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就在这时,一道佝偻的身影上了车,慢腾腾的从骆方身边擦过,坐到了巴士最后面的一排。

  “姜婆婆怎么来了?”骆方纳闷,“难道她也要和我们去执行任务吗?不看守小镇的大门了?”

  这位姜婆婆就是骆方一家人第一次来小镇时,引领他们到住宅的那位脾气古怪的老婆婆。后来骆方才知道此人姓姜,至于叫什么名字却不知道。虽然姜婆婆脾气古怪,但骆方遇见了她都是礼貌问好,这位姜婆婆也不说话,每次都只是面无表情的点点头。

  随着巴士绝尘而去,出去执行任务的异能者家属们也纷纷散去。骆祥云一家三人与温茂并肩走回了小镇,冯春然嘴里说着感谢的话,而温茂则是不在意的摇着手,不时哈哈大笑……

  出了古芬德区,前方道路逐渐崎岖,巴士在山路上不断颠簸着。

  一路上,骆方总觉得狄同和朱乐不对劲,特别是朱乐,平常话挺多,特别是在坐车这种枯燥环境中。可是现在却是一声不吭,连看自己的眼神也是透露出一丝敬畏。

  骆方明白,一定是这两个小子知道了自己是少主的身份,对自己的态度也改变了,不敢像平时那样与自己胡乱开玩笑。

  “这样可不行!”骆方眼光投向狄同二人,暗忖:“不然以后在一起执行任务时,这两人都这样,任务也会执行不下去!”

  想到这,骆方用手肘碰了碰一旁的朱乐,朱乐冷不丁被骆方碰到,浑身一颤,对骆方嘻嘻一笑却并没有说话,而是不停摸着自己鼻子,一副不敢得罪骆方的表情。

  “靠,你们怎么了!”骆方埋怨道:“我又不是怪物,一副怕我吃了你们的模样。我们是兄弟,兄弟之间就没有什么地位高下之分,你们重不重这份情,不重就拉倒,当我没说!”

  骆方说完,装作生气的撇过了头去。

  此时,狄同小心翼翼道:“少……不,骆方,你说的可是真的,你把我们当兄弟?”

  朱乐也睁大眼睛看着骆方,显然也期待骆方给个肯定的回答。

  “那是当然!”骆方大声道,一甩手,把自己的令牌扔给了朱乐,口中道:“你不是很好奇吗!给你,尽管看,什么时候看腻了什么时候再给我。”

  “真的!我看看。”朱乐对骆方这块令牌垂涎已久,慌忙双手捧着,眼睛都快鼓了出来,又掏出自己的令牌与骆方的令牌仔细对比研究着。

  狄同也哈哈大笑放下心来,一伸手搂住了骆方肩膀:“对嘛!我说我不会看错人的,这才是我们的好兄弟!说实在的,我还怕你是那种知道自己身份不一般了,就趾高气扬的人。老哥我猜错了,哈哈!”

  三人敞开心扉谈笑起来,朱乐终于发挥出了耍宝的绝活,一路上一车人被朱乐逗得捧腹大笑不止。

  巴士并没有开进蒙特利尔市,而是直接绕过城市,驶进了郊外机场。到了机场后,骆方与狄同、朱乐三人和其他异能者在机场分开,骆方等人乘坐了一架专用小型飞机直接飞回了中国。

  飞机上,骆方靠着椅子闭目养神,心中却难以平静。

  “趁这次执行任务的机会终于可以回国了。任务上说,我们保护一家姓皇甫的。这皇甫家一定很有钱,而且可能惹上了什么仇人,不然不会要求联盟给他们提供保护。”

  “嗯,这宁洋市离衡远市有点近,不知可不可以抽空回去看看张羽花他们,还有语心!他们应该上大学了,不知在哪儿上?”

  骆方睁开了眼睛,一时之间思绪万千,想来想去,心中却只是浮现一个淡淡的身影——萧语心。

  “不知语心怎么样了,还过得好么?”

  出了机场,骆方三人靠在一起,眼睛紧盯着通道外站着的人群。

  这时,朱乐捅了捅骆方,眼神示意前方:“你们看,那就是迎接我们的人,和联盟给我们照片上的人一模一样。”

  骆方和狄同顺着朱乐目光看去,只见一个身材高大的圆脸中年男子正看着他们,不时又低头看看手中的照片。

  等骆方三人走近后,那男子一脸微笑,低声道:“请问你们是否联盟派来的?”

  “对!”骆方点头,“我是骆方,这是狄同、朱乐。”

  “对了!就是你们。”男子高兴道:“我叫皇甫济,三位请跟我来,我已经在外面备好了车。”

  骆方三人跟随皇甫济快步走出了机场大门,上了一辆银白色的奔驰车,车子缓缓启动驶向了市区。

  宁洋市是一座人口超过300万的城市,比衡远市要大很多很多,金融、教育、制造业、出口业都非常发达,有“小上海”之称。

  一路上,皇甫济在车内向骆方三人详细介绍了宁洋市的城市建设,又重点介绍了皇甫家族。

  这皇甫家族在宁洋市可谓财力雄厚,权势滔天,建立的皇甫集团主要经营钻石业务,所开的珠宝店遍布全球,在当地的黑白两道都吃得开,被称作“皇甫世家”。而皇甫世家的家主皇甫弘,是宁洋市第一首富,资产上万亿美元,是一个跺跺脚宁洋市就要地震的人物。

  在行驶了一个多小时后,奔驰车来到一座纯白色、造型别致的大型别墅前,别墅前方一个圆形花圃,花圃旁两条一百多米的车道直通别墅区的进出口。

  待外面的电子门缓缓打开后,奔驰车沿着车道开了进去,到了圆形花圃的一边减速停下。

  骆方三人下了车,拎着行李跟着皇甫济走进了别墅,一路穿过大厅,七弯八拐又从后门穿了出来,来到了一片环境优美的人工湖旁。湖面上片片荷叶朵朵荷花随风摇曳,湖的上方架有几道木桥直通八方,而湖的中间竖着一座白色亭台。

  此刻,亭台内一位白发苍苍,慈眉善目的老人正坐在轮椅上,静静地盯着湖中荷花。

  骆方三人在皇甫济的引领下,径直穿过木桥来到了亭台内。

  亭台正中摆放着一套雕刻精美的红木桌椅,白发老人背对着骆方几人静静的看着湖面,像是没有注意到他们在身后,轮椅被一名护士模样的女子伸手扶着,此刻这名护士正转头对骆方等人甜甜的微笑着。

  “爸,他们已经来了。”皇甫济恭敬的站在白发老人身后,轻声细语道。

  白发老人像是从无尽的回忆中被惊醒,闻言抬起头来,指示身后护士把轮椅转了过来。

  待看清骆方三人后,白发老人露出了慈祥笑容,苍老的声音嘶哑道:“你们是五洋联盟派来的狄同、朱乐和骆方吧!这段时间就要麻烦三位了。”显然这位老人在之前已对骆方三人的详细情况做足了功夫。

  狄同和朱乐看向骆方,显然已经把骆方当成了主心骨。

  骆方见状忙道:“不麻烦,我们应该的。请问您就是皇甫世家的家主吗?”

  “对。”老人点头,“我就是皇甫弘。这是皇甫济,是我大儿子,想必你们已经知道了。”

  骆方三人点头。

  白发老人皇甫弘又道:“我已经老了,黄土也差不多埋到脖子了。这几年的生意都是由我大儿子皇甫济在一手打理,一直顺风顺水。你们也知道我是做钻石生意的。就在前几天,我们在非洲开设的第二十三号矿场内,挖出了一颗重达3792克拉的钻石,这颗钻石形状像是一只人眼,透明中略带些许白色,我们暂时把它命名为‘女神之眼’。”

  “女神之眼!”骆方三人诧异,但因为三人对钻石一无所知,所以并不觉得怎样。

  “对!你们要知道,1905年在南非出土的‘非洲之星’也才重3106克拉,而且经过我们测试,‘非洲之星’当时的原钻品质根本比不过这颗‘女神之眼’。”皇甫济对骆方缓缓道来,显然他已经看出这三人中是以骆方为首。

  “哦……”骆方点头,有点似懂非懂。

  “所以,现在麻烦来了!”坐在轮椅上的皇甫弘呵呵一笑,“不光英国的皇室,还有美国、俄罗斯、法国、德国的许多大集团和顶级财团都出面购买这颗钻石。但都被我们一一拒绝,虽然表面上他们没说什么,可私底下就不一定了。所以,我们特地请你们来保护我和我的家人。”

  “我知道你们都是异能者,请你们可是花了我很大的价钱,我不相信还有其他势力会出那么多的钱就为了取得这颗钻石。”

  皇甫弘说这话,显然五洋联盟已经向他索取了很高的雇佣费,但皇甫弘不在乎,他只想家人平安,以及钻石不被其他人抢走就行。

  骆方三人点头,知道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也明白了自己在这次任务中应该做些什么。

  “那……皇甫老先生,你们家族庞大,肯定人口众多,我们三个人怎么保护你们那么多人呢?”骆方问。

  “这简单,我不用你们保护,我现在一般都在家里不出门,再说家里这么多保镖非常安全。”皇甫弘说完,看了看四周。

  在这人工湖的湖岸上,不时三三俩俩走过一些荷枪实弹的保镖,骆方等人进来的时候也早就注意到。而从他们进来时开始,这些巡逻保镖就时不时投来戒备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