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幽静清冷的广寒宫寒星室内,天然喷泉飞溅而起再洒落而下,在天然生成的水道,中迂回流转,泠泠作响,便堪洗耳。

  涧下几株草兰为宫中寒气所勒,此时方才绽开花蕾,散发出一丝丝沁人心脾的花香。

  几滴水珠溅落在花瓣上,滚动两下再慢慢滑落。花亦飞就这样静静立在喷泉兰花之前,而这水珠就如滴滴清泪,滑进她的内心深处,慢慢渗透。

  “咳!”一声轻微的咳嗽将她惊醒,侧面望去。只见花溅泪正捧着心口徐徐行来,目中忧愁满溢。望见她,花亦飞的神色不禁缓许多,柔道:“溅泪,身子又不适了么?”

  花溅泪凄然一笑道:“我这多疾多病的身,怕是挨不久了!”

  花亦飞勉强挤出一丝笑意道:“瞧你!又在胡说,你还要陪我过一辈子呢!”

  花溅泪又轻咳两声道:“我也想,可如今就连妙回春也去了,还有谁能医我这不治之症,保我这将休之命呢?”

  花亦飞心下一痛道:“是我没用,明知有良方却求不得,他…”

  “表姐!”花溅泪截口道:“你将我看成什么人?”

  花亦飞苦笑道:“表姐还不明白你的心么?你又何苦压抑自己呢?心病还需心药医,最终……”

  花溅泪摇头惨笑道:“他连表姐都负了,我又怎敢再奢求?只望表姐日后莫要为了我再提及这个伤心人,否则表姐伤心,我也会备受折磨。”

  花亦飞还欲在说些却闻得一声娇嗲的的语声传来道:“两位姐姐落得清闲,倒教美美累散了骨架!”

  花溅泪强忍疼痛,浅笑道:“我与表姐皆是心如止水,哪像你这风流胚子,瞧见男人便犯花痴!”

  虞美人闻言欺粉赛雪的小脸已羞得绯红,柳眉怒竖,扑了上去不依不饶的在她腋下一阵乱掏,口中直嚷着:“叫你奚落我,我这可都是跟你学的,我若是风流胚子师姐便是浪荡蹄子!”

  花溅泪身子本就不好,那经得住她这般折腾?边逃边求饶道:“师姐错了,师姐是风流胚子,美美是浪荡蹄子!”方说两句便已娇喘吁吁。

  花亦飞见此不由叹了口气道:“雪儿竟有这份闲情看来心情不错,可是捡着金元宝了?”

  虞美人将花溅泪扶至石桌前坐下方回首娇笑道:“那倒不是,只是开心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既无区别何必自苦呢?”

  花亦飞淡淡一笑,却未说话,心中却是黯然的。

  花溅泪微微浅笑道:“是该像你学学!”这时有宫女送来坐垫茶水,虞美人为花溅泪垫上棉坐垫,又取一盏茶送到她手上,笑道:“这个不难,师姐时时想着好事便能开心起来。”

  花亦飞冷声道:“只可惜最近好事没一件,坏事却接连不断!”

  虞美人端起另一盏茶送到花亦飞手上道:“坏事亦未见得就坏的那么绝对!”话间只见一宫女匆忙行来,禀报道:“宫主,属下在暗门抓获一名探子!”

  花亦飞冷哼一声道:“瞧,坏事来了!”

  虞美人嘻嘻一笑道:“探子被抓,这暗门所在就不会外泄,岂非好事一桩?”

  花溅泪苦笑道:“你倒是挺能自己找乐子。”

  花亦飞已道:“将那人带上来!”

  须臾,那探子被押至跟前,见之三人皆是一怔,来人却是慕娉婷。

  乍然见到三人同时出现在眼前,不由惊道:“你们…”

  虞美人咯咯一笑道:“我们三人狼狈为奸,同流合污,今日这秘密被你撞破,管教你有来无回,免得你这张奇巧嘴又满江湖的嚷嚷,破坏我们的好事。”

  花亦飞与花溅泪慕娉婷是熟识的。只有瞧着虞美人似曾相识却又不识,不由怔了怔道:“你是?”

  虞美人娇笑道:“慕姐姐,咱俩关系可是硬如铁,坚如钢的怎么短短数日不见,你就不识得我了呢?”

  慕娉婷闻之恍然大悟道:“原来是你!只是你既知是你姐姐我还要押着我,岂不知这样会伤感情?”

  虞美人笑道:“雪儿虽想以礼相待,怎奈姐姐太过聪颖,故而雪儿不敢冒这个险,更何况…”她话锋一转道:“雪儿并非此间主人,做不得主!”花亦飞并未表态所以她将话锋转到花亦飞身上。

  慕娉婷生性伶俐,如此一说忙转望花亦飞道:“亦飞姐姐,婷儿可没得罪过你,你忍心这样对我么?”

  花亦飞神情冷漠,心下一笑暗道:“嘴倒是挺甜!”

  花溅泪与慕娉婷本是旧交,见花亦飞沉吟不语,只道她要按宫规处置,忙道:“我瞧这奇巧嘴可爱的很,且聪明伶俐,必是个审时度势的人,在这非常时期,说书也必会有所保留,再说我们也可以让她不说的,不是么?”

  花亦飞失笑道:“你们莫不是以为我要将她按宫规处置吧!”

  三人闻言皆是一愕,齐道:“难道不是?”

  花亦飞轻笑道:“正如溅泪所说,她可爱的很且聪明伶俐,如此美好的一个小东西,我又怎么舍得处置她呢?”话间示意宫女将她放开道:“虽然如此,这几日你却得在这儿陪着我们三个,你可愿意?”

  慕娉婷咯咯笑道:“婷儿求之不得!否则也不会冒死前来了。”花亦飞道:“只怕你冒死前来并不是为了与我等一聚吧!”

  慕娉婷巧笑道:“我本该说是特地来看姐姐的,但又不想隐瞒实情,这实情我本也在犹豫讲与不讲的,但姐姐如此宽容待我,我不说便会过意不去……”

  虞美人已截口道:“如此姐姐是要实言相告喽!”

  慕娉婷颔首道:“我自雄霸天那儿得到消息,已派大批人马前来意欲一举捣毁广寒宫,故而前来相告。”

  花溅泪与虞美人闻之不禁一震,花亦飞道是显得冷静许多,冷笑道:“如此你是也知道他的计策了?”

  慕娉婷点头道:“他不知用了什么法子竟让扬子龙相信了武林各大门派失踪的高手都被广寒宫的慑心术控制,并囚禁,还说沈大哥因叶明珠不肯与你重修旧好又不舍得伤你所以被你打成重伤,下落不明,挑唆他来救沈大哥以及被囚禁的武林同道,并派了明德,玉堂二使带雄霸天最得意的杀手锏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前来相助。也不知道他脑子进水还是怎地,竟然信了雄霸天的话,上一次当不够还来第二次。我担心劝他不成反倒暴露了自己,便暗中跟踪却听得另一个消息说是雄霸天还派了一千精锐做后援的消息。”

  花亦飞冷笑道:“他原就不是个聪明的主儿。”

  虞美人已忍不住问道:“他打算何时出动?”

  慕娉婷道:“已兵临宫外,只待夜幕降临便于行动。”

  花亦飞闻言,面部表情终于有了变化,微微动容道:“已兵临宫外我方眼线却至今未报,看来是安逸日子过惯了。”

  慕娉婷阅人无数,见她神色,便知她怒火正旺,许是下一刻便要要她线人的命,当下心中一紧,连连摇头道:“非也非也,姐姐若这般认定并罚她们可就真冤枉她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