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电能
作者: 桃仙喂马
字体: 特大
颜色:          

  忙碌了好一阵子,辛凌终于放下了笔,把书写的那一沓打印纸推到了李智的身前。

  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的李智,赶忙的拿了过来,带着疑惑的表情细细的审读起来。看到最先的几个字,李智已经明白辛凌这是要干什么了。

  辛凌书写的是一份商品独家代理书,并且是私人身份参与的。

  “李先生,既然你如此的信任我,拿如此贵重的东西与我合作。我能理会到你的顾虑,所以,我以私人的身份跟你合作,完全的把公司排除在外,不会让无关的人员参与进来。”

  在李智审视代理书时,辛凌端着咖啡杯低声解释。

  李智没有搭话,神情慎重的将代理书从从看到了尾,谨慎的分析了一下自己的权利和义务。

  “宿主,这份合约有绝对的操作性。你不用抛头露面,避免了暴漏的风险。并且,生命能的提供量也不过分,一天十瓶的产量,完全的能够达到。”

  小音音在审读后,快速的做出了评价。

  李智没有直接表态,而是把代理书再次的看了一遍,探身抄过笔,刷刷的写下了一行字:“再开办一处医馆,规格越高越好,与生命能药剂发布同时的展开。”

  写完之后,李智把代理书推到辛凌的身前,说道:“辛小姐,药剂的合作计划没有问题。同时呢,还希望你能再创办一处医馆。费用呢,暂时由你垫付。而主治医生呢,就是我。医馆的诊治方向,不客气的说,只要不是掉了脑袋,死了人,我都有能力去医治。当然病症越厉害,诊治的期限越长。”

  辛凌听到前半句,神色一故如常,但听完李智整段话。精致的脸蛋上,顿时抽搐起来,杏眼也不禁的凸现出来。她咽了一口唾沫,低下头,掩饰了自己的震惊。

  这李先生还真是敢说啊,不掉脑袋,人不死,什么病都能治?这是啥概念,这是神医啊。不对,大大有名的神医、国医,也不敢夸这海口。在医术界,怎么着也得是术业有专攻啊。他一个在校学生,能治疗除死亡外的所有疾病,这听起来就玄乎。

  魏松倒是直性子,远没有辛凌那样矜持。他咧着嘴吧,舌头在嘴里打转,锻炼了多次,他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李智兄弟啊,这饭可以随便吃。这话可不能随便讲啊,那可是会遭雷劈的。你若是这敢挂那么一副招牌,不用一天,一小时之内,最少有数百人来砸场子。你说的太没边了,你的医术不会是得了上古神医传承吧?”

  在说出那番话时,李智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大多人听到这话,指定会认为自己在吹牛。可是雷电芯核产生的生命能就有这种逆天的作用,生命能的原产地反而治不了病了?可能吗?

  白了魏松一眼,李智自信褚定的看着辛凌,说道:“辛小姐,在你从事的商务活动中,应该经受了多次的考验和风险吧?也应该感受过奇迹的发生吧。既然世间的事情不是绝对定格的,尝试一下又何妨呢?当然,招牌可以暂时的不用挂,但是医馆的进度绝对不能停下来。不说别的,咱们国家现有几千万的阿尔茨海默症患者,他们的年纪最少五十岁以上,这可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啊。单靠生命能的救治,完全的达不到效果。”

  “从人类情感上讲,我希望所有的老人能够安享晚年,快乐的享受人生最后的美好时光。从商业角度上讲,如此巨大的商机,浪费了实在的可惜。还有,我有自信能够做到这一点,甚至于让效果更好。说白了,我是在为自己考虑,我想有钱,我想在救治一些人后,登上社会的顶峰。而现在的过程,完全的是在利用你,利用你的势力,利用你的钱财,利用你的人脉,甚至于利用所有的病患。”

  李智越说越激动,最后把自己的野心毫不掩饰的暴漏了出来。

  听到李智如此直白的表述,魏松激灵灵的打个寒战,彻底的傻眼了。他真是从未预料到,眼前的年轻人身上居然蕴藏着如此巨大的野心。

  辛凌猛的抬起头,视线看向李智的眼睛。李智也毫不躲闪,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碰撞在一处,瞬时让双方的眼睛中都有对方的存在。

  “呵呵”

  感受着李智毫不怯弱的气势,辛凌败下阵来,轻笑起来。

  “好吧,我相信先生所说,被为此照办。先生刚才所说,实际上是商界的最终境界,并不是贬斥之意,并且里面还有浓浓的人情味。存活于世间,无处不在的利用。不谈这些了,我知道先生这份心就够了。感谢你能想到那些处于疾病折磨中的病患,我相信你拥有这份心,咱们的合作将能够再上一层楼,取得绝对的双赢。”

  辛凌好像是彻底的想通了,果断的做出了决定。

  说完后,辛凌拿起笔,在代理书上,清晰的写下自己的名字。

  李智轻轻的呼了一口气,拿过代理书,刷刷的写下名字。

  “合作愉快。”

  在拿到签名的代理书后,辛凌站起身,郑重的伸出手。

  “合作愉快。”

  李智重复了一遍,自信满满的站起来,握住了辛凌的玉指。

  “这场面好像很有纪念意义啊,我真该留念的。不过呢,能亲自见证,我已经是倍加荣幸了。”

  见双方达成合作意向,魏松在边上看着,直咂舌不已。

  “这是五瓶生命能,辛小姐可以尝试一瓶,明天让老爷子尝试一瓶,剩下的做推广好了。明天晚上,咱们探讨一下效果。若是可能,我会提供新的生命能。有一点要提醒,这里面的药剂,最多存放二十四个小时。过期失效。”

  在双方坐下后,李智从口袋里再次的拿出五瓶生命能,做了一下安排和提醒。

  双方又谈论了一下细节,在愉快的气氛中,结束了对话。

  看着空洞的别墅入口,辛凌紧紧的攥紧了那五瓶生命能。一晚上的接触,辛凌对李智有了大致的了解。这个细瘦的大学生,非但不是心怀恶毒心肠的骗子,好像还是一个有野心,有良心的医生。

  想到初见时,对他的满腹警惕,辛凌轻叹了一声:人不可貌相,海不可斗量。

  与此同时,辛凌不由得心生好奇。李智这样聪明的人,为什么要委身于一所大学,而不出来创业呢?他又是怎么搞到生命能如此神奇的药剂呢?

  从别墅离开后,魏松就亲昵的攀着李智的脖子,回到了李智的住处。他像是变戏法似的,突然从身上拿出了两瓷瓶白酒,外加一包花生米。

  看到魏松拿出来的两样东西,李智眼睛闪亮起来。这魏松原来好这一口啊,并且早就有了打算。

  “兄弟,我这么叫你没事吧?来,甭客气,好好的尝尝,这可是正八经的女儿红。据说已经珍藏了五六十年了,我一直没舍得喝。”

  递给李智一瓶,魏松抿着嘴唇,热情的说道。

  “哟,还真是好东西呢。大哥,这家的女儿嫁了吗?”

  听了女儿红的由来,李智开着玩笑问道。

  “呃?好像是嫁了吧。”

  魏松一阵的错愕,最后才想明白是怎么回事。

  两兄弟把盏言欢,天南海北一阵的猛吹,两瓶酒在不知不觉中进了肚子。魏松睁着朦胧醉眼,摇摇晃晃的离开了李智的住处。

  一晚上的交谈,两人的关系倒是加深了不少,就差穿一条裤子了。

  等送走了魏松,李智才发现,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

  麻利的洗涮了一通,李智赶紧的爬上了床,开始强化之旅。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李智比任何人感触都深。

  “小音音,我现在的【体质】是什么等级啊?”

  虽然已经强化了三天了,李智对自己的身体情况并没有什么细致的了解。在这三天里,李智倒是感觉身上有了变化,但是变化幅度太小了。整体样子还是一副弱不禁风,不堪一击的状况。

  “宿主,你的【体质】和【运用生命能】现在是—85%,仍然是弱于【低等】,继续努力吧。”

  小音音几乎是没有考虑,就做出了回复。

  “依照这个进度计算,我岂不是还得有十几天才能进入【低等】级别?”

  回想了一下自己刚开始强化时的等级,李智做了粗略的判断。

  “没错啊,还需要十六天。”

  十分钟后,李智再次的颓废不堪的结束了强化了。虽然已经承受了多次的强化过程,但李智还是不能完全的免疫,身上的那种无处不在的痛楚。

  带着身上浓浓的腥臭味,李智两腿发软,战战栗栗的下床清洗了一下。

  第二天,不等魏松来催床,李智顶着熊猫眼,老早的就爬了起来。今天早上要为老爷子试用生命能,这种大事李智可不敢疏忽。再者,李智还想亲眼见证一下,现阶段的生命能对于老爷子的病症,到底有什么样的疗效。

  匆匆的洗涮了一通,李智赶忙的向着别墅的正门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