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众人微一错愕,已听得她展开呖呖莺声道:“广寒宫作恶多端为害武林众所周知,但所行恶事受命于谁在场之人只怕少有人知吧!”

  片刻的沉寂之后祝玉麟道:“自是广寒宫主,难不成还有别人?”场中立刻又哄起一阵响应之声。

  叶明珠微微一笑道:“此话虽是不错,但诸位又怎知贵派遭难之时是谁在当家做主呢?”

  只听有人应道:“广寒宫中的事我们外人怎会知晓呢?”

  叶明珠道:“不错!广寒宫中之事外人无从知晓,但花亦飞自何时接任广寒宫主之位我却知之甚详!”

  于是众人又发出一阵惊异之声。惊异声中叶明珠浅浅一笑道:“事实上花亦飞接任广寒宫主之位不足十日广寒宫便宫顷人亡不复存在了。”

  在众人的置疑中她缓缓接道:“一年多前年我与夫君沈洛天初识之时曾与他还有尸王之徒扬子龙,奇巧嘴慕娉婷误闯过广寒宫,曾亲眼目睹过前宫主的真容。当日广寒宫主被宫中执法长老也就是花亦飞的姨娘花弄影设计,沈洛天失手将她斩杀于月华殿乃我们亲眼所见。当时身为执法长老的花弄影欲夺宫主之位,设计诱使沈洛天闯入广寒宫杀了前任宫主而后接任宫主之位却不想突患疾症暴毙当月,花亦飞情非得以方才接任宫主之位,然不足半月广寒宫便被雄霸天所灭。算起来她不仅不是罪魁祸首反倒为我们除去了广寒宫这一祸患,此事扬子龙,慕娉婷沈洛天皆亲身经历,花亦飞因此事迁怒沈洛天设计挟沈洛天与雄霸天决战于神农顶更是天下皆知。今日沈洛天俗事缠身未能前来,奇巧嘴游历四方不在现场,但有扬子龙可以作证!扬子龙师父妻儿皆命丧花亦飞之手,他决不会包庇花亦飞。”

  扬子龙虽是极不情愿,但也不想叶明珠下不来台,唯有上前一步,冷哼道:“我扬子龙与花亦飞虽有些私怨但男子汉大丈夫行是光明磊落,决不颠倒是非黑白,花亦飞任广寒宫主确实不足月余,而前任宫主也确实死于沈洛天的七星剑下。”

  叶明珠见此又接道:“若诸位再信不过的话也可寻到奇巧嘴证实,她可是从不说假话的,还有曾目睹沈洛天与雄霸天神农顶一战都知之甚详,当日在场之人均是德高望重的武林前辈,还望有在场的出来说句公道话!”此言一出,果然有几人站出来证实此事。

  众人闻说广寒宫行恶之时广寒宫并非花亦飞当家,对花亦飞的敌意不觉减轻许多。欲问广寒宫前宫主身在何处却又闻得她已命丧沈洛天之手,不禁又骚动起来。

  叶明珠见时机已到,一正颜色,高声道:“昔日恩怨已然如梦,昔日恶魔一化尘埃,既然罪魁祸首已亡,广寒宫已毁,诸位又何必为难花亦飞呢?”

  众人见她言之有理便也渐渐平静下来,虽有不甘却也无可奈何,唯有祝玉麟讷讷地道:“但…但…往日广寒宫所行恶事今日的广寒宫住来还也属天经地义,那这仇自然得着花亦飞报!”

  叶明珠冷然一笑道:“冤冤相报何时了?更何况祝公子难不成真要与慕容世家为敌?”

  “这…”祝玉麟默然半晌一时竟无语,最终喟然长叹一声道:“罢!罢!”眼见一场不可避免的仇杀一触即发,顷刻间便要血溅华堂却被叶明珠三言两语化解开来,在场之人无不对她投以赞赏的目光。

  而她,面上虽挂着谦逊的微笑,心中却是心花怒放,她明着表现出不仅不与情敌为难反倒帮她解围的大度,实则却是再向那些背地里议论她不配做龙吟山庄女主人的人示威,此刻目的达到自然是无比得意,转望花亦飞,只见她神情冷淡,不禁未对她投以感激的目光,甚至就连瞧她一眼都没有,心中不觉又暗骂起来。

  一波方平,一波又起。慕容晟与花亦飞正欲行三拜之礼却又听得一人厉声喝道:“花亦飞与广寒宫为害武林可以撇清关系,但与嫣花笑屠杀江湖同道却难逃干系!”

  此话出口当真犹如巨石投水,短时掀起轩然大波,全场复又躁动起来。众人闻之无不变色,悚然大惊道:“‘她与嫣花笑什么关系?”

  嫣花笑成名已有数十年之久,命丧她手之人无一不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人物。群豪自然不会联想到最多不过二十的花亦飞会是嫣花笑,只因十年之前她最多不过是个十来岁的小丫头,无论如何都不会是那些死者中任何一人的对手。

  在群豪疑惑之际,一个面如青铜,浓眉虎目的铁汉自人群中站了出来,只见他长吸一口气,微颤的声音中带着切金断玉般的坚定道:“嫣然浅笑,魄散魂销的嫣花笑便是她!”话间食指分毫不差的直指花亦飞,语意坚决,不容置喙。

  此言一出就连叶明珠扬子龙都震住了,震惊之色尽现于表,慕容晟虽面色沉静如故,心中却已是波涛澎湃,再看花亦飞冷漠依旧,似乎眼前发生的一切跟她毫无半点干系。

  那汉子见四下寂然,转身一揖,仰天悲叹道:“在下洛阳积累帮帮主何致远,家父何有为于去年八月十五惨遭嫣花笑毒手,各位叔伯兄弟江湖同道想必早有耳闻……”

  群豪纷纷响应道:“确有耳闻,只是嫣花笑为祸武林已十年有余,数十年来各门各派派出探查嫣花笑底细的人不计其数,均不得其果,却不知何帮主是怎样查出这惊天绝密的?”

  何致远惨然道:“去年八月十五我与家父正在书房之内的密室中商讨帮中事务却听得书房异响,家父闻声而出,而我依旧留在密室内。密室与书房本就有暗孔,在密室内可将书房事务观察的一清二楚。她走进书房的那一刻我清楚的瞧见她的容貌,当时我并不知道她所为何事,只听得她与家父寒暄几句,说了些无关紧要的话便匆匆离去,我见家父久未返回密室便出来瞧,怎知他老人家已经…已经惨遭毒手!”

  众人对此事虽是将信将疑,但瞧她那神色不似作伪,不禁问道:“既是如此,那你当时为何不出来救你父亲?”

  何致远黯然道:“嫣花笑的绝技便是她那神秘莫测的一笑,谈笑间杀人于无形,我又如何阻止得了,更何况直至她离去我都不曾发现家父的异样,又怎知他已为她所害?”

  这时又有人问道:“如此说来,你是见过嫣花一笑?那为何你却好端端的站在这儿?”

  何致远黯然道:“只因当时她背对着我,因此我并未瞧见她那嫣花一笑…”他语声微顿,厉声接道:“但她的容貌我却记得清清楚楚,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她纵是化成灰我也认得出来!”他语声越来越激愤,众人见他郑重其事,不似作伪便不再置疑,异口同呼道:“手刃嫣花笑,为死去的英雄豪杰报仇,为武林除害,手刃花亦飞……”

  喊杀之声呼天抢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洛阳五雄的门人弟子以及往日惨死在嫣花笑之下的各大门派弟子已纷纷冲上前来,抽刀拔剑将慕容晟与花亦飞团团围住。

  众人锐利的目光都集中在慕容晟身上,看他得知自己即将娶进门的新夫人竟是杀人无数的女魔头会作何反应,私下自然也希冀着他能大义灭亲,为江湖除害,亲手杀了这个武林公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