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风云之雄霸天下
作者: 项天云
字体: 特大
颜色:          

  聂风最近在天下会的日子,过得可真是五光十色,五彩缤纷,绚烂多姿啊!既陶冶了情操,开发了智力,又锻炼了能力,加强了自我建设,加速了自我发展。==!而乌貉同学在这个过程中做出了卓越的贡献。自从步惊云叛离天下会,他似乎不再秉持低调的作风了,这让聂风头痛不已。“风少爷,您在哪?”乌貉在房间里唤道。又来了,聂风欲哭无泪。要不是还不到时候,他老早跑没影了。当初他就想,什么都可以学不好,就是轻功一定要学好,所谓居家旅行跑路之必备啊!现在可以派上用场了,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半路杀出个乌貉!聂风捶足顿胸,指天画地!孔慈死的那晚,聂风就觉得乌貉心机城府极深,连步惊云那个煞神都着了他的道,可见他绝对不好对付啊不好对付!本来吧,聂风可以当做什么都不知道,继续装傻。可是天不从人愿,前天深夜,聂风睡不着在庭院散步,好死不死碰到乌貉翻墙落地。乌貉身上传来浓重的血腥味,就是隔了几丈远也能闻到,而他身形并无半点阻隔,很明显这些血都是别人的。聂风眼皮一跳,我能当成没看到么?乌貉显然没料到,这么晚了庭院里还有人。见到聂风时愣了一下,又很快恢复常态,关切地上前问道:“风少爷,怎么这么晚还没睡呢?”你不是也没睡吗?聂风看着他走近,随着血腥味的越加浓重,觉得有点毛骨悚然。拜托,我胆子不是很大,经不起吓的!“风少爷?”乌貉瞪大圆溜溜的眼睛,一派天真烂漫地问道。“呃,我,我赏月……”聂风说完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电视剧看多了,条件反射了。乌貉无视既无星辰也无明月的乌黑黑的夜空,对聂风笑得灿烂,道:“好啊,那乌貉就陪风少爷赏月吧!”“不,不用了!”聂风当然拒绝了,跟他多呆一秒都觉得危险!“风少爷,是嫌弃乌貉吗?”乌貉失落地垂头,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楚楚可怜,这副样子任谁看了都不忍苛责。聂风倒抽一口气,银才啊!奥斯卡奖非你莫属啊!看到他一脸的受伤,如果不是这阵掩不住的血腥味的话,聂风也觉得自己很过分,可是这明明是头恶狼啊!“我,我的意思是很晚了,我们还是早点睡吧。”聂风尽量和蔼道。乌貉瞅了聂风一眼,羞涩道:“风少爷……”“啊?”聂风没怎么明白。“我们这样不太好吧……不过,如果是风少爷你的话,那一起睡也无妨的……”再附加一个羞涩的眼神。聂风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那天聂风回房的时候,脚步是虚浮的。不过从那以后,乌貉总是有意无意地折腾他,借机上下其手(注:这里是动手动脚的意思。原意指暗中勾结,随意玩弄手法,串通作弊。高考的同学请注意了!==!)。这回不知道又是什么了。乌貉把聂风从柜子后面拉出来。==!乌貉看着他耸拉着脑袋有气无力的样子,忍俊不禁:“风少爷,霜少爷找您呢。”聂风一听,精神抖擞起来,抬脚就要往门外走。乌貉却拉住了他,委屈地对他说:“风少爷就这么不想和乌貉呆在一起?是,乌貉地位卑下,又比不得霜少爷与您自幼相处,感情非同一般。可是乌貉对您是一往情深,怎就得到了就不稀罕了么?”聂风额头青筋暴起,回头勉强笑道:“这不是霜师兄找我有事吗?”乌貉一头扎进了聂风的怀里,娇声道:“聂郎,我就知道你不会移情别恋的!”话说着,一只手还在聂风背后抚摸,眼看摸得越发起劲,聂风连忙一把挣开他,一跳三尺远,头也不回道:“我去去就来!”聂风一路飞奔,一路咆哮,这日子没法过了啊!所幸秦霜带给他的是好消息。“风师弟,我见到泥菩萨了,你说的真是一点没错。”秦霜看起来气色很不好。“霜师兄……”聂风担忧道。秦霜对他安慰地笑道:“我没事。只是……”“只是什么?”秦霜叹了口气,说道:“师父下半生的批言被文丑丑无意中发现:九霄龙吟惊天变,风云际会浅水游。他也因此惹来了杀身之祸。”“那文丑丑现在人呢?”聂风对文丑丑无甚好感,却也不想他惨遭毒手,这么多年的相处,说一点也不在乎也不太可能。秦霜道:“我助他死遁了,泥菩萨的关押地点也是他告诉我的。”聂风皱眉:“雄霸会信吗?”秦霜摇摇头:“为今之计,也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继而,秦霜又深深叹了一口气,落寞地说道:“想不到就因为这几句可有可无的批言,却要我们走的走,死的死。我既不想看到我们兄弟离散,也不想师父他老人家赶尽杀绝。”聂风也听得难过,却不知道怎么安慰。当夜,聂风被嘈杂的声音惊醒,连忙穿了衣服出门查看。半路碰到秦霜,才得知飞云堂失火,而且竟然是步惊云放的火!聂风道:“云师兄还在天下会吗?”秦霜道:“这就不清楚了,听手下说在半个时辰前见过他。”聂风仔细一想,急道:“不好,他定是去找师父报杀父之仇了!”秦霜奇道:“什么杀父之仇?”聂风道:“他本是霍步天的义子,这事说来话长。这么贸贸然去,他肯定不是雄霸的对手!”说完就朝天下第一楼掠去。可到了天下第一楼内室,聂风傻眼了,在面前吐血的人竟然是雄霸!怎么回事?步惊云看到是聂风,显得很开心,眼里都是喜悦,一身戾气尽消。看到聂风疑惑的目光,步惊云好心为他解惑:“他正在练功,我偷袭他了。”聂风默默站到一边。你忒坏了吧!?步惊云对聂风道:“风,等我一下。”说完竟是要举剑取雄霸首级。聂风有点不忍,欲言又止。正在这时,一阵破空之声传来,乌貉轻轻落落挡在雄霸面前,轻笑。步惊云道:“看来你是想一起死了。”(乃的台词难道不是“让开”么?)步惊云也不多废话当即与乌貉动起手来,聂风正在两面为难,天人交战,却不想雄霸竟然不顾自己伤重,硬是加入战局。这下聂风不得不参战了,变成了聂风与乌貉,步惊云和雄霸两两对打。聂风与乌貉这边还好,打起来松松散散都没怎么认真,反观步惊云和雄霸那是招招死手啊!聂风心下焦急,雄霸积威已久,有这么好对付吗?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步惊云一声闷哼,却是被雄霸擒住了手臂。雄霸面容狰狞,正待断他七经六脉时,步惊云却狠心砍断了手臂!想不到他可以对别人无情,对自己更甚。聂风慌慌张张上前扶住他,都不太敢看那只断臂,迅速掠出门去。背后隐约听到雄霸怒道:“你还不追!”却没听到乌貉有什么动作。聂风现在跟无头苍蝇差不多,急得不知如何是好。步惊云颤声说道:“那边,有暗道……”聂风依言来到石壁处,打开机关,进入暗道。暗道内竟然都是黄油!秦霜手举火把,对步惊云和聂风道:“你们快走,这里交给我。”“霜师兄,不如我们一起离开天下会吧。”聂风道。秦霜不语。聂风无法,只好说了句“万事小心”,便要扶着步惊云走。秦霜道:“等等,当日泥菩萨说,云师弟如遇性命之忧,一路往西走,必能遇贵人。”步惊云还是不言不语,聂风只好感激地堆秦霜道:“多谢霜师兄。”两人顺利出了天下会。聂风不知道走了有多远,眼看着天都亮了,步惊云面白如雪,再下去定要失血过多,性命堪忧!聂风无比想念前世的救护车随叫随到,又对泥菩萨的半真半假的预言诽腹不已。步惊云一个踉跄,聂风连忙抓紧他:“你还好吧?再忍忍啊!”步惊云看着聂风忧心的脸,苍白的嘴角勾起,轻声道:“风,不知道我能不能活过今天,有些话再不说就没有机会了。”“这个时候你还要说什么?还是省点力气啊,相信我不会有事的。”聂风满头大汗抓紧赶路。步惊云勉力摇摇头,看着他近在咫尺,狠了狠心,说道:“风,倘若今生我为女来,你可愿……可愿与我执手一生?”聂风怀疑自己听错了,震惊地看着他,这是……告白!?步惊云望着聂风的眼中似乎带泪,明明是从不哭的人啊,见聂风不说话,脸上绝望更甚,渐渐沉默地闭上了眼。聂风急道:“喂,你不要……”聂风后面说什么话,步惊云已经听不到了,明知道会这样可还是会心痛啊。后来聂风无比相信泥菩萨乃一代神棍,不,是一代大师。就在聂风焦急万分时,羊肠小道上,出现了一对父女。靠是和你一起闯荡天下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