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羽墨不知道的是,在他脑中生出这些想法时,那些灵力竟然以比上次要快上几倍的速度往羽墨的肩膀聚集!瞬间一阵耀眼的光芒在羽墨的肩膀上可是凝结。

  灵力凝固起来,一张美丽动人的小脸出现在羽墨的肩膀上,这张脸很熟悉,不过那眼睛却是紧闭着,没有一丝的生气,过了不久,灵力突然慢慢的淡去了,一个妖媚之极的女子,光着身子依偎在羽墨的肩膀上,唯一令人心疼的是,这女子的身上没有一丝生气,仿佛是一个死人一般。

  就在此时,羽墨的手中的戒指突然颤抖了下,一道冰蓝色的气息从灵戒中缓缓飞出,然后没入那女子的额头。

  女子猛的睁开眼睛,目光一片迷茫,这女子居然有了生命了!

  过了一会儿,女子眼睛重新慢慢的合了上去,样子有些安详,高耸的胸部缓缓的鼓动着,冰冷的气息从女子的一呼一吸间跟空气交换着,她睡了。

  羽墨仿佛感觉到了什么,眼睛也缓缓的睁开了,映入眼帘的是天瑕子那张得老大的嘴巴,此刻天瑕子的脸上布满了不信,不可置疑,不可思议!

  的确是不可思议!羽墨此刻的肩膀上放着一下缩小版的美女,就算正常人看了也会觉得不可思议,而做为修真者的天瑕子更是知道!人类是不可能成为体兽的,目光落在那美女的蓝发上,天瑕子愣了下,蓝色的头发?貌似天瑕子没有见过长着蓝色头发的人类,这莫非是异兽?

  天瑕子目光重新落在羽墨脸上,那双眼睛仿佛是在说,如果你不给我解释个清楚的话,你就别想离开似的。

  见到天瑕子的目光,羽墨也有些不解,莫非?在刚刚羽墨感觉自己多了一个特殊的感应,仿佛自己多了一个什么东西似的,他自然知道是自己的体兽成型了,不过他还没机会看呢不是,这下见到天瑕子的目光,羽墨这次有机会打量下自己的异兽,肩膀上好像多了什么东西,一丝幽香传入鼻子,羽墨一愣,这不是女子的幽香么?而且还有些熟悉,偷偷的撇了下肩膀上的小东西,羽墨脑中混乱了,这不是寒冰媚妖么?难道,她就是我的体兽?!!!

  重新对上天瑕子的目光,羽墨笑了笑。

  天瑕子道:“这是什么东西?”

  羽墨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她是异兽的一种,叫寒冰媚妖”想到自己居然用人形的异兽而且还是女性的,当体兽,羽墨不由的有些尴尬,这些师傅恐怕要……。

  意料之外的,天瑕子居然没有说话,羽墨不由的疑惑,抬头望向天瑕子,只见天瑕子用一种震惊的眼神望着羽墨。

  “师傅,怎么了?”羽墨的手在天瑕子的眼前晃了晃。

  天瑕子回过神,仿佛想起了什么,对羽墨说:“你等等,我有点事。”说着天瑕子身形一晃便消失了。

  望着天瑕子消失的地方,羽墨有些疑惑,既不打又不骂,反而只是说一声有点事就没影了,这是怎么回事?

  想了想,羽墨没想出什么所以然,他也就不想了,手亲亲触碰了下肩膀上柔软的身子。

  “嘤咛。”声在耳边传来。

  羽墨笑了,跟上次见到她一样,她还是没变。

  捧起肩膀上的小东西,羽墨仔细的打量了下寒冰媚妖,动人的面容,妖媚的身材,虽然现在的寒冰媚妖已经缩小了,但是那妖媚的感觉还是挥之不去。

  她还没穿衣服呢,想到这个羽墨不由的愣了会,给她做件衣服?想到这羽墨不由的有些意动,在修真要做一个小衣服是极其简单的,因为他们做衣服属于法器一类,都可以随意的调节大小,不过羽墨还没尝试过炼器,这下正好!

  想到这,羽墨自然就要做了。

  首先环顾了下四周。

  羽墨的房屋四周此刻已经被一个个的罩子罩了起来了,这罩子的样子羽墨有些熟悉,是阵法,莫非刚刚师傅在布阵法,肯来应该是,有了阵法的保护,那么这个房屋四周大概不会有什么危险了。

  如此一来正好。

  想着羽墨便随意的把小东西放在肩膀上,自己则盘膝而坐。

  调整好自己的心境,保证炼器时,自己可以达到最佳状态,刚刚体兽凝聚成功,所以消耗的灵力倒也不那么巨大,只过了一会儿,羽墨就把损失的灵力补充回来了。

  又用了一会儿的时候调整了下自己的心境,羽墨猛的睁开眼,眼中精光一闪即逝,手指抚过灵戒,一道青光闪现。四周青光大盛,一个青色的大鼎盘旋在半空,最后缓缓的落下了。

  青木鼎羽墨在上一次制炼一品丹药后也就再也没用过了,现在重新召唤出来,自然是要用来炼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