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芒
字体: 特大
颜色:          

  上回说到拜火教主一招打晕了叶青,又许了龙腾帝国京城龙昆城分坛张贵些许的好处。这之后拜火教主看叶青躺倒在地实为不雅,就吩咐一众小喽啰一哄而上,将叶青哄抬起来,他们一边发出桀桀的怪叫,一边向着城中那个有名的鬼宅赶去。

  据说这鬼宅乃是前朝某个王爷死后遗留下来的,相传凡是住进去的人,不管是达官显贵,还是江湖侠客,第二天出来的时候要么精神全无,要么便是一具横尸。

  拜火教曾遭浮云派围剿,当时也的确销声匿迹了一阵,但是后来突然间又出现在浮云派控制下的几国之内,暗中发展势力。

  这昆城中的鬼宅,便是他们的据点之一。当年初来此地的时候,拜火教主带着几百名弟子直冲鬼宅而来,至于前朝的各种奇闻,拜火教主只是告诉驻守的拜火弟子说,你们不用管,我们不会有事的。

  起初这些拜火弟子当然不敢直接住进去,但是在派了十余名弟子在鬼宅中住了几十天却安然无事后,这里终于正式成为了拜火教的一个分坛,同时也是龙腾国总坛的存在。

  托着叶青的一行人从阴气森森的大门进入鬼宅之内,门外那些普通的弟子鬼叫几声交换了某种命令,就各自转身从鬼宅前面分几股离开了。

  昆城这才安静了下来。

  拜火教主最后一个进入鬼宅,他一把抓下了身上的衣服,露出一身火红的衣袍。他又在脸上一抓,一张人皮面具落了下来。拜火教主的真面目顿时露了出来。他脸上有着一道指长的伤痕,狠狠的划过天灵盖和半个鼻子,显得分外狰狞。

  “把叶青带过来”

  “是”

  看着叶青仍然昏迷,拜火教主哼了一声:“带进密室”。

  他当先一步向着屋内走去,进到当中的一座厅堂之内,旁边尽是些破旧的木制家具,他几步走到中间,狠狠的向着地下一踩,之间尘土飞扬,着地面上竟然直接被他跺出了一个大坑。

  跳到坑内,跟着进来的某个弟子面有难色,自言自语,“教主怎么把密室的机关毁了。”

  “滚,快把叶青带进来,你们都是猪吗?毁了不会再做!”

  拜火教主语气很激动,他说话的方向同时传来几声巨大的轰响声。

  这名地位不低的弟子脸上冷汗直冒,教主是真的生气了。

  赶忙让身后的几人带着叶青跳入洞内,他也跟着跳了下去。朝后室一步步走去,一路上不少平时作为防御的机关都被暴力损毁,很显然拜火教主的心情极不平静。

  此时的拜火教主正站在密室的最里面,那里正有一扇古旧的木门,木门上透出丝丝暗红色的光芒。

  拜火教主自言自语:“要不要开启这里呢。”

  这时那几个弟子抬着叶青也终于到达了这里,拜火教主挥了挥手,说道:“都出去把”。

  “是”

  跟在后面的那个有点地位的弟子见拜火教主这样说话,就问道:“教主您不是说这里乃是本门密地,非本门有灭世之灾百年内绝对不可开启吗?怎么现在?”

  拜火教主一把从地上揪起叶青,在手里掂了掂,“为了这小子”

  “啊,他虽然是浮云派的重要人物,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这名弟子挠了挠头。

  “哼”拜火教主摸了摸自己额头的伤痕,道:“这伤痕乃是一代剑仙叶青风所赐,如此“大恩”,怎敢忘却?我x日思量,夜夜琢磨,终于等到他儿子了。”

  这名弟子恍然大悟,“原来如此”。突然间这名弟子感到喉咙有些冰凉的感觉,低头摸了下,却看到自己的身体如一把擎天之剑越升越高,终于,碰的一声,这名弟子的头颅滚落地面。

  他到此时才真正恍然,知道的太多也是一种罪,因为他正看到拜火教主伸出舌头舔食着手中长剑上的丝丝殷红鲜血,那不是他颈中热血,又能是什么?

  拜火教主邪意的笑笑,手中长剑连连挥出,直到将眼前那具尸体斩成一地,才满意的转身面对这扇古旧的木门。

  “这扇门,封闭百年,终于还是要再打开一次的。”拜火教主说完轻轻的抛出一物,向着木门飘了过去,只见门前突然之间黄光大方,无数道黄光显现,却是许多符纸正以玄奥的轨迹飘飞着。

  拜火教主抛出那件物事,亦是一张符纸。

  就见符纸相撞,封印消失,封闭的大门缓缓开启,拜火教主提着叶青陷入了那一片无尽黑芒之中。

  此时此地,千里之外,正有一个紫衣少女于荒野之中飞速前行,她借助真气灌体,每一步都好似全力奔跳,却并不耗费本身力气。

  少女腰间亦有一把长剑,跑动时长剑上下翻飞,俨然便是一幅侠女图。

  突然少女停了下来,有些疑惑的转头望向身后,之间少女看着的地方,慢慢的出现几个少年少女来。他们中有一个少女已然有了几分成熟的风姿,看年龄正是双九年华,一双美眸中有些急切,这个艳丽少女,正是寻宝的玲珑,前面的紫衣少女,却是紫月了。

  玲珑说道:“紫月妹妹,你跑那么快做什么?”

  紫月笑了笑:“这样我便如风一样自由了。”

  玲珑他们走到近前,紫月便与几人一起寻了附近一处风小的地方,坐下了。从身后的包袱里拿出几个油质包放在眼前铺好的一块风布上,打开了就露出里面的一块烤肉,几人又拿了随身的小刀将它分了,每人都吃了些。

  “如今我们出来有一个多月了,终于是快到了”玲珑边吃边说。

  “是啊姐姐”紫月附和道。

  一行人中以这姐妹二人最为显眼,其次还有一个身穿白衣的少年,竟然就是朱清明。

  朱清明手里拿着一块,嘴上还噙着一口,接着说道:“我们一定能找到那件宝贝的,也不知道师父他怎么知道这里有异宝出世的。”顿了顿,咽下一块烤肉,又说:“我们天霸帝国的烤肉可比这个香多了”说完又向嘴了添了一块,呜咽着:“但是这烤肉可是玲珑师妹亲自烤的,我最爱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