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宁东篱猛地一抬头,引入眼帘的是一双细长上挑、满目含情的美眸,再往下看,挺直的鼻梁,薄薄的红唇微微扬着,噙着一分笑意。

  这美人和宁东篱一样身着大红衣裳,上面用金线绣了一幅盛开的荷花,艳而不俗。

  就在宁东篱看向美人的时候,美人已经悠悠走了过来,抬起宁东篱的下巴仔细打量。

  宁东篱垂下眼眸,却不料一惊:平的?男的?!再稍抬眼一看,果然,一道突出的喉结出现在宁东篱眼中。

  他偏头睁开下巴,道:“想不到莲花阁主竟好龙阳,据传莲花阁主之位是只传阁主后人的,难怪莲花阁要隐退,想必这莲花阁就要在你手中终结了罢!”

  那美人闷笑两声,道:“你倒是与一位故人长得很像呢,是不是啊?贤亲王?”

  宁东篱睁大眼睛,看向莲花阁主,脱口而出:“你怎么会知道?!”

  莲花阁主伸出玉手,在宁东篱错愕的脸上流连了一圈道:“当今皇上就是本宫的故人啊,你长得和他年轻时候像极了,只是气质有别而已,不然我还真以为是那人亲自寻我来了,呵呵。”

  收回手,眼神茫然地看向远方似在回忆什么,嘴上却继续道:“当今皇上只有一亲弟,封为贤亲王,宠之爱之,恐其受到伤害,一直养在深宫,只可惜那亲弟生性不拘,逃出了那牢笼般的宫廷,云游四方。我说得对不对啊,贤亲王?”说完也不看宁东篱,一拂袖,转身出了门。

  宁东篱惊异地看向他走的方向,如此隐秘的事情他是如何知晓的?莲花阁主果然深不可测。看他话里的意思,竟是与皇兄有过一段往事么?

  莲花阁主出了门,看向那一轮明月,封存的往事隐隐要从胸中破土而出,深吸一口气,将所有关于那人的情绪记忆压回胸中,整理了下心情,又变成了那副似笑未笑、眼中含意的模样。

  推开血鸢的房门,一道影子向他袭来,赶忙侧身躲闪,但还是慢了一步,右半身被鲜血染红,但同时,那道袭击的影子也轰然倒地。

  莲花阁主苦笑了声,倒是给自己带回了两个大麻烦啊!

  血鸢幽幽醒转,看了看四周的样式,没想到自己竟还活着,明明记得一阵香风袭来自己不但刺偏了还立马倒了地,那莲花阁主竟没杀自己么?

  探查了下身上的内力,果然被封住了,而且连力气都无法集聚到一起,全身软绵绵的。

  猛地一愣,看见旁边挂着的自己身上的衣服、裹胸布和马甲,低头一看,果然已经换了一套衣服。忙摸向自己的脸,连面具都给卸掉了么?再一摸手臂,还好,这贴身的匕首还在。

  血鸢呆坐在床上,缺少了面具和马甲等物让她很不习惯,她等待着莲花阁主来见她,然后趁其不意用匕首制住他,再换取解药等物。

  门终于被推开,一道身影缓缓进入,正是苍白着脸色的莲花阁主。

  他就站在门前,不再走近,血鸢皱了皱眉。

  没等血鸢开口,他走到离他自己的椅子上坐下,没有任何再往前走的意图。

  血鸢垂下眼,看样子制不住他了。

  莲花阁主缓缓开口,声音还是那般地沙哑魅惑:“你便是那大名鼎鼎的血鸢罢。”没有任何语调的起伏,这是肯定句。

  血鸢听了仍是那副淡淡的样子,不承认,也不否认。

  “只是没想到是女子呢,而且······是个如此美丽的女子。只可惜本宫有龙阳之好,不然是绝对不会让你离开的,如此美貌······”说完颇感惋惜,似在感叹血鸢不是男子般。

  见血鸢没理他,他有些没意思地收回调笑的神色,道:“我没想留你,但是你那伙伴是要给我的,我让人送你出去,到了外面再给你解药,如何?”

  “不行。”血鸢冷冷道。

  “为什么不行?都放你出去了啊?难道你是想留下来服侍我么?呵呵,这也行,不能枉费你一番爱意······”

  “送我们一起出去。就算你送了我出去等我解了毒照样是要杀进来救他的,所以不用麻烦了,一齐送出去。”血鸢打断他的话。

  “哼,你不怕我现在就杀了你么?”莲花阁主突然降低声音的温度,冷冷道。

  “杀罢。”血鸢仍然是那毫无感情的温度。

  “呵呵,倒有趣,好吧,那便如你意,让你们一起走。”说完便拂袖起身。

  “慢着。我的面具,还给我。还有,你是如何卸下的?”血鸢出口道。

  “哼,给你罢,这是我做的面具我自然知道如何卸下。”说完将那面具扔到血鸢面前,转身出了门。

  等血鸢收拾妥当之后,便有一丫鬟领着她到了一处地方,果然见到自己的马车停在那,而宁东篱正吊儿郎当地坐在马车前头晃荡着个腿。

  血鸢上前,宁东篱一脸惊喜地看着她走来,跳下来便一把抱住了她,他听说莲花阁主被伤以后就一直担心血鸢会被莲花阁主给杀死,后来知道血鸢没死但也想着肯定半残不废的了,没想到看到她安然无恙出现在面前。

  抱了一会,宁东篱突然看到莲花阁主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突然想起“龙阳之好”这个词,便赶忙放了手,脸有点红地转过身上了马车。

  莲花阁主走上前来,拦住血鸢交给她一个包裹,道:“这里面有你的解药和······你们去抢那乾图用得到的东西。“

  血鸢淡淡瞟了他一眼,接过去连声谢谢也没说就上了马车。

  他苦笑一声,喃喃道:“帮你弟弟找了个强大的保镖,你也不用那么担心了罢。”

  看着马车消失在远处,他飞身而起,落在那藏娇屋。

  先前看向血鸢等人的美人迎出来扶住他,他恍惚间看到那人向着他走来,扯出个微笑,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