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这道水流不是法决形成的,而已我自身就带有的,粗俗的说吧,这就是我身体里的灵力状态!”天瑕子语出惊人,水流是灵力?

  羽墨皱了下眉,在水流里羽墨的确感觉到了灵力,不过这很正常很多的水流里面都能感觉到灵力,但这就不能说明天瑕子为什么能让水流突然出现在他的手中,莫非这真的是灵力?

  仿佛看出羽墨的不可置疑,天瑕子突然抓住了羽墨的手。

  羽墨一愣就精神反射向抽回,但天瑕子的启是那么容易就能摆脱的人物?

  钳子一般的手抓着羽墨的手腕,羽墨挣扎无果,眼睛疑惑的望着天瑕子,他想干什么?

  天瑕子含笑道:“试试感受下我身体里的灵力。”

  闻言,羽墨顿时恍然,这样一来就能证明他说的是不是谎话了。

  过了一会儿,羽墨脸色突然变得古怪。

  天瑕子也适时的收回了手,眼睛略带一丝神秘的望着羽墨。

  望着自己的手,羽墨有些不敢相信刚刚看到的东西,他进入了天瑕子的身体后,居然发现,天瑕子的经脉几乎都里的灵力几乎都是水蓝色的!是水!没错,不过这水极其的浓稠,不够可以肯定,那熟悉的水的味道和熟悉的灵力感,他可以肯定,那是水!也可以肯定,那就是天瑕子的灵力!

  “莫非这就是残风所说的,属性灵力?”羽墨喃喃得道。

  天瑕子在一边静静的望着清澈见底的水流,等待羽墨从沉思中回来。

  不一会儿,身后传来了声音:“我知道了,那就是你的属性灵力!那么你说的那个条件应该就跟着属性灵力有关吧。”

  天瑕子缓缓的站起身,用背影对着羽墨,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道:“没错,获得体兽的条件就是属性灵力,你现在所用作的就是把你现在所有的灵力全数转换成水属性的灵力!”

  “这,我应该怎么做?”羽墨疑惑的问。

  天瑕子嘴角挂着微笑,眼睛望着羽墨,半天就是不说话。

  羽墨仿佛想到了什么,顿时打了个哈哈:“师傅,能给徒儿指点下迷津么?”

  天瑕子咧嘴一笑拍了拍羽墨的头:“好徒儿,乖,师傅会跟你说的”

  听到羽墨的一声师傅,天瑕子的心情顿时大好。

  讲话的速度自然就有变快了。“现在我的要求是,你这几天都得给我在这个瀑布里呆着!每个身体都必须给我接触到水!直到你找到灵力化成水灵力的感觉为止!”突然天瑕子庄重道。

  羽墨间天瑕子变正经,他也自然就正经起来:“遵命!”说着羽墨向瀑布走去。

  望着羽墨的背影,天瑕子淡淡的一笑,心道:这小子的慧根不错。这样想着天瑕子的身影消失在原地了。

  走到了瀑布下的羽墨望着那高高的瀑布,顿时愣了下,他记起了天瑕子说的那句话,要全身接触到水?这样一来,岂不是要光溜溜?

  想到这里羽墨不由摸了摸脑袋:“希望不要有人经过的好。”环顾了下四周,这个山谷成环形状,四周都被高高的山峰所包围能爬上这么高的山峰的人在水月峰恐怕还不存在,出口就是一个入口,大小也就容得一个人出入,而且天空中能射入山谷的阳光也只有一个几十米宽的‘天窗’罢了,如此一来,这倒是不错的修炼之地,不怕被人打扰,又不怕没有水源。

  看到这,羽墨倒是有些佩服天瑕子居然能找到个这么好的地方,转身王喜爱那个天瑕子的所在地,只见那里已经空无一人了。

  对着那里行了个礼,羽墨的衣物纷飞而起,一声清澈的声响,羽墨的身躯已经落入水中了。

  在一处充满火焰的热量房间里,一名红发老者坐立不安,站了起来又坐了下去。

  旁边的一名童子望着老者一眼道:“师尊,你已经走了一个午时了,做下歇息下吧。”

  老者横了童子一眼,仿佛想到了什么,气得直跳脚:“该死的水月,把用有怜梦这女娃给抢了!还让自己徒弟把羽墨给抢了!老夫居然一个也没有!”

  一边的童子看着自己的师尊的样子想笑又不敢笑,这师尊其实就是个老顽童,修为也不算太高,不过他的炼器天赋倒是很不错,在这西北大陆里,几乎没有一个人不认识天火道人的!以他7品炼器师的号召力的话,恐怖就连分神级的高手都不会轻易的招惹他。

  老者走来走去,终于往门口走去。

  童子一愣,跟了上去道:“师傅,师母那边。”

  听到师母两个字老者的步伐缓了下,然后又变快:“你跟那母老虎说,就说老子今天要去水月家坐坐,晚上就不回来了!”

  闻言,童子不由的露出了一丝怪笑,在他面前老者自然感这么说师母,如果在师母面前的话,他恐怕就不知道躲哪儿去了。

  “童儿,你师尊又出去了?”一声妖媚的声音传出童子的耳中。

  童子转身,恭敬的对一名身着火红色道袍的女子施了个礼道:“是的,师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