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琴师的无家可归
字体: 特大
颜色:          

  “这次看来是相当成功的呢!”

  我只是愣在了原地。

  其实并不是因为那堆复杂又夸张的机械传动装置,我吃惊的东西,是透过那扇被百叶窗藏住了窗户,看到的那台巨大的装置。

  暴露着无数如输油管道般电气管线的一台造型扭曲的机械。

  有着巨大天平般的外形,就像是胡乱地把部件拼凑起来而完成一个荒诞的实验装置。不过,我却记得似乎以前的在什么时候的什么地方就亲眼看到过类似的东西。

  “这个……装置!为什么这个东西、会在这里……?!”

  就在我身旁的嵩月目瞪口呆地倒吸了一口气。这个反应在正常不过了。因为这是一个肯定不可能存在于这里的装置。因为在“二周目世界”里,它已经被爆破了,由我们亲手破坏的。

  “这可是小妮娅特别准备的哦。当初她答应参加机巧魔神设计与制造的条件,就是要我们也同时完成这样的装置呢。”

  律都小姐做着这样的说明。

  这个东西,就是曾经阿尼娅的姐姐——克里斯汀娜?佛蒂娜所研究,由加贺篝隆也完成建造的魔术装置试作品。一个将庞大的魔力和“噬运者”的精度操作能力相结合,能将机巧魔神内部封印着的“副葬少女”解放出来的装置——

  “‘副葬少女分离器’……”

  “就是它呢。使用这个装置的话,就可以将被封印在机巧魔神中的水无神操绪解放出来。操作这个装置的条件,就是‘噬运者’的精确操控能力,和另一个能提供庞大魔力的‘恶魔’。不过,这些条件对现在的你来说,正好完全具备呢。”

  号称“最强”的恶魔——潮泉律都的这一席话,我只是呆呆地听着。

  世界上唯一的,能将机巧魔神中的“副葬少女”解放出来的装置。只要有这个“分离器”的话——

  “……操绪就能重新复活……吗?”

  “正是如此,智春。只是……”

  “噬运者”的少女,浮出一脸似乎很痛苦的表情,向我宣告着。

  不过,律都小姐代替了她说出了后面的话。

  “你将失去作为‘演操者’的能力,再也无法返回‘二周目世界’了。”

  她的话语,就像扔来的一个大锤砸到我的头上,让我稍微有了点头晕目眩的感觉。

  这个世界,已经是最后的希望了——我不禁想起了律都小姐之前说过的那句话。

  如果我选择留在这个世界里的话,基本上就是在事实上选择了世界的毁灭。为了防止世界的灭亡而被传送到了“二周目世界”里去的机巧魔神——“钢”,也已经被夺去了。而且,将“钢”夺去的塔贵也本人的目的,也并不是想拯救世界。

  “我并不想强制让你做什么。是选择救出水无神操绪,一起生活直到世界的毁灭;或是选择牺牲她,返回‘二周目世界’——这个抉择由你自己来做吧,夏目智春。”

  律都小姐静静地向我宣告的,是多么温柔,而同时又多么残酷的话语。

  是选择牺牲操绪还是选择牺牲世界呢,她的话就这样把我推入了一个进退两难的深渊。然后就是,无论我作出的是个什么样的选择,也请自己为此负好责任。

  这是个多么沉重的选择。对只是一个无力的高中生来说,这样的选择既太过荒谬,也太过重大了。而且真要说的话,这个东西本身就根本谈不上是个选择。就算是能让操绪复活,如果这个世界本身都灭亡了的话,那她和已经消失了又有什么区别呢?尽管如此——

  “尽管如此,我——”

  就算如此,我也要用尽自己的毅力,作出属于我的选择。就算是世界毁灭了会被永远诅咒的话,那份罪恶也只要由我一个人来背负就够了。这个和操绪并没有什么关系。她并没有任何的罪恶,她也并没有任何为了整个世界就不得不牺牲自己的理由。因此,我——

  “——我有异议!”

  就在我正准备作出个人决断的时候,突然窜出一个清脆洪亮的声音,将我的话完全掩盖住了。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完全不合场景的、不带着一丝紧张感的声音。并不是在场的任何一个人的声音,不过却又那么令人感到怀念。

  “老师,把这么重要的选择就交给小智一个人来决断,我觉得是很不妥当的哦!毕竟他是个就像是点牛肉盖饭时要大份还是普通啊、自动售货机前选哪种果汁啊、去唱歌时选哪首歌曲啊之类的蒜皮小事都会犹豫半天下不了决心的、优柔寡断的没主见小子嘛。”

  “啥……?!”

  你在说谁没主见呢!我不禁哑口无言了。何况点牛肉盖饭时犹豫半天那件事情绝对不是因为我本身优柔寡断,而是碰巧那天没有带够零用钱——呃,连这种事情都知道,你到底是谁?

  惊讶地俯视着我的,是一位漂浮在空中、身材苗条的少女。

  一位全身半透明的、总让人觉得缺乏现实感的美少女。那对情感丰富的大眼睛,格外地焕发着生机。她就是曾经是我青梅竹马的那位自称“守护灵”——

  “另一个当事人的意见,不好好听一下怎么行呢?”

  满溢着不知从何而来的自信,水无神操绪似乎很愉快地绽放开了如花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