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

  按照惯例,每月十五号都会举办一场盛会来迎接远方的客人。

  101号的小镇没有名字,就叫小镇。一横一竖两条街道将小镇分为四个区,街道交叉点是一个叫广场的广场,热心的群众正在那里搭台。

  丽当然也会去帮忙。

  治安官的手下正在张贴通缉令。

  大白胡走过去制止道:“喂、喂、喂,这里不可以张贴这种东西。”

  “这是治安官——乔的命令,你少管。”一治安管理员搭话。

  “让我看看是什么?如果又是什么无聊的通告,我就把它撕下来。”大白胡看了看通缉令。

  “是通缉令啊!没话说了吧!快走开,老头!”

  大白胡一阵沉默,忽然回头冲丽喊:“丽,我没戴眼镜,你来看。”

  管理员无语。

  丽跑过去读道:“通缉令,鉴于有迹象表明纵火惯犯·焦治有可能来到本镇,特此通告……望众大市民小心,并许诺、提供线索或捕捉到焦治的神众将……”

  大白胡抢话:“怎么还自称神啊!神域三号都已经率先声明了,我们是人,不是神。”

  丽读下去:“将奖赏50000金币,并授以二等功……”

  大白胡眼一花,坚定地说:“我现在就去抓他。”

  丽无语:“你不是没戴眼镜看不清吗?”

  ……

  一个不知名的男人,背负巨大的物件在街上行走。这片宁静的天空,终于给他带来了片刻的安宁…………。

  ……

  晚上八点整,盛会准时开始。镇长发表简短讲话后,一排烟火在空中绽开朵朵烟花,一桶桶美酒开启,无偿的义工在台上载歌载舞。台下的人们品着美酒,一片欢声笑语,丽义务为大家递送酒杯。

  在广场不远处的一马厩内,一黑影静而快地闪进草料房,擦燃一根火柴,火光照亮了一张阴冷的脸。

  “我的生命就像火焰一样。”随手一扔:“短暂而壮丽。”信手将火苗弄大一点,出了门。

  眼前的景象令他一惊,四名正宗的牛仔拦住他,人人手里有一支左轮手枪。

  为首的大汉一笑:“焦治,你完了。”

  焦治举起双手:“阁下是?”

  “本镇治安官·乔。”乔指挥两名牛仔靠近焦治,草料房内也传来有人灭火的声音。

  焦低下头,一副手铐铐上了他的左手。

  焦一声冷笑:

  “你和死去的朋友跳过舞吗?”

  “什么?”四牛仔一愣。

  焦突然伸右手在为他上铐的牛仔手臂上一抹,那手臂立即起火。乔大叫:

  “什么?快捉住他。”焦闪到着火牛仔身后,令其他三人不敢开枪。一把抽出手枪冲三人乱开一阵,乔与手下不得不闪到一堆木箱后。焦将着火的牛仔打晕,同时草料房又冲出两名牛仔,焦回手打翻靠前的一个,自己跳出窗户。

  “妈的,这家伙太难对付了。”乔带领手下救下着火的牛仔。

  ……

  广场盛会一片欢声笑语。一个胡乱闯进来的男子破坏了气氛。

  “那是焦治。”有人认出了他。

  焦冲天打了几枪,人群一乱,焦乘乱冲到放着酒桶的大木架前:“让这里变成一个真正的舞会吧!”说着将一根**扔到大木架下面。

  镇长看了大惊:“遭了啊!这批酒足以烧掉整个镇啊!”

  “拜拜!”焦转身跑开。

  一个娇小的身影快速钻进大木架子,**从木架的一侧滚了出来。

  轰的一声炸响,人群更加惊慌地逃命。

  镇长瘫坐在地:“好玄啊!”

  焦回头看了一眼:“小姑娘胆子不小啊,再会了。”朝镇口跑了去,这时乔和他的手下也赶到了,追了去。

  丽爬出木架,腿还在发抖。大白胡高兴地跑过去将丽一把抱起:“丽,你干得太好了!”

  这时一族领也赶到了,听了经过,吓了一跳。连连数落起丽太过冒失。

  一只大手搭在丽肩上:“小姑娘,你胆子真大啊!”

  丽回头一看,竟是那个怪怪的神众,丽不好意思地一笑:“您过奖了。”

  “是真的,钻进木架捡**,不是常人能够做到的。”古怪的客人吸了一口香烟:“只差一点,这片天空就不再宁静,看来和平真是件易碎品。”

  丽不解。

  这时胆小的镇长才从地上爬起来:“……丽,好孩子,我代表全镇谢谢你了。”

  丽开心一笑:“不要说这些,镇长,这也是我的家乡啊!”

  一族领冷不防地拍了丽一下:“不管怎么说以后不可以这样了,太危险了,小丫头。”

  古怪的客人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好像什么字眼刺到了他。

  大白胡不服气:“一族领,你怎么这样教育孩子啊!”

  两人很快争吵起来,像小孩子吵架一般。

  镇长呵呵一笑。

  街头传来一声炸响。

  镇长听了一皱眉:“好像是烈性zha药。”

  一族领道:“治安队没这东西,恐怕是焦治的。”

  大白胡愤愤道:“这只50000金币的兔子还真是不好抓,他妈的。”

  那位古怪而邋遢的客人道:“我去看看吧!”说着举步离去。

  镇长冲他招手:“算了,客人,你还是回旅馆吧!乔是老警官,能应付。”

  “客人”摆摆手,表示没事。

  丽忽然想起了上午的问答题,自语道:“对了,他还有一样很奇怪。”另一条街上传来嗒嗒的马蹄声。

  镇长等人回头一看,惊道:“这家伙竟从另一条街又回来了。”

  焦治策马奔来,没有半点停下的意思,众人连忙闪开,丽慢了一步,被快马带倒。

  焦治又跑了一小段停下:“小妹妹,我们又见面了。”

  丽刚想爬起,右脚一阵生痛,暗忖:惨了。

  焦再次扬鞭驱马,众人一惊。

  千钧一发之际,地面激起一阵风沙。

  “客人”已闪到快马之前,横挥手臂,将焦连人带马打翻了。一时间尘沙翻飞。

  焦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倚着木桩站起来,几个汉子想去捉他,焦右手拔出枪,左手掏出尖刀。众人不敢上前,焦往地上开了几枪,众人不由退后几步。

  焦愤愤的用枪指指“客人”到:“好家伙,你力气很大啊,过去,我们较量一下。”

  焦是个纵火惯犯,从未怕过什么,不过今天还是在逃之身,竟然还敢当众挑战,大伙都是一惊。

  “远方的来客”为自己点上一只烟:“借过。”分开人群来到焦面前,镇长想劝也来不及。

  焦点点头:“有种。”向一边退了出去,“远方的来客”跟着,众人紧随其后。

  焦跳上舞台,“来客”从另一侧跳了上去。

  焦收起手枪,亮出腰间的zha药:“谁想偷袭我,这个广场就会飞上天。”

  “来客”回头对镇长道:“麻烦你维持秩序。”

  焦把尖刀换到右手,挥舞几下:“掏家伙吧!”

  “来客”满不在乎道:“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