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谁来说说是怎么回事?”康熙双手背后,看着跪了一地的阿哥,没有即刻让他们起身。

  四阿哥与十三阿哥最靠前,八阿哥最靠后,这里他俩是最为年长的阿哥,心里略微一思量,两人同时开口,“回皇阿玛”。

  说完开头,两人又齐声不语,像是等着对方解释一样。

  康熙看着这般场景,把目光转到四阿哥身上,“都起来吧,老四,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是,皇阿玛。儿臣听说今晚筱白要与十弟比赛,就在这御花园,兄弟们觉得也是新鲜就都过来想着看看,可到了时间筱白却未现身,又想到筱白身子还没好全,十弟紧张就要去看看,儿臣觉得夜色已晚去**似有些不妥,适才来拦住十弟的。”脸不红心不跳,四阿哥随机应变的功夫当属人中龙凤。

  可惜,康熙从小也是玩心眼儿长大的,而且环境更凶险、经验更丰富,所以,这关没过。

  “是吗,可从刚才你们这架势来看,老十不像是关心筱白啊,更像是去寻仇的。”正巧看到刚才没来得及停下的十阿哥跑回来请安,“老十,说吧,筱白又怎么欺负你了。”

  十阿哥抬起头,一脸的委屈,“皇阿玛,筱白让儿臣等了整整一个时辰,想是自己在宫里偷着乐呢。”

  看到十阿哥的表情,康熙也是哑然失笑,这筱白格格似乎最喜欢欺负的就是他了,也亏他老实,每次都是吃亏不记事,下次照样被欺负。

  “你们不是比赛吗,她怎么不来呢?”康熙似乎对筱白的这次行动颇为好奇。

  “是啊,说好了的放鸽子比赛啊,酉时、御花园,不讲信用,哼。”十阿哥一脸的不服气,这次理儿他可牢牢的攥着呢,看她还能翻出花儿来不成。

  “看来这恐怕得从这比赛的名字上说起了,去,叫筱白格格去御花园,咱们去那里等她。”

  康熙率先抬步走向御花园,后面的阿哥们自动按长幼|、爵位高低排序,跟在其后。

  御花园里,康熙与四阿哥、八阿哥坐在凉亭里,其余的阿哥们在周围也纷纷赐了座位坐下,没有人交谈,只有静静的等待。

  “格格,万岁爷让您去御花园觐见。”李德全一路小跑到了筱白宫,结果看到一脸不情愿的筱白,“哎哟,我的格格哎,您这次祸可闯大了,十阿哥差点跑来闹事啊,幸亏万岁爷半路上给拦住了。”

  “十哥要来报仇?”筱白也没想到十阿哥会夜里闯**,看来高估了古人的心理承受极限了。

  “御花园,非要去吗?”明筱白佯装可怜的功夫两天之内突飞猛进。

  “快走吧。”李德全的声音细细的,还有些嗡嗡声,听的筱白的小心肝儿一颤一颤的。

  在李德全的竭力催促下,筱白很快就到了御花园。

  “哇,这么大的架势,这是要审我啊!”扭扭捏捏的走上前去,“皇阿玛吉祥。”

  “起来吧。”康熙的语气到没什么怒气,可后面的十阿哥冷哼的一声却十分明显。

  接下来她该给各位阿哥行礼才是,可左边的是四阿哥,右边这位是谁呢?

  “这是八哥”,四阿哥看着静立在原地不动,眼神却在八阿哥身上游荡的筱白立刻明白了她为何迟迟不行礼的缘由,“八哥,筱白自从落水之后记忆有些模糊,许多事情都不记得了。”

  听到四阿哥这么介绍,明筱白的眼睛立刻明亮了几分,脸上的神情也多了些探究,可仅仅那么一瞬,就恢复如常,给各位阿哥行了礼。

  八阿哥只是微笑着点头,没说什么。

  “筱白,说说吧,今晚这是演的哪出?”康熙笑眯眯的看着下面的罪魁祸首。

  十阿哥瞪着眼睛虎视眈眈的坐在康熙身后望着她,今晚要是她不给出个说法,他非要骂她个狗血淋头不可。

  “回皇阿玛,信上明明写着放鸽子比赛啊,筱白没来也很正常的,怕是十哥理解错了意思。”朗朗乾坤,明筱白敢把正的说成歪的,亏她胆子大。

  康熙收起笑容,换上疑惑,“这放鸽子比赛怎么就能不来呢?你看,这么多阿哥们都来了,你却不来,这是不守信用。”康熙的语气完全是慈父的宠爱,看的周遭几个不受宠的阿哥有些羡慕。

  “皇阿玛,这放鸽子比赛是比喻,你想啊,放出去的鸽子大多都不会回来的,抓来的就不用说了,就是信鸽现在很多人专门捕它们呢,所以江南民间用放鸽子来比喻不会到场。今天十哥说去江南办差,还给筱白带了礼物,筱白是想看看十哥是骗筱白随便买了个东西呢,还是真从江南带回来的。”

  皇宫绝对不适合教育孩子,这才几天啊,明筱白从一个说谎会脸红、不会装可怜的孩子全都无师自通了。

  “放鸽子是这意思啊,你放的可不是老十这一只鸽子,连老四和老八他们都被你一起放了,哈哈。”康熙看到儿女们这般玩闹也是开心的很,虽然望子成龙,但碍着天子威严天伦之乐倒也奇缺。

  阿哥们听了这番解释也是无奈的苦笑,这鸽子当的真称职,还等了足足一个时辰。

  “我是去江南了,也真给你买东西了,可,没听说这等典故啊,再说了,谁敢放皇子的鸽子啊。”十阿哥扁着嘴,看着竟有些理亏的样子,一点都不像被欺负了的感觉。

  “十弟,此话差矣。筱白不是刚刚放了一大群鸽子吗?”坐在康熙右边的八阿哥第一次说话,声音是带着些磁性的清亮,却不失男子的浑厚。

  哈哈哈~

  “行了,都散了吧。筱白,这次算你侥幸过关,下次再放哥哥们的鸽子,朕可要罚你了。”康熙起身,笑容洋溢。

  各个阿哥们也各自离去,十阿哥眼神有些躲闪,看样子礼物的事情绝对有蹊跷。

  四阿哥直接不假掩饰的瞪了她一眼,看来明天又得挨罚了,其实筱白也挺好奇的,四阿哥会怎么罚呢?她现在闷得无聊,挨罚也好过闲着。

  筱白也跟着间儿往回走,回廊转头是恰巧碰到了一束探究的目光,这目光的主人马上转身离开了,看背影,正是八阿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