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亚特斯的蓝色蔷薇
作者: 应宓
字体: 特大
颜色:          

  很明显,我的小强体质和超级强大的愈合能力根本不允许我手臂上坑坑洼洼的伤超过十天才愈合;也多谢嫂嫂她的美容师,几天后,我的手臂连疤痕都没剩下了。

  虽然出了件大事,但嫂嫂早在几个月前筹划的浴袍派对还是按时进行。

  “琉勒,今晚的派对准备的怎么样了?”提起工作包正准备出门的我就刚刚好想起了这件事情。

  “殿下,琉勒办事你还不放心吗?”琉勒笑眯眯地蹭过来,因为穿着抹胸连衣裙而裸露的手臂趁机缠上我的腰,“那当然是准备好了……”

  我干笑了两声,借着背背包的空甩开了那两条咸章鱼爪子,“海水系统呢?”

  “都准备完毕了。”琉勒还是识时务的,知道我上班快迟到了,也不再多纠缠我,于是顺势解放了我的腰。

  “嗯,很好。”我满意地点了点头。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说的这声好是因为想要赞扬派对的准备工作,还是称赞琉勒肯自动自觉地放开我。

  嫂嫂的这个浴袍派对,请了岛上的很多贵族,据说还有多维亚特斯王国周围的小岛上的有钱或者有身份的人物。所以说,这次的派对派头十足,不能够弄砸。

  我转身上了车。这次的车子不是玛拉成年礼之前哥哥送给我的那辆小型跑车,而是我亲手设计,最后还是由哥哥买单的袖珍型量身定做的小篷车。这种看上去不过是敞篷车安装了一个袖珍阳篷,但它却比其他普通的跑车多了两个功能——上天和下水。

  要到外岛上的机械组上班,当然是要——游过去啦!我按下左手边的一个按钮,小车底迅速膨胀,倏忽张开了一张气垫,就这么冲下了海——相比起再多走几公里的路经由跨海大桥过去,我这种懒人还是宁愿选择短路径。

  傍晚下班的时候,我意外地发现基斯居然来接我了。他那辆银色酷酷的跑车靠在机械组大门左边的老橡树下。今天的基斯,穿着又是随意的让女孩子尖叫。一件敞怀的宝蓝色衬衫随风翻动,衬托得胸前肌肤润泽如玉。我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颈下。天,我一个花季女孩子都没有那么玉质的肌肤!

  “小蕾,过来。”基斯微微笑着朝我招了招手。我走过去看着他,然后抬起下巴示意了一下停车场的方向,“今天我是自己开车来的。”

  “明早我再送你回来。”他身子前倾,在我下唇吻了一下。

  我邪笑一声,飞快地伸出舌头在他吻我的唇上舔了一下,在他瞬间石化的时候,迅速钻上了车,顺便无辜地摆了摆手,“喂,司机大人,应该开车了。”

  基斯反应了过来,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才发动车子。我不由得窃笑起来。

  怎么觉得,基斯瞪我的那一眼,有些狼狈呢……

  夜晚八时,多维亚特斯王宫。

  临近花园的偏厅被大肆改造了一番。气垫堆成了盛着咸海水的池子,天花板装上喷洒海水的吊饰,宽大的玻璃门大敞,庭院里的蔷薇香气混杂着泥土的芳香一起涌入蒸腾着海水气味的偏厅。

  这是多维亚特斯王国的王妃格雷格斯·伯内茨的浴袍派对。

  我穿着宽松的浴袍坐在一边的藤椅上,享受着我最爱的鲜榨柠檬汁,耳边是不太疯狂的摇滚,眼前是一片五颜六色的浴衣。我因为是搞研发的,不喜欢太过热闹的地方;但这次不知为什么,我心情很好,居然开始不讨厌这么吵的场景,为什么呢……

  我莫名其妙地又想起了傍晚时候的那个……

  “米拉姐姐,我们去玩那个!”手臂被玛拉猛地抓住,我迫不得已地连忙放下果汁,踉踉跄跄地跟着她跑上复式的二楼。

  二楼和一楼的连通,除了两座环形楼梯外,还有一个白玉石的大滑梯。泵水系统把海水泵上二楼,海水经墙面滑下,汇聚到滑梯前,已经是比较浩大的水势了。掀着白浪的流水旁边,准备了气垫,模拟冲浪——这是整个派对中,嫂嫂最得意的构想。

  “米拉姐姐,快点!”玛拉兴奋地抽出一张气垫放在水浪上,学着前面玩的那些人一样趴在气垫上,顺手扯扯我,我就毫无雅态地摔倒在气垫上。“哄”的一声,伴随着巨大的水声和玛拉夸张的尖叫声,气垫载着我们两人被冲下了白玉石滑梯。

  “趴着不好玩的,玛拉。”我在气垫上坐了起来。

  “诶?”玛拉飞来了一个“不然怎么样”的眼神。

  “当然是站起来再冲下去。”我挑挑眉,双脚往气垫上一蹬,一跃,双手抓住天花板上的吊灯,像个单摆一样飞上二楼,抽出另一张气垫,跳了上去。气垫随即被雷霆万钧地冲下了一楼。那个感觉——真的好像是在冲浪。

  “哇!”玛拉惊叫一声,首先鼓起掌来。然后多米诺骨牌效应,四周穿着浴袍的宾客都鼓起掌来,顺带惊呼几声。我在气垫上优雅地行了个屈膝礼,走了下来。

  “小蕾!”听到有人叫我,我循声看去,一个身着灰绿色浴袍的男子朝着我点头,示意我过去。

  “戴茨!”见到老朋友,我心里是挺高兴的。戴茨和我,不管是情人关系,还是纯粹的朋友关系,我们都是亲密的——那是从五岁开始就签下的缘分,作为青梅竹马的缘分。

  许久未见,他看上去比之前更沉稳了一些。我也多少了解到,他一手创立的诺奇芬在搬进望海双塔草坪公园旁边的大厦后,在市场上的地位顿时一拔万丈。以前他创业时亲口说过他不会使用忒瑞司家族的财产时,我还觉得那只是初出社会的青年不切实际的凌云壮志。想不到,戴茨他真的凭着一己之力,顶起了多维亚特斯商业的半边天。

  我张望了一下,见他未携带女伴,于是调侃他一句:“怎么,未携女伴的总裁先生,还在屈尊单身等着本小姐回头?”

  戴茨的眸子转了转,伸手扯住了我的右手,那枚蓝钻银戒俏皮地缠绕着我的尾指。他攥住那枚银戒,“怎么,多维亚特斯美丽尊贵的公主殿下,还在等着我再次追上来吗?”他的笑容开始出现了点戏谑的味道。

  “好了好了,不玩了。”我哧的一下就笑出了声,顺便拽回我右手的小手指。与此同时,我好像感觉到我左手的小手指又被抓住了。“姑姑,姑姑,陪我玩……”那扯我的手指的力道是向下的,所以我很自然地低头望去,可爱的就像一个和式饭团的凯尔特正拉着我的手指,眼睛瞄着二楼,渴望得像小鹿一样晶晶的亮。

  我奸笑一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起凯尔特往戴茨肩上一放,一边温柔和蔼地微笑:“乖,凯尔特,让戴茨叔叔陪你去玩好不好?”

  凯尔特皱着眉,抓着我小指的手硬是不肯放,坚强坚定地撇嘴:“不要!”

  我错愕了一下,尴尬地瞥了戴茨一眼。戴茨正一脸玩味地看着我。我放低语气,尽量温柔地哄着凯尔特,“小凯,告诉姑姑,为什么不要和戴茨叔叔一起玩?”

  “戴茨叔叔是个男的!”凯尔特委屈地眨眨眼。

  轰……我嘴角一连抽搐了好几下,怨念陡生。哥哥啊哥哥,你的基因遗传也未免太好了吧,居然把你的花花公子好女色的特殊基因全都传给你儿子了……

  我眼珠转了转,向着凯尔特谄媚地笑了两声:“凯尔特,戴茨叔叔这是要去找漂亮的姐姐一起玩哦,凯尔特真的不去吗?”

  “去!”凯尔特眼睛顿时发亮了。我舒了一口气,双手抱胸,带上一脸看好戏的笑容,看着戴茨绅士的微笑逐渐僵硬。

  “戴茨叔叔,我们快去吧。”凯尔特明显处于极度兴奋的状态,不由分说地就拉着一脸无奈的戴茨就往美女多的地方钻。

  胜利的欢乐和孤独的郁闷中和掉了,我耸耸肩,回到我原来坐着的那张藤椅上,继续喝刚才放下的柠檬汁。没多久,我忽然又听到了一个叫我的声音:“米拉殿下,能有幸请您和我共舞一曲吗?”一个很年轻很好听很陌生的声音。

  我转过头,正好见到一个蓝发蓝眼的年轻男子,长得——很不错!我把手伸过去,借着他的力藤椅上站起身,“荣幸。”

  这次嫂嫂设置的舞蹈并不是优雅的交际舞,而是比较热情开放的沙滩舞,这也是我最熟悉的其中一种舞蹈,我没有理由拒绝。于是我跟着他走到临近大门的模拟沙滩上。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跟女士跳舞不通报姓名是很不礼貌的哦。”一曲下来,我朝他挑挑眉。

  “尼古拉斯·赛特尼·厄内多瓦斯·米西米多拉尔。”他微笑地停下舞步,在我手指上礼貌性地一吻。

  我的脸一抽——好长的名字。

  “是帕格岛的亲王殿下吧?”玛拉倏然响起的声音吓了我一大跳。我瞪了她一眼,这丫头什么时候走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