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大街上,仙子把手死死的搭在小丫头肩上。

  “没想到你能把那些小孩唬……。”淑灵正欲开口。

  仙子的手却越来越紧。

  “喂、喂、喂,别靠那么近。”淑灵一脸不快。

  耳边却传来一阵呼噜声。

  不会吧!晕,走着都能睡着。

  算了,淑灵叹口气,吃点亏吧。

  淑灵用力把仙子背在背上。

  必定仙子已一个晚上没睡,外带两餐不食,再加一场接一场的激战。

  想到这,淑灵双眼多了一丝担忧:从没发现,师兄是如此强大的存在。

  第一场决战,以火的狂热战胜了广。

  第一场斗智,以水的冷静战胜了魏。

  仙子,到底是怎样的人物。

  听说————越聪明的人越早死。

  ……

  不会是——真的吧。

  华云都唯一的家旅馆外,元老头已准备好大锤好久了,见两人迟迟不回来,不由住街头望了又望。

  “不会吧!”元老头分明看见淑灵背着仙子,元老头连忙跑过去接过仙子。

  淑灵一屁股坐在地上:“好累啊!”

  元老头拿出药箱,掏出沙带,见伤口就是一阵乱包。

  仙子被弄醒,眯着眼问:“师傅,你干什么?”

  “躺着别动。”元老头一个大锤K过去。

  仙子躺挺了。(啊。不对,应该是躺好了。)

  过了一会,仙子又挣扎着坐起。

  他不是痛的钻心,是饿得受不了了。

  元老头明白他的心思,连忙递过几个包子。

  仙子一口一个吞了下去,吓了旁人一跳。

  肚中有物,这才好些了。

  淑灵见仙子胸口,手掌的伤不是光包扎就行的,胡乱上了一些药。

  感情把他当实验品了。

  几个布人想来帮忙。

  仙子摆摆手,由淑灵扶着进入旅馆。

  转观的神众都说这小子有骨气。

  仙子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淑灵喂了他几口芝麻糊,不由让仙子心想:看来还是做病人好啊!

  元老头伸过头来问道:“没什么大碍了吧!”

  “嗯。”仙子挺身而起:“都是皮外伤。”

  元老头站直身子,如释重负的呼了口气。道:“那一会儿你就有大碍了。”

  仙子连忙躺下:“全身都痛。”

  元老头照K不误。

  ……大约一刻钟后……

  “请问仙子在吗?”有人敲门。

  淑灵跑去开门,见了来人吓了一跳。

  这位神众全身有一半是机械,并不是机械挂在他的身上,而是身体与机械连接在了一起。

  他的下半身是一部覆带式的钢铁战车,车头是一个挺吓人的钻头,很大。右眼罩了一个透明的装置,其他地方还算是神众应有的形状。

  淑灵看着他有些害怕,一时不敢说话。

  元老头却不怕,大步走过来,哈哈笑道:“原来是‘卫地’啊!好久不见。”

  “哦!”卫地也很高兴似的说道:“听广说是一个叫‘仙子’的小孩把他弄成那样的,原来真的是队长的……”

  “唉呀。”元老头忽然大叫起来道:“怎么不进来。”

  卫地若有所悟,低低的嗯了一声,齿轮转动,身体移进了屋内。

  仙子支起身子:“你们认识啊!”

  “老朋友了。喂,这不是废话吗?”元老头微微露出不快语气。

  徒弟说话傻乎乎的,真是把自己也贬低了。

  “怎么认识的?”仙子不理元老头。

  “我们以前是一个队的。”卫地答。

  “几年时间了?”

  “好像有十余年吧!”

  “队长叫?”仙子越问越快。

  “关你屁事。”元老头大吼:“卫地,你来这干嘛。”

  “‘白面广’被仙子打成了重伤,我来请仙子回去协助调查。”

  “一定是姓广的自己做错了什么?”元老头破天荒的没有怪仙子伤人。

  “嗯,他自己也承认是他的错,不过还是要请我们的‘小仙子’走一趟。”

  “好啊,师傅我去一下。”

  “仙子,上我的车。”没想到卫地的手力这么大,一提就把仙子提到他的‘下半身’上。

  “元兄,他也上来吧!别装作不去。”

  “少废话,我不会比你慢。”元老头抽身出门。卫地也转动覆旅带,淑灵一个机灵跳上了车:“我也要去。”卫地一乐:“好啊!多个布娃娃似的小姑娘。”说着开下楼去。

  没想到他的战车下楼梯也能又快又稳。

  仙子却双目紧锁,深思着刚才的对话。心道:奇怪,师父好像有什么在瞒着我。可恶,差一点就能问出点端倪了,不过到巡逻队的大本营,一定能知道点什么。

  知道什么呢?仙子有点莫名的恐惧,他隐约觉得自己正步入什么恐怖的真相。为何这么觉得,只因为:————————元老头从未这么,刻意对自己隐瞒过什么。

  卫地的机器“呼呼”作响,开的飞快,吓了众神一跳,一神众大骂道:“我就知道你进城会干什么。”

  卫地不理,飞一般开出南门,元天真人紧随其后。

  ……………………

  参天大树高可摸天,而此刻却有强者可凌驾古树之上。

  那位神众身褒巨大机械,头顶一个如风车的装置旋转如飞,产生的巨大风力令他身下不远处的大树弯了腰。

  卫地望望这空中的强者,(懂得飞行的神可是少之又少)用右手按住了右耳上的装置道:“卫空,见到我了吗?”

  装置中传出声音:“屁股带起一路尘土,怎么看不到。”

  卫地一笑:“你屁股带风,好不到哪去!”

  “呵、呵。对了,人请到了吗?”

  “开玩笑,请不到我会回来?”

  “也是,通话完毕。”

  淑灵眨眨眼,问:“叔叔,你耳朵上的是什么?”

  “是可以与自己人相互联系的东西,叫通讯器。”

  “那么这个……。”淑灵指指下面。

  “叫坦克,当然是改造后和我连在一起了。”

  “那么那个飞的叫?”

  “‘空战机’,当然,它和卫空的身体连在一起。”

  “那么……。”淑灵问上了瘾。

  “刚才你不是挺怕这位叔叔的吗?”仙子打断她的问话。

  “用你管。”小孩子好奇心必定强于对新事物的害怕。

  “没关系,尽管问,不过你们的师父没告诉你们这些吗?”说着卫地转过头去,元天真人离地而奔,一言不发,一发力,冲到前面去了。

  “元兄真是。”卫地一笑。

  却笑得仙子不解。

  同时头脑越来越乱:师父为什么不同我们一道?为什么提到那个队长时卡住了?为什么从来不提到我父母的事?为什么……

  一个可怕的念头出现在仙子的头脑中。

  仙子拼命摇头,希望马上把它忘掉。

  “到了。”卫地指着前方的一座村庄,却只有五间房屋,并且是简单的青砖平房。

  一杆大旗却十分威武,上面锈的是七位不同的大神。

  一个孔武有力的胡渣汉子打开围绕村庄的竹栏,道:“三弟,回来了。”

  “嗯,来,仙子,叫叔叔”卫地抱下仙子。

  “叔叔。”仙子礼貌的招呼,心中暗暗盘算。

  “小仙子,长大不少啊!”一脸胡碴的汉子道。

  仙子心念一闪,机敏的问道:“叔叔见过我吗?”

  “当然,我还抱过你呢!”“什么时候?”

  “在元兄刚捡到你的时候,那时我们住在一起。”

  啊!明白了,师父是怕我伤心,才不告诉我身份,自己刚才竟有那种念头。仙子轻而深的呼了一口气,却想打自己一拳。

  “啊!原来师兄是捡来的。”小丫头大呼小叫。

  “你还不是我捡来的。”

  “谁是你捡的啊!”“你啊!”

  吵架门再次出现,唉。

  汉子见了这俩小孩斗嘴,也没办法,赔笑着:“大家先进来吧!

  在最宽的一幢平房里,元老头正在悠闲的喝茶。卫地客气的说:“大家进去吧!我去倒茶。”

  仙子和淑灵哪会客气,冲进屋子后就大口吃起桌上的糖来,大汉也进来了。

  元老头道:“你们这俩个小鬼,你们不能客气点吗?”

  胡渣大汉道:“没什么,这些糖就是为小朋友准备的。”果然,糖都是散乱的放在桌上,旁边还有商店为顾客包装用的纸。

  仙子好奇道:“嗯?我不是来协助你们调查的吗?”

  “调查什么,广自己都认了,做个样子而已,其实是请你们师傅来叙叙旧。”大汉哈哈笑道。

  “广现在在哪?”

  “被我关起来了,明天就送他去长老那听候判决。”

  “你是头吗?”

  仙子竟然知道“头”这个概念。

  “啊?哦!对我就是巡逻队的队长,别人都叫我卫队长,其实叫我卫界就行了。”

  “卫界?卫空、卫地,你们是三兄弟。”

  “没错。”

  淑灵眨眨眼:“界、地、空,那不是三界占全了,好厉害哦!”

  “小妹妹真会说话。”卫界笑了笑。

  “对了,叔叔,卫地叔和卫空步的身体是怎么回事。”

  “你是说——人机结合,那是我们的发明,把灵敏的传感器与人体中枢神经相联,这样就能很方便的控制机器。”

  “不能再分开了吗?”

  “我们——————没想过要分开。”什么——————。

  ……众人一阵沉默。

  “好,可怜哦。”淑灵感伤道,虽然了解不多,但她知道他们一定不能享受许多乐趣。

  “为的,是什么?”仙子低下头,看不见他的眼,但声音带了一股火。的确,人机结合是非常恐怖的。如果没有一个必要的理由,那么这简直是在作践人的生命。

  仙子当时只是这么想的。

  “为的————是神域的安危,还有誓言。”

  仙子吃了一惊,不解道:“我不明白。”

  “神已经开始坠落了。”

  ——

  “神,坠落了。”仙子与淑灵一惊,从来没有听到过这种说法。

  “神域的神,整天游手好闲,无事可做。没有交通工具,他们会用很多时间去做一件小事,没有谁劳动工作,石人、布人会去做,可是石人、布人是不会创新的啊!神域的工作效率和五六十年前几乎一样,大多数神来到这儿都放弃了继续修行,法力大大减弱,书店根本没人光顾,该死!这根本就是精神的囚室。”

  仙子和淑灵又是一惊,这些现象他们也见过,但根本没去考虑过。

  “但是,世界是的另一块土地——妖界,并不是这样,妖界里的生命——妖众和凡人一样都被神众视为三等,被神轻视,但正因为被神轻视,所以妖众都在刻苦修行,渴望超越神众,我们已经了解到妖界经过近些年的发展,其势力已经接近神域了。”

  “他们……”仙子小声问道:“想干什么?”————他分明看的到卫界满脸通红。

  “取代神域的位置,也许会开战。”

  战争,平日无事的时候,怎么会有这种危机。

  “小卫,不要说得像神域必败一样,不是还有我们吗?”一女身着青衣跨入门来,伴着一缕轻风,合着一股暖意。

  “理树姐,好久不见。”卫界客气的应道。

  理树,难道她就是理树玄女,不会吧!3号神域的高手全到一块了。

  元天真人抽身而起:“理树,好久不见了。”

  理树轻应一声,回头道:“进来吧!”

  一位十来岁模样的小女孩羞羞的进了门。

  “这是小徒,——————幽紫。”

  幽紫施了个礼:“叔叔、伯伯好。”

  “真是礼貌啊!”卫界夸道,忽觉仙子、小丫头死瞪着自己,不由冒汗。

  元天失神问道:“几……几岁了?十一岁吧!”“嗯”理树玄女应了元天真人的话。

  “理树,这些年过得还好吧!”

  “我和幽紫过得都很好。”理树玄女头微低,脸色微红。

  卫界拍拍手:“小朋友们,我带你们出去参观一下。”不由分说带走了几个小孩,反手关了门。

  仙子以前见过理树的照片(用灵镜照的)今天一见,只觉得有些不一样,照片上分明是一位不让须眉的女将,今天见到的却是一位美妇人,再看师傅神情大变,看来他们之间真的有什么吧!算了,不关自己的事。

  “好了,大家看看,左边的是兵工厂,右边的休息室,左下的武器库、右下的牢房、上方,也就是我刚才呆的屋子,是会客厅,大家有问就问。”

  什么?这位导游根本不及格。

  “为什么没有卧室。”仙子能想到卧室是因为他们的武馆有两屋子,全做卧室。

  “那个随意的,想睡那里睡哪里,有时候就在这空地上生个篝火过夜。”卫界指指地面。

  不会吧!三小孩同时张大嘴。

  在不远处搬运重生的卫地一笑:“大哥,不要吓着他们。”果然是不甘堕落的神,并不使用石人。

  “大旗上面的是什么。”幽紫问。

  “是‘七神’,七神是神域开创之初最强的七位神众。”

  “说起来关于古代的传说可不少啊!”仙子道。

  “是啊!”卫界盘腿坐在地上,(如果被别的神看见,一定眼珠子掉地上)“辟如‘刀剑的传说’,还有‘神兽的传说’。”

  “‘刀剑的传说’是什么?”仙子也跟着坐下。

  “是说女娲造人的同时时候还造了鸟兽。经过繁衍生息,鸟与兽都得到很好的发展。于是双方都想争夺动物中的第一,兽的首领是一只独兽——麒麟,鸟的首领也是一只独兽——凤凰。双方打了几百上千年,势力大大减弱,这时某位神众出面干涉,双方首领也同意和解,战争这才结束,鸟兽和解,麒麟死后身的麟甲和利爪化为一柄宝刀,凤凰死后的九片利羽,化为一柄名剑,传说中这就是世上最强的两件兵器。”

  淑灵和幽紫听得入神,也渐渐忘记了神众的格调,坐在地上倒是舒服。

  “‘神兽的传说’是讲一位男子得到了神奇无比的魔戒,魔戒的力量可以实现人任何愿望,但会吸取人善良的一方面,男子本来不想使用它,可是天意弄人,他的女友受到了强大势力的威胁,于是他第一次使用了魔戒,当他的女友安全时,他已经人性全无,化作野兽,他的女友为了他也使用了一次魔戒,男子吸收了天地精化,成为了神兽,而女友却没有化为兽——她在使用魔戒前服下了毒酒,后来人们总能看到一只神兽伏在女子坟前,有人说它伏了一千年,最后与坟化为一体。”

  “好感人哦!“幽紫一叹。

  “哈哈,这些全都是我听来的。”卫界这么大人了也会不好意思。

  “再讲一个吧!”“对啊!”

  “哈哈,我肚子里哪有那么多货啊!不如大家一个讲一个。”

  不会吧!仙子小丫头都一愣,他们的师傅几时讲到故事啊!

  “我先来吧!”幽紫分明看到他俩为难,首先道:“这是我从我师父那里听来的故事:从前有一只从很远的地方来的军队,他们打打杀杀一直攻到华云都,长老们组织了队伍抵抗,但敌人太多,打也打不完,而且队伍的首领伤得很重,快要死了,什么药对他都没用,长老们集合了七位神众,他们各代表一种神力,七种神力化为一道圣光,圣光救了首领,但那七位神死了,后来首领带领大家坚持到胜利。”

  “这个我知道,法力分为七类:火系、水系、风系、雷系、土系、最后是光系和武系,每一系最高一招就是当年七神之一的名字,如:风神、水神……(这个仙子当然知道,他可是经常被‘火神’烤糊呢。)有人说善长一种能力的神会改变肤色,七种不同的肤色在一起就能使用一个神奇的复活术,但七位神众会死。”

  “是啊!师父还说这种方法叫‘圣光降’。”

  淑灵拿出一本书一阵猛看,马上到她了。

  仙子摇摇头,站着身来:“我来讲讲自己的事吧!”

  他居然能想这个方法。

  于是把自己和广战斗的经过简单描述了一遍,不需要多加描绘,真实的故事不应有修饰。

  讲完,卫界这位大汉也惊大了嘴巴,直夸仙子天赋般的勇气和过人的机智,幽紫对他的神情近乎崇拜。

  接下来是淑灵,她讲的是刚出书上背下来的故事。不算生动但故事曲折。

  又到了卫界讲,他讲的是一个笑话,弄得大家前俯后仰,卫地见大家这么开心,放下手中的活,拿着一些干果,糖,也加入进来。

  接着又是幽紫,她的声音很好听,有如夜莺的啼叫。让大家渐渐入了神。

  ……

  二位神加三位小神,就这样坐在场子中央,一个故事接一个故事。品着美味的干果,听着好听的故事,还真是痛快极了。

  仙子讲完自己的生活内容后,大家都说他是别具一格的神众,不由让仙子不明,说到这,仙子想喝点水,虽然神有吸收能力,但吃太多干果也不行的。

  卫地告诉他大厅背后有口水井。

  仙子习惯的跑了起来,卫界看了不由说:“真不愧是仙子啊!”

  绕到屋后,地上青草碧绿,鲜花惹眼,彩蝶飞舞,倒还像是神住的地方,不过看过这些,再看场子及巡逻总部周围,方圆百米,寸草不生,就觉得奇怪了。仙子不管这些,仰头豪饮,喝一口井水人都清凉了。

  但在他痛快的同时,很不幸的,上天同他开了一个玩笑。

  一些声音传如仙子的耳朵。————是屋内的元天他们。

  “看来师父和理树师傅真的很熟啊”仙子尖起耳朵。

  “…………单凤单飞,三千华枝不可依。”

  是女声单唱,婉转幽仰

  “大鹏冲天起,长剑名山河,可知人寂莫。”

  是理树师傅的声音。

  “理树,到底只有你才配唱这首歌。”是元老头的声音。

  “元天,别支远了,你还没回答我先前的问题呢?”

  “嗯——说实话,我不打算告诉阿仙他的身世。”

  “瞒是瞒不了一辈子的。仙子聪明伶俐,早晚会知道。”

  “阿树,这些我也知道,但我又如何能告诉一个十余的小孩这样的惨事。”

  “唉,都怪我们当初一时糊涂,只叹……队长……”

  “阿树莫要伤心,莫哭,莫哭。”

  场子中央,大家已等得仙子有些不耐烦了。

  仙子移步离开屋后的水井。

  他脸色煞白,好象大病了一场。

  他似乎明白了什么,明白了元天真人为什么不告诉他有关他的身世,明白那个队长是谁,明白元的突然离队不同自己一道前行,而后又悠闲的喝茶,明白什么叫天意弄人:让自己从一个快乐的故事会,一落为直面仇恨的悲剧。

  那个念头又出现在了仙子脑海中:其实广与元天真人,理树玄女和卫家三兄弟以前都是一个队伍里的,而自己的父亲就是当时的队长,因为某种过节被元天真人杀害,也许是被他的队友联手杀害,总之是和元天真人有关,为什么他先来此地一步,因为他要和卫界串供,妄图说我是一个弃婴。

  可是他,我的杀父仇人,为什么不杀我。

  仙子回到的场子未变,他却像飞速滑过了几年。

  卫界狐疑的看着仙子。

  淑灵看着仙子的脸色吓了一跳。

  仙子看看地,像看着生命的最后一点价值,他忽然发现,淑灵的存在竟是如此觅足珍贵的密宝,一笑道:“没事,不小心喉咙进了水。”

  全场都乐了。

  后来仙子讲了几个故事都不是很好。

  但这是一个快乐的下午。

  直到卫空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