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雪儿见无人言语,娇笑接道:“诸位瞧瞧我这群姐妹多善解人意呀!深知但油炸,冷冻不能满足大家的食欲,还换了许多花样。回头瞟一眼冰凌目中尽是赞许之色道:”这冰冻贼眼弹性不错。“

  冰凌颔首指着另一只碟道:“这醋溜猫耳韧性更佳!”

  “是么?”雪儿含笑将象牙筷递到冰凌手中道:“来将这些菜肴一一为在场的诸位介绍一番,至少也报上菜名呀!”

  “是!小姐!”冰凌接过筷子,一一报上菜名:“这道是‘清真狼心’这道是‘水煮狗肺’这道是‘爆炒猪肝’这道是‘凉拌鸭舌’这道是‘烤驴脸’这道是‘炖羊蹄’这是‘大嘴巴烧饼’这是‘小心眼烤馍’,还有最后一道是‘薄皮儿花馅儿小笼包’”她放下筷子拍拍手又笑着接道:“全身上下都派上了用场,无一浪费,诸位还满意吧!”

  她语声虽是悦耳动听,但在别人听来倒像是幽灵鬼鸣,令人闻之不禁毛骨悚然,冷汗淋漓。

  在场之人虽都是江湖中人,过的也都是刀口舔血的日子,但剥皮抽筋的事儿只怕还从未干过,更何况烹饪成菜呢?

  叶明珠早已看不下去了,双目紧闭,全身已因恐惧而起了一阵痉挛,听到最后一句时再也忍不住张口呕吐起来。这些日子以来她一直活在痛苦的折磨之中,本就未进多少东西,此时一阵狂吐,几欲将肠胃一齐吐了出来,最后虚弱的倒在燕归来的怀中,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燕归来静静的瞧着她,冷漠的目光终于缓和了些,露出了一丝怜惜,待转向雪儿之时目中不禁又是一抹冷酷之色。更射出尖锐的利芒,似要将她射穿。

  不待他开口雄霸天已怒喝道:“再说一句,本座定将你宰了做成人肉丸子喂狗!”

  雪儿打了个哈欠,伸伸懒腰,瞥了雄霸天一眼,道:“雄爷火气太大…”话间又瞟了瞟自始至终都未发一言的慕娉婷,而慕娉婷似已陷入了沉思,竟未觉察。

  但她这一个小小的动作却落入了扬子龙的眼中,他心中一惊,脱口提醒道:“娉婷当心!”话音未落,雪儿身子已如游鱼般游至慕娉婷跟前。慕娉婷大骇之下急退两步,雪儿却已掠回原地,只不过手中多了个橙黄的鸭梨。

  “你…你还我!”慕娉婷急呼道。却见雪儿咯咯一笑道:“慕姐姐莫生气,暂借!”话间飘至雄霸天跟前,甜甜地道:“吃个鸭梨,去去火气!”

  雄霸天怒瞪双目,射出一道慑人的异彩,还未动作雪儿已脚下生风,滑退几丈道:“不要打我!我是好心的!”

  雄霸天冷哼一声道:“今天是明珠大喜之日,本座不想杀人!”

  慕娉婷已嚷嚷道:“这下该还我了吧!”

  雪儿闻若未闻,欣喜的收回鸭梨,已有垂涎三尺之感,若不是面纱掩饰,只怕馋样早已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倒真似个不谙江湖事的娇憨小姐,哪能与那抽筋剥皮的恶毒女子联系起来?

  只听她那娇滴滴的声音传来道:“只不过一个鸭梨罢了,何苦如此激动呢?”话毕并不理会那群怒不可遏的强敌,只微掀面纱,轻咬一口鸭梨,细嚼慢咽起来。

  梨汁儿顺着粉颈滑落,与方才含愠呵斥下属的情态判若两人。只听她嘻嘻笑道:“味道不错,只比家里的差那么一点儿,不过勉强可以将就了。”

  “妹妹家还有比这个更香甜的鸭梨么?那送我一些可好?我好爱这口了。”慕娉婷一脸娇笑的凑了过来,以商量的语气问道。

  雪儿喜道:“那姐姐可算的雪儿的知己了,既是知己,雪儿又怎会吝啬几个鸭梨呢?”

  慕娉婷一脸欣喜道:“那姐姐就在此谢过了!”

  雪儿娇笑道:“姐姐何需客气呢?咱俩谁跟谁呀!是吧!”

  说完又咬一口,一把勾住慕娉婷的脖子将鸭梨送到她嘴边。

  慕娉婷顺势咬了一口,乐滋滋地道:“嗯!咱俩的关系坚如铁,硬如钢。”一张口梨汁喷了雪儿满面,她挤挤眼抬头揉了揉,道:“瞧你那小样儿,简直一小馋猫。”

  慕娉婷一把扯过雪儿宽大的衣袖擦拭着沾满梨汁的小嘴道:“嘻嘻,你也好不到哪儿去!”话间却拈住了雪儿的面纱。还未及扯下,雪儿却似早已料到,中指轻弹便将慕娉婷的手震了开去。

  她嘻嘻一笑道:“慕姐姐,好奇心切莫太强,免得吓坏了自己!”言语间慕娉婷已腾空而起,直向雪儿飞射而去,口中却娇笑道:“姐姐生性胆大是吓不倒的!”

  雪儿飞身而起轻盈避过,口中却道:“那姐姐便来瞧吧!只是只能给你一人瞧。”

  慕娉婷微微一笑,一双玉手已朝着雪儿的胸口拍去,武功套路竟是江湖罕见的套路。雪儿身形一闪,险险避过,道:“你动真格呀!如此多伤感情呀!“

  慕娉婷笑道:“妹妹此言差矣!姐姐这是在跟你培养感情呢,正所谓不打不相识,而你我则是不打不相知!“

  雪儿皱眉道:“姐姐这话这话雪儿可听不大明白,这样打打杀杀的又岂能培养感情?“

  慕娉婷道:“能不能培养一会儿便可见分晓。“言语间已攻出四五十招,已有些微微喘息,别说沾到雪儿的面纱,就连衣边也未能碰着。

  她脸上虽还挂着笑,心中却是又气又恼,本想与她过几招探探她的套路,猜猜来历,但那雪儿竟似看出了她的意图,硬是把各门派的武功都使出了一两招,还有模有样,繁杂的无从辨别,当下急退几步,喘息道:”不玩了,我可不能因一时的好奇断送了性命!”

  雪儿银铃般一笑道:“姐姐真会开玩笑,雪儿怎么伤的了姐姐呢?”

  慕娉婷喘息道:“妹妹手下留情,姐姐却怕自己累死,我可不愿成为别人的下酒菜!”

  雪儿摇头笑道:“下酒菜?”语声突顿似是想到了什么,转身道:“冰凌,排骨呢?”

  冰凌忙回道:“回小姐!排骨还差一道配料,无法成菜!”

  雪儿好奇道:“哦?是何配料?”

  冰凌回道:“已成形的胎儿剁成肉泥,撒些盐巴与烧碱,待其腐蚀之后放入铜锅之中煮他个三天三夜,直到熬成汁儿,再淋在排骨上,如此一道鲜美滑嫩的鲜酱排骨酥便已成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