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焦摆出一幅阴冷的面孔,暗暗为自己打气:焦治,来一个漂亮的反击吧!

  微微启齿:

  “你,和死去的朋友跳过舞吗?”

  怪神瞳子一花。……………………一时间天昏地暗。

  ——————

  尖刀已准确刺入他的腹部。

  焦简直要笑出声来:“见识到了吧!这句话可以引发十六个以上的疑问,并激发恐惧、震惊、伤心、自责等情绪,因而产生0.5秒的头脑空白,这就是我多年……”焦说不下去了,他看见了对方的眼睛,那是一双死鱼的眼睛,腹部中刀也没能让他回过神来,眼睛附带的感情,是足以让阳春化为深秋的悲伤。

  五秒、十秒,远方的来客慢慢回过神来,慢慢伸出双手抓住焦双肩。

  “我会被撕碎的!”

  这是焦唯一能想到的。

  来客埋下头,地面溅落着他的血液,以及大地也不愿收留的一滴泪水。

  “我,没有和死去的好友跳过舞。”

  “不,不要——杀我。”

  啪~~~

  焦治应声倒地,来客没有出手,丽在一边紧握木棍不放,大口喘着粗气。

  “真的。”来客用一只手捂住了脸。

  萧萧的风卷过地面。

  ……

  十五号这天胖子这儿是不会有生意的,但今天却有几人深夜到来,倒是很奇怪。

  虽然远方的来客坚持说自己没事,丽还是把他硬拉来了,一族领与大白胡挟着他。

  胖子揉着眼睛从楼上下来:“今晚的聚会出了什么事吗?我听到爆炸声了。”却看见晓与丽手忙脚乱的整理着纱布,杰克在一边守着烧开水,一族领和大白胡在一边喝啤酒。

  正中的餐桌边坐着的某人,血已经把腹部全染红了,却满不在乎地抽着烟。

  “喂,喂,喂!这是怎么回事啊!”胖子大叫。

  一族领连忙解释了一番。

  胖子听了不悦道:“这是酒店,不是医院,把他弄这来干嘛?”

  “能去医院我们早去了。”大白胡补上:“医生们听说镇上出了个杀神者的,早吓跑了。”

  “那,那……”胖子还想说什么,但一听说这家伙打败了焦治,又不敢说什么了。

  “水开了。”杰克喊道。

  晓已准备好了一堆纱布:“好,先把纱布烫一下,怪神,把衣服脱下来。”

  来客愣了一下,没想到是在叫自己。

  丽忙问:“你叫什么名字?”

  怪神想了一下:“七划。”

  杰克气塞:“搞了半天,你还不知道他名字啊?”

  丽:“你少管,七划先生,麻烦把衣服脱下来。”

  七划愣了一下:“不用吧!”

  晓从一边抓住七划的两边衣领往下一拉:“一个大男人怕什么嘛!啊……”

  六个人一惊,七划的前胸后背上,均有无数伤疤。

  晓吃惊地看着七划背后的道道爪伤:“你,参加过百狮会战吗?”

  七划淡淡道:“百狮?没那么多,不过有一次遇上二十只狮妖,想起来还真不好应付。”

  二……二十只狮妖,这是足以灭城的力量啊!

  胖子第一个反应过来:“你是煞光战士。”

  “煞光战士?”大家好像有点印象。

  “丽、晓,你们赶快帮他包扎。”胖子自己一头扎进了报纸堆里。

  晓看着还在冒血的伤口,下不了手,七划接过纱布,熟练地为自己包扎好,丽帮他打了一个结。

  杰克惊惊地指了指七划肩上的一处伤,皮肉还没有愈合,七划顺带把这一处也包扎了:“前几天遇上了一条八头蛟留下的。”

  “你不会是无意碰上的吧!那你真够衰的。”一族领道。七划不管,丽眨眨眼:“不过以神族的恢复能力,应该不会留下伤疤啊!”七划无所谓道:“不知道啊!反正我受伤是一定会留下疤痕的,就像不好的记忆一样,不会消失。”丽不解。

  “找到了。”胖子晃晃手中的报纸,很是高兴:“我就说我记得有这么一个神众啊!”

  “是人啊!人啊!这是少川先生告诉我们的啊!”大白胡纠正。

  丽接过报纸读起来。那是一条花边新闻:五月十四日,一股狮妖逃窜到十六号神域的边界,被一神众全数击毙。据目击者称,该神众行若寒风,攻似煞光,武器是一把1米6的宝剑。官方认为这位武者可能是3号神域著名作家少川田先生的疯狂追随者。

  晓愣了一下:“如果报上说的‘煞光’就是他的话……”

  “是‘煞光战士’。”胖子纠正。“那么他所带的东西该不会是……”杰克与晓以最快的速度冲过去解开七划用帆布包裹的那件东西。

  里面是一把残缺破败的巨剑。

  “哇啊!真的是‘斩龙’啊!”晓像小女生那双手捧着脸使劲摇头。

  “酷啊!”杰克也难掩激动:“只有大型神域才有出售,我们这种小型神域几乎看都很难看到,售价3000金币,限量10000套的绝版玩具,太棒了。”

  七划听了无语:“什么什么玩具啊!”

  “听说材料是高密度合金,一把有50斤呢!”杰克说着使劲提了提:“看来还不止。”

  大白胡高兴地拍拍七划的肩膀:“你也是少川田先生的忠实读者啊!那我们是同一类人了。”

  七划点了根烟:“少川田是谁啊?”

  大家惊呆,10秒钟。

  大白胡猛地抓住七划的衣领:“你不会真的不知道吧?”

  七划摇头:“我对与己无关的事从不关心。”

  “败类啊!”作为忠实读者大白胡第一个发火:“全球销量超过30000册,平均每一个神族人都有1.3本的畅销书《巨剑豪》的作者少川田·木暮,你竟然不知道。”

  不等七划回答,杰克与晓也冲上来围住七划:“这是斩龙啊!你怎么把剑锋弄出这么多小缺口啊,剑身也有裂痕。还有,斩龙一套不是还有一个剑架吗?你把它弄哪去了?”

  七划:“那东西早就碎掉了。”

  “天哪!”杰克与晓心疼不已:“简直是暴殄天物。”

  “你这家伙是从哪儿弄来斩龙的?”大白胡愤愤地问。

  “别人送的。”七划老实答道。

  “老天不长眼啊!”三位少川忠实读者一阵哭天喊地。

  胖子出来打圆场:“东西是人家的,各位也不要多问了。年青人,我看你也没事了,那么大家都回去休息吧!”

  七划起身告辞。

  胖子又道:“年青人,你有伤在身,有空就多来酒吧坐坐,喝点酒对身体有好处。”————真会拉生意。

  “多谢你的好意,不过还是不了。我来101号是为了转车去9号神域,明天就要走。”转身离开。

  9号离101号很近,是大型神域,每天都有一趟浮石列车,丽心中动了一下。

  一族领最后看了一遍那张报纸,放在一边:“老兄,你的记忆还真好,两年前的花边新闻都记得。”

  胖子笑眯眯地回答:“我还记得你欠我58个金币。”寒。

  晓盯着天花板:“两年前?两年前已经有斩龙玩具了吗?”

  “不记得了。”

  丽一心动,淡淡道:“大家知道我为什么感觉七划先生奇怪吗?因为他从来不曾微笑。”

  生命中没有快乐吗?

  大伙一时没反映过来丽的话,丽已经冲出门去:“七划先生,我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