先前的黑衣男子虽然不知道她这么做的目的,但也本能的察觉到了不对劲,却还是尽职地阻难着朝她攻去的袭击。

  两人的身影重新纠缠在了一起。

  面罩下冷非鱼勾了勾唇,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过通道,原路返回,爬出防空洞后,想了想,从腰间掏出一条铁链,将铁门把手死死栓住,最后加了一把大锁。取下面罩,她重新回到街道上,先遣警车已经停在展会大门,警察正在用破门工具开锁。

  抿嘴笑了笑,她优哉游哉地从全副武装的警察中间穿过,感觉一道探究的目光挂在自己身上,慢悠悠地回头,迎上一陌生男子惊讶的目光,她歪着脑袋笑道:“有事?”

  年轻男子尴尬地摇了摇头,脸上泛起红晕:“没、没事。”

  ……

  冷非鱼蹑手蹑脚地将卧室门推开一条缝,先将脑袋探了进去,见床上的君无瑕依旧保持着她先前离开时的姿势,心里小小地松了口气,反手关上门,她换上了睡衣。

  回别墅之前,她先回了自己的小公寓,将钻石和工具藏好,又洗了澡才敢回来。

  不知道为什么,面对床上的家伙,她总是莫名地心虚。

  这个问题她思前想后了好几天,归结为:此“鱼”非彼“鱼”,心虚是正常的。

  轻手轻脚躺在君无瑕身侧,鼻间下清冽的气息让她安心。惬意地抿嘴,她缩在君无瑕的怀侧,将脑袋靠在他的肩头蹭了蹭,闭上了眼睛。

  身侧的人唇角朝上翘了翘,眼角含笑,手臂一抬,将她拉入自己的怀里,嗅着她发间的清香,放心地吁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