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琴师的无家可归
字体: 特大
颜色:          

  这个由重力加速的小金属块正好命中我的头顶部。紧接着,整个房间里一时间都只回荡着这一声钝响。

  “啊~啊,真可惜……还没有完工的。本来预定的还有烟火啊鞭炮之类伴奏的。”

  似乎相当失落地垮着肩头的白衣大姐轻轻地笑了起来。

  我捡起了掉在脚边的那个小金属块,然后环视了一圈房间里设置的机构。还真是个设计得过分复杂、实现的机构又大得夸张的一个物理信号传递装置呐。

  “都是些什么……这些?机械传动装置?”

  “机械式传动连杆装置……应该算这种吧。”露出一脸吃惊表情的阿尼娅轻声解说着,“将单纯的普通作业,通过不必要的多种复数个传动装置相组合来进行实现的一种装置。嘛,应该说也是一种艺术作品吧。”

  “哈……艺术作品……”

  我边抚摸着直到现在都还隐隐作痛的头顶,边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到底想做什么哦。难道说,只要打着艺术的旗号,无论任何乱七八糟的事情都可以默许的么。

  “难得想让你大吃一惊的,我可是花了一整个上午来调整机构的哦。”

  把贴着脸颊的长发向后拂去的律都,似乎很愉快地笑了起来。

  “那个,律都小姐……?这里、应该是高能物理研究院……吧?”

  “做研究也要劳逸结合的哦。在等你来的这段时间里,我也挺无聊的嘛。”

  这样说着的律都小姐,指向了房间里面一张被沙发围着的接待桌。似乎是在示意我们过去坐下。

  “吃蛋卷蛋糕吗?正好想就着热茶享受一下呢。”

  陶醉地望着卷成漩涡状的蛋糕,律都满面盛开着如桃花般的灿烂微笑。果然,这个人不愧是那个老爷爷的孙女呐,我不禁奇妙地这样感叹道。

  “怎么说呢……之前的紧张完全白费了呐……”

  漩涡卷卷卷~~,律都小姐边哼唱着一首有着诡异曲调的自编歌,边欢快地切着蛋糕。

  “没有能回应你的期待,非常抱歉哦。我的话呢,毕竟和这个世界里的你分别都才刚满一周嘛。还没到非常想念的程度呐。”

  这样说着的她,向我投来了十分温柔的视线。我不禁心里一惊,绷紧了表情。

  “另外,就算是你的事情,我也都一直看在眼里的哦。‘二周目世界’里的夏目智春君。”

  “诶……?”

  她意味深长的话语让我陷入了困惑。“一直都看在眼里”,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她又知道些什么?

  “过来,克罗耶。”

  她向我们身后的地方发出了呼唤,还伸出了她的手臂。“欧~”地一声简短的叫声,就像回应着她似的,之前担任我们向导的猫头鹰向她飞了过去。

  “黑铁……?!”

  呼地,一阵几乎没有一点儿声音的滑翔之后,猫头鹰稳稳地停到了律都小姐的肩头。这样的身影不禁让我惊讶得瞠目结舌。本来应该是橘高秋希不知在哪里捡到了后就作为她宠物饲养的这只猛禽,真正的主人居然是——

  “小律……居然……怎么会……?”

  嵩月呆呆地这样轻声叨念道。看着她都铁青了的脸色,我都不禁担心她会不会马上就脱力倒下。不过嵩月盯住的并不是猫头鹰,而是律都小姐的眼睛。她温柔地眯缝着的双眼,微微地闪着淡绿色的光辉。“恶魔之瞳”——

  “‘黑铁’这个名字,只是捡到了这小家伙的橘高秋希自己起的名字哦。它真正的名字叫‘克罗耶’——我,潮泉律都所召唤的‘使魔’。”

  “律都小姐……也是‘恶魔’?不过……”

  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头脑又逐渐开始乱成了一团浆糊。就算不去追究这个世界里的潮泉律都到底是不是恶魔,毕竟这也是完全有可能的,不过“二周目世界”里的她又是怎么回事?如果她的确是恶魔,那又是怎么瞒过嵩月的眼睛的?

  “——的确,不向你们详细说明一下,你们也肯定会抱有这样疑问的呐。或者说,我再在这里卖关子的话,‘噬运者’的这位小姐就要动怒了呢。”

  “那是当然的!”

  似乎相当不高兴的阿尼娅叉着双臂,绷出了一个极度不耐烦的表情。

  律都小姐这一番游刃有余的从容和如讲故事般先把大家胃口吊足了再细细道来的这种态度,在阿尼娅眼里似乎就变成了一种公然的挑衅。当然,这种心情我也非常理解。

  嘻嘻地,律都小姐偷偷地笑出了声。

  “不过,也先让我们都享用一杯热茶吧……毕竟,这是一个相当相当、相当相当长的故事呢。”

  这样说着的她,愉快地抱起了一只茶壶。

  律都小姐,边搅拌着红茶,边仔细地注入着牛奶。白色的乳液逐渐浮上红茶表面形成了一个漩涡的形状,同时,望着这个红白相间双重漩涡的她本人似乎也染上了一层喜色。

  接过她递来的茶杯后,我无意地望向了窗外。窗外是这个研究所的中庭。一个被棵棵繁茂的树木所包围的美丽庭院。在那个草坪的中间,有个巨大的人形雕像,以单膝跪地的姿势蹲坐着。一个浑身披着银色铠甲的人形机械。

  “白银……?!”

  察觉到这座“雕像”的真面目的我不禁发出了呻吟。这就是那个被惨烈地破坏了的机巧魔神。在“二周目世界”里战败,被破坏得体无完肤的人造机械恶魔——

  “我已经把它回收了。不仅是财团那群人似乎又有了什么新动向,而且也不至于就那样一直把它放在神社的杂物间里藏着嘛。毕竟,那里面可是……呢。”

  浮出了一脸恶作剧般微笑的律都小姐边这样说着,边想嵩月递了个眼色。

  “呜……”

  嵩月脸上一瞬间就像熟透了的红苹果似的泛起了红潮。“白银”的内部,保存着她本来的肉体,在时间停止的状态下被封印着。以着全裸的状态。

  “为什么律都、你会知道这个?”

  我用着疑惑的眼光注视着她。

  “啊啦……毕竟、是你们带着这孩子一起去嘛,去嵩月神社的时候。”

  律都小姐似乎很愉快地笑了起来,望向了正停在她肩头上的猫头鹰。啊,我情不自禁地按住了自己的额头。的确,我们当时去确认“白银”的时候,是我带着这家伙一起去的。带着作为律都小姐“使魔”的这只猫头鹰。

  原来如此,我理解了。我现在才终于理解了她把自己的“使魔”送到秋希那里去当她宠物的动机。恐怕是为了监视吧。为了监视秋希,还有塔贵也。

  “我的话,恐怕在迄今为止有经确认的所有‘恶魔’中,是拥有最强大‘魔力’的呢。”

  两手环托着自己的那只茶杯,律都小姐小声地嘟哝着。

  紧接着,就像在跟这个绷着一脸警惕表情的我开玩笑似的,她轻轻地露出了一个柔和的笑容。

  “不过,我在作为最强的同时,在能力本身的效果上也是几近完全无力的呢。即使就在身边朝夕相处,小奏都还是无法察觉到我是个恶魔,可能也就是这个原因吧。”

  “呃,也就是说,这到底是个什么原因呢……?”

  完全陷入了混乱泥沼中的我不禁这样低声呻吟道。你这家伙,该不是故意把事情说得更复杂的吧?

  律都小姐,就像是在望着一个遥远的彼方似的凝视着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