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灭世
作者: 风里歌
字体: 特大
颜色:          

  “想不到我被没筑得星台的少年逼到如此地步!这是一个强大的武器,能死在这件武器的手上是你的荣幸。”拿着古朴拳刺,那青年看着沈星,惨笑出声。

  “受死吧。”那青年带上拳刺,仰天长啸,大声喝道。

  而此时千米远处的阿牛和左相延也听到了那青年怒啸,感受到无边的杀气,对望一眼,便向那边快速冲去。

  青年带着拳刺后,以拳刺划破了他的掌心,拳刺之尖触及鲜血,开始变得妖异起来。那古朴的拳刺不再是锋芒内敛,此时吸取了那人的血之后,发出丝丝紫光,似乎是一个渐渐醒来的神魔,凶残霸道。

  沈星拥有着斗转星移身法,想脱身的话对方奈何不了他,但沈星没有去做。对方发现了他的一些秘密,他开始暴露力量之时就没有想过放这两人走。

  就算那拳刺多厉害,只要击毙青年,多厉害的武器也不可以自动伤人,而且他还看到了阿牛与左相延向这边走了,如果他脱身的话这两人会遭受到危险。

  沈星主动攻伐,连绵不断的攻击,让对方两人大气都不敢吐。在搏斗过程中,他们的护身灵甲早已破碎,如果遭受沈星一拳,他们必定会重创。

  沈星要的便是让那青年拥有绝世武器却不能施展出它的锋芒,对于另一个青年,沈星毫无理会了,就算这青年打在他身上也只是不痛不痒的攻击。

  阿牛与左相延这时也赶了过来,见到两位高手围攻沈星,马上加入了战斗。

  沈星一掌退开另一位少年,逼着带有拳刺的那个节节后退。然后对着阿牛两人道:“不要靠近我这里,帮我拦下那个就行。”

  沈星不想以一敌二,这样只会让阿牛与左相延加入这个战圈,而带有拳刺的青年如果以拳刺击中他们一下,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左相延抽出飞云剑,阿牛也提着流光棒向另一位青年逼去。那位青年武器被废,且受到不轻的重伤,对着阿牛与左相延也是难以攻下。

  带着锋芒拳刺的那青年无比憋屈,被逼得防守,难以展开他绝世的攻击。

  他看着沈星,眼带血丝,仰天一吼,吐出了一口精血在拳刺上。他脸色苍白,但却盯着沈星笑着为了击败沈星他已经不计代价了。

  人之精血,沿自人的本源,这一口精血吐出,他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恢复过来,如果是未筑星台之人,也许从此再也无法筑得星台。

  拳刺吸取了青年精血之后更加妖异,锋芒更甚,漫天星光似是汇聚在拳刺之上,还有一些无形的力量在拳刺里面爆发而出。

  沈星一拳重击,将他击退而出,半跪在地上。

  那青年受到沈星拳拳重击,双手已经渐无知觉,如果在平时,也许他双拳早已折断粉碎。但手有拳刺的他,也受到拳刺给他的力量,让他可以与身体坚韧的沈星游斗许久。

  “雷霆怒天!”

  那青年再次吐了一口精血,施展起这一招,向沈星奔袭击去。这一次可是有着拳刺之力相加其中,威力与上次不可同日而语。

  轰隆之声似是滚滚奔雷,从天边传来,让天地诸音都为之息止。

  怒吼之号如若末世狂风,在耳边呼啸,使丛林万兽都为之匍匐。

  不远处激斗的三人也分了开来,看着这雷霆一击,声势浩大的攻击让他们站在一旁都觉得自己像巨涛中的一叶孤舟,随时被淹没。

  面对对方这一终极之招,沈星也是脸色一变,全力以赴。他本想避其锋芒然后再攻其不备的,但他发现这个想法错了,对方以拳刺之力借助天地之势,有一丝道的规则,将他锁定,难以躲闪。

  沈星不得不调用全身之以防这一击,要不然这让日月无光的一击全让自己会出惨重代价。既然无法躲闪,那么主要以这身骨肉之躯以及无伤之秘相防了。

  沈星也在那一瞬以神识催动紫金双珠以求抗敌,而这次紫金双珠似乎意识到危险,不再是稳居于星台之地。

  紫金双珠发出万丈霞光,布满沈星全身,沈星感觉自己这一刻身体强度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就是诸天星辰崩塌,他也可顶立在世。

  紫金双珠在星台之地上方环绕旋转,紫金两色神光纠缠一起,冲出沈星体表,耀亮了整个无风谷。无风谷在那一瞬通明彻望,云雾失散,不过也在一瞬间之后恢复迷雾锁谷。

  奔袭而来的青年在那一瞬间有着胆寒之觉,他手上的拳刺也在那一瞬暗淡了许多,可是这一击箭在弦上,一样势不可挡地撞向沈星。

  沈星站在原地,这一刻有如神魔临身,有开天之能,肉躯就像一座巨山,沉稳在地。

  轰轰……

  这让天地黯然的一击轰然对碰,碰撞之声惊颤了林中万兽,轰隆之音响遏行云,烟尘四起,落叶飘飞。

  烟尘之中,两人所立之地,整个地面凹陷没体。

  那青年带着那双拳刺打在了沈星左肩之上,拳刺入体,刺在沈星身上,鲜血顺从拳刺流了出来。沈星一手正抓着青年之手,一手前伸,拳头没入那青年之胸。

  沈星将青年推开,那青年已经被沈星轰碎了心脏,身亡倒地。

  站在阿牛那边的青年震惊地看着沈星,之后回过神来,急剧后退,逃向深谷。与他一起的那位有着凌厉武器都没有将对方杀死,他更不用说,刚刚那冲击波都可将他切成几片了。

  沈星望向逃跑的青年,快速追上,拥有极速的他不需片刻便赶了上去,一拳击在他背上,将他击成重伤,倒在地上。

  那青年看到沈星脸色煞白,哭喊道:“不要杀我,我什么都给你,不要杀我。”

  “邵中衍在哪里?”沈星冷冷地问道。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那人声音已经有点嘶哑。

  “那你没有什么活着的价值了。”沈星冷然,举起了拳头。

  “等等……我不知道他具体在哪,但我知道他也在究南山中,也是今年的入门弟子,在西区弟子那一块。”那青年说出他所知道的。

  “除了你们两个,还有没有其他人进无风谷中追杀我们?”沈星再次问道。

  “没有了,我把知道的都告诉你了,放我走吧。”那青年哀求道。

  沈星没有再问什么,这个人都不是直接听命于邵中衍,也不会知道多少实情。那青年爬了起来,便跑出去。

  沈星冷漠一笑,一拳追击而上,打在青年后胸之上。这一拳用了全力,直接将那青年心脏击碎,他不会放过任何敌人,更何况这人知道了他一些秘密。

  这时阿牛两人走了过来,问道:“老大,你伤口没事吧。”

  “没事,伤口已经在愈合了。”沈星看着四周道:“我们收拾一下,马上离开此地,这里动静如此之大,可能会引起其他强者或者野兽的注意。”

  接着三人将两位青年的身边的身份晶石取来,将功勋值交易到自己的身份晶石之中。身份晶石在主人身亡之时会变成无主之物,落在体外,这时别人就可以取出里面的功勋。

  将两人其他随身物品也全部搜了出来,当然那古朴的拳刺不会落下,之后沈星三人迅速离开了原地。

  三人离开了几公里后,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停了下来。

  阿牛笑嘻嘻地拿出那两位青年的物品道:“这次真的是发了啊,老大,他们两个加起来的功勋值有五千五百呢,那个带头的青年就有着四千的功勋值。”

  “他们身上好东西也不少啊,这些材料也可以换取不少功勋值吧,到时候我们全部换了,估计就快上万的功勋了,”阿牛看着搜过来的物品道。

  “我们先不要去兑换或出售这些物品先,这样会遭到其他人的怀疑。”左相延对着阿牛道。

  “嗯,我知道的,这双拳刺威力不凡,是一宗杀器,奇怪啊,他们两个应该不会拥有这么厉害的武器啊。”阿牛取出古朴拳刺道。

  “应该不是那青年的,如果是他的话应该早就认主,而不需要在当时紧急情况下以血驱动此物。他当时也不过发挥了不到一半的力量而已。”左相延见多识广,道出了可能的结果。

  “应该是邵中衍给他们的后备武器,邵中衍也怕他们成不了事,所以给了他们一件这样的武器以防万一吧。如果是我,我也会做出多重备案的。”沈星看着拳刺道。

  “老大,我觉得这拳刺很适合于你,你习惯于用拳,加上这拳刺的话肯定会所向无敌。”阿牛把拳刺交到沈星手中道。

  左相延也是点头称是,沈星这一身躯体就是最好的兵器,习惯了用拳的他,加上一双拳刺肯定威力强上几分。

  此时的拳刺再次恢复到锋芒内敛的样子,但散发着无形的霸气,似是随时可以再战沙场。

  沈星也不推让,直接将拳刺拿了过来,道:“那这件东西就归我所有了哈哈,以后谁再来挑战咱们,直接刺他个窟窿!”

  “刺他个窟窿!”两人也跟着豪情地道,豪语在风中飘起,在林中回荡,向悠悠无风谷宣誓着他们的壮举。

  曾几何时,沈星还是四处游荡的难民,力穷身弱;刚临异世时,沈星还只是一个小小力士,难有作为。而今他却是可以力拼星台高手,不落下风。

  世事无常,人生无奈,有太多的迷茫充斥前方,他们需要无止境地变强才能驱散迷雾,安守己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