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对了,东方堡主,唐少侠,洛少侠,你们怎么会经过这里?……”南宫牧野处理完李承影的身后事后,问道。东方烈阳讲述了唐枫,洛笔生,陆文渊三人四川游玩遇上陆文渊的两位叔父带着陆文渊的事情。南宫牧野听罢,摇头叹息:“为什么上天总是要拆散有情之人?……”南宫牧野说罢,天上忽然落起星星点点的雪花。南宫牧野伸出手掌接住雪花,叹道:“啊,又下雪了。”南方天气比北方较为炎热,本是不易下雪的。南宫牧野手掌上的雪花很快融为雪水,那晶莹剔透的雪水上,泛起了一个涟漪般的笑容——飘雪。“飘雪,你在远方还好吗?……”南宫牧野独自思忖道。良久,南宫牧野才回过神来,说道:“东方堡主,唐少侠,洛少侠,既然一场到来,不如就到庄内留宿一宿,如何?……”“嗯……”

  牧野山庄门外,叶星宇率领庄中弟子恭迎东方烈阳等人。唐枫见到叶星宇在门外,关切地问道:“叶兄,你的伤没什么大碍了吧?……”“呵呵,多谢关心。没什么大碍……”叶星宇笑笑附和道。紧接着向南宫牧野禀报道:“庄主,庄中厨房内发生婢女中毒身亡事件……”“什么?!……”南宫牧野心头一震,大步冲进庄内,东方烈阳等人紧随其后。

  牧野山庄厨房内,贺雨扬已经在外执行任务回来,正伫立在厨房门前,严禁庄中弟子进入。见到南宫牧野到来,毕恭毕敬地做了个揖。东方烈阳三人礼貌地和贺雨扬作了个揖后,小心翼翼地随着南宫牧野走进厨房。

  厨房内,有一名婢女倒在灶头边,全身泛紫。尸身已经开始腐烂,血水流满地。唐枫见此,喃喃自语:怎么这看起来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啊!……”突然厨房内传出一声惊叫,叫喊的不是别人,正是洛笔生:“当年文渊的父亲也是毙命于这种毒之下!”南宫牧野,东方烈阳,唐枫惊讶地盯着洛笔生,洛笔生陈述道——

  当年洛笔生父亲和陆文渊父亲最后一战时,洛笔生亦在场。那时候洛笔生是偷偷跟过去的,因为从小的时候洛笔生就酷爱武学。然而没想到,他所见的这一战,竟然是他们两人的最后一战。还记得那时候洛笔生的父亲不小心伤到陆文渊的父亲时,就已经作揖停止战斗。两人正要一起离去时,突然陆文渊的父亲惨叫一声,紧接着全身泛紫,气绝身亡。洛笔生的父亲还没来得及明白就里,紧接着就有一堆暴雷般的吼声:“大哥!……”正是陆元昌和陆长兴。两人见自己的大哥被洛笔生的父亲所害,暴跳如雷,意欲替兄长报仇。洛笔生的父亲为留有用之躯,查明真相,因此逃避他们的追杀。当陆元昌和陆长兴追走之后,洛笔生还从林中偷偷看了一下陆文渊父亲的尸体,已经开始流出血水,全身腐烂,非常恶心。那时候洛笔生还不禁呕吐了很久。

  “对了,南宫庄主,你是从何得知李承影要害你的消息?……”洛笔生迫切地问南宫牧野道。“自从天机门兵器排行榜之争时,我见到承影使出昊天十三式,便对他起疑心。今日早晨,我见到他在森林中和一个身穿褐色长袍的中年人会面,那褐袍中年人递给他一瓶蚀骨散。”“褐袍中年人?……”东方烈阳三人顿时思忖着。南宫牧野见他们若有所思,问之所为何事。东方烈阳答道:“那人应该就是西域血煞教教主古清仞……”紧接着东方烈阳粗略地告诉了南宫牧野古清仞的消息。“原来如此。那么说来,当年洛、陆两家的惨案,也是古清仞一手造成的?……”“不错!绝对是这样!……”洛笔生斩钉截铁地说道。说罢,洛笔生意欲转身离去。“笔生,你这是要做什么?”“我要上玉笔峰讲述这件事的始末!……”“笔生,冷静点!……”东方烈阳喝制道。“……”洛笔生顿时安静下来,若有所思,不说话。

  第二天,东方烈阳三人决定改变行程。他们三人和南宫牧野已经协议好,一起上玉笔峰和陆元昌,陆长兴两位陈明当日洛陆两家的惨案,让唐枫,洛笔生,陆文渊三兄弟不再各散东西。为了公正,南宫牧野亲自陪同东方烈阳等人前往玉笔峰。

  玉笔峰下,景色秀丽。遥看玉笔峰之险陡,如同两只毛笔直立大地间,半峰插云。两杆“毛笔”之间有细微的间隙,细水流淌于两笔之间。凝望高处,两玉笔峰间有一条铁索桥连接着。高空之中能建立起如此危桥,真可谓是鬼斧神工。

  登上玉笔峰的山道如同天险,难行不亚于蜀道。几经周折东方烈阳四人登上玉笔峰来到玉笔山庄门前。门前的守卫见到东方烈阳,顿时提起一杆长毫怒指东方烈阳道:“东方堡主,此番前来所为何事?”

  东方烈阳正要说话,陆元昌和陆长兴两位庄主出庄迎接道:“东方堡主,千里迢迢,盘山涉水来到玉笔山庄,不知所谓何事?……”说罢,两人手中凝聚起浑厚的内劲,两人的眼神也变得凌厉。“两位庄主,且听我一言……”此时南宫牧野站出来说话到。“南宫庄主,怎么也会在这里?……”陆元昌和陆长兴对此感到非常奇怪,手上凝聚的内劲顿时卸下,紧皱的眉头也稍稍舒展。“两位庄主,当日洛陆两家应该是有什么误会……”接下来南宫牧野陈述到蚀骨散的事情。此时洛笔生站出来,声嘶力竭地说道:“当日你们也清楚的!笔生的父亲中毒之后就是全身发紫,然后全身腐烂致死……”“这难免不是你父亲所配置的毒药!……”陆元昌大骂道。“唔,这不大可能。”南宫牧野说道。“这种蚀骨散的配制方法复杂,而且所需之毒虫毒草皆在西域中方能寻获……”“尽管如此,也未能证实当日之事与洛家无关!除非你能抓住古清仞押至玉笔山庄问个清楚明白!……”陆元昌很不客气地说道,紧接着冷傲地挥挥衣袖,转过头踏入庄内,说道:“送客!……”

  南宫牧野没想到玉笔山庄两位庄主竟然如此蛮横无理,心中也不禁萌起怒火。但是转瞬便浇了下去,摇头叹息道:“哎。东方堡主,唐少侠,洛少侠,我们还是走吧!……”“呃……”东方烈阳和唐枫表示非常无奈,洛笔生的情绪再次低落,恨不得一把冲玉笔山庄,营救陆文渊出来。只恨武功低微,力不从心。

  “哼!若非南宫牧野也在场,我一定不会放过洛笔生那臭小子!”玉笔山庄内,陆元昌愤愤道。“洛笔生?!……叔父,他们来了吗?……”陆文渊自从和洛笔生,唐枫分开后,就不曾作画题词,终日在庄内无所事事。“是,他们来过。现在已经走了。你想怎么样?”陆元昌吐纳出霸气的口吻。“你!……欺人太甚!……”陆文渊的眼眸已经盈出泪花,仇视着陆元昌。“文渊!休得无礼!”陆长兴喝道。“哼!”陆文渊哼了一声,转身回房去了。“大哥啊!侄儿如此执迷不悟,都是我做叔的规劝不力!……”陆元昌仰天长啸,大叹一声,心中想起了逝世已久的兄长。

  东方烈阳四人无功而返,方下玉笔峰,忽然天上飞来一只信鸽驻留在唐枫肩上。唐枫熟悉此白鸽正是李默峰饲养的,用来传达情报。唐枫打开系在白鸽脚上的小信条,上述了李默峰四处劫富济贫之时,得知东方烨在天山之巅驻留。唐枫见后,立即收起小信条,向东方烈阳告辞道:“东方堡主,南宫庄主,二弟,今日我有要事在身,要先行告辞了。各位保重……”唐枫既然没有说出事情的缘由,东方烈阳三人亦不好意思追问,只是叮嘱到多多保重。

  乐山大佛内,阵阵寒风带来四周景色无限的萧条,然而却不减青云教荆云傲的热情。只见荆云傲在酒窖中取出两壶烈阳酒,眉开眼笑地盯着两壶酒看。“师父,又要去天山和段前辈一聚了吧?”孤风见到荆云傲笑容满面地提起两壶酒,问道。“嗯嗯!”荆云傲笑笑回答道。“为师不在的这段日子教中的事务就由你多多打点了……”“嗯……”

  荆云傲在乐山大佛喜气洋洋之时,殊不知,段冷凝所在的天山之巅将掀起一场轩然大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