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青木鼎原来是上一世师傅的器具,羽墨曾见过师傅用过这个鼎制炼过一些法器倒也略有些心得。

  目光落在一边熟睡的小东西上,羽墨温柔的一笑,你将是第一个让我愿意为你一个人制炼衣服的人。

  从灵戒中找出一些需要的材料,有冰蚕丝,这可是顶级的冰属性炼器材料一般是用来制炼一些高级防具的,还有两颗水灵石,这是用来制炼水属性武器必不可少的东西,灵石的品质越高,那么制炼的成功就越高。而羽墨此次拿出来的是两颗中等的水灵石,他上一世的师傅的所有的材料都放在灵戒里送给了羽墨,里面的灵石倒不少,不过中等灵石却绝对不多,不过羽墨倒对灵石之类的没什么概念,用起来也不带一丝心疼,如果让天火这些懂材料的修真者看到的话,不知道会不会气个半死!一颗中等灵石天火可是珍藏了几百年还舍不得用,而羽墨这败家子一次就拿出了两颗,而且只是为了给人制炼一件衣服!

  一般制炼一件防具必须要有很多的材料,所以羽墨也就拿出一些制炼衣服用的材料,比如一些装饰之类的也是拿了不少。

  材料准备完毕,这次就只开始炼器了。

  目光落到青木鼎里,羽墨手一动,鼎盖瞬间飞出,一种种的材料被羽墨甩入鼎里,羽墨在倒也见过师傅练过一些器物,所以对这次只是为了用来穿的衣物,羽墨倒也得心应手,材料甩入后,羽墨的手一转一朵火红色的火焰出现在手中,手一挥,火苗落入鼎里,开始淬炼出材料中的精华部分。

  这一淬炼足足用了羽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直到一个小时过后,羽墨才开始倒入一些比较珍贵的材料,比如:冰蚕丝之类的。

  淬炼冰蚕丝等物又用了羽墨两个多小时的时间,直到差不多的时候,羽墨才开始在脑中翻找一些比较好看的衣物,并且根据小家伙的身材进行了一些修改。

  过了不久,羽墨仿佛找道了想要的形状,开始认真的塑形!

  冰蚕丝是属于冰属性的材料,所以对火焰有一定的抗拒,还好羽墨的火焰是一种玄火所以在塑形的过程中也没出现多大的反抗!

  看着鼎里慢慢成型的材料,羽墨突然灵机一动,如果在这材料中雕刻上防御法阵会怎样?想着,羽墨倒也有些兴奋,他对4品阵法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了,所以他也有些想试试自己的阵法修为,既然如此说做就做!羽墨感觉了下自己身体里面剩余的灵力,不由的一笑应该够用了。对于水灵力的属性为问题,羽墨倒也不害怕,有了玄火后,任何的灵力都可以转换成玄火,唯一的缺点就是玄火的威力会下降一些,不过下降后的威力已经足够用了制炼这件小东西了。确定自己的灵力不会出现断层后,羽墨便着手布置法阵了,以他现在的灵力,据他估计大概能布置一个阵法,再犹豫材料中有了冰蚕丝这种坚固的顶级材料,自然也就能承受布置阵法时给它们造成的影响。

  过了一久,羽墨在这由了些雏形的衣物上画上最后一道阵轨,只见衣物开始剧烈颤抖起来!

  羽墨一惊,莫非坏了?他知道如果炼器时,一些较差的材料刻上阵法的话,那么器物就必定会出现颤抖,最终导致爆炸!

  看着这剧烈晃动的衣物,羽墨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过了一会儿,只见衣物的颤抖慢慢的变缓起来,最终重新落回了青木鼎,羽墨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了下来了,这么看来者材料还是顶得这这一个阵法的。

  雏形已成,阵法也已经刻上去了,最为重要和危险的步骤已过,剩下的也就是要开始最后的步骤,那就是装饰的布置和最后的凝型。

  火苗再次加大,青木鼎里火焰剧烈无比,四周的地板在烈火的影响下已经出现了不小的龟裂了,羽墨的心境平稳,白皙的手把那一个个装饰用的东西扔入鼎中。

  羽墨不知道的是,此刻正有一双冰蓝色的大眼睛盯着羽墨的每一丝举动,静静的盯着。

  鼎里的衣物已经成型,看这样子应该是一件连衣裙,羽墨见状微微一笑,手中一动,两颗中等水灵力便进入了鼎中,这是最后的步骤了,只要把这两颗灵石融入连衣裙中,就搞定了。

  这个步骤也不需要太多技巧,只要把握住火候就行。

  过了不久,羽墨的脸上露出了欣喜,手中一挥,青木鼎里的连衣裙便被收入了灵戒中,收回火焰,青木鼎里的火焰便消散了,最后才把青木鼎收了起来。

  此刻羽墨身体里的灵力已经所剩无几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补充灵力!修炼!

  羽墨突然眉头一皱,一回过神,他有一种被人盯着的感觉,怎么回事?

  四处环顾了下,没发现什么可疑人物,突然羽墨脸色一僵,目光落在了自己肩膀上……。

  “炼器的功力还行。”一声如同九天深渊里传出的声音,让羽墨的寒毛立起,女子此刻正坐在羽墨的肩膀,眉头轻蹙,目光紧盯着羽墨的脸,婀娜妩媚的裸体随意的暴露在空气中。

  羽墨尴尬一笑:“上一次……”仿佛看出了羽墨想说什么,寒冰媚妖一下子就打断了羽墨的话。

  “这里是哪里,还是现在是什么年代了?”出乎意料的,寒冰媚妖扫了羽墨一眼,问了一句不温不火的话。

  羽墨疑惑的望寒冰媚妖一眼道:“这里是修真界中的西北大陆的独罗宗,此刻已经离万宗大战已经有三亿多年了。”万宗大战是修真界里的人都知道的一场战役,据说这场战役就是导致了三亿年来没有一名仙人的主要原因,不过事实如何已经无从考证了。

  “万宗大战?我记得我那个时代根本就没什么万宗大战”寒冰媚妖喃喃道。

  羽墨不由的笑了笑,寒冰媚妖是被镜子的第一任主人所封印的,据镜灵所说,他的第一任主人是在洪荒时代,离洪荒时代,那可不是已经过了多少千亿年了,而这寒冰媚妖应该不会属于洪荒时代的,不过也离洪荒时代不远,但里三亿年前,那可不知道要说到哪个时空去了,所以寒冰媚妖没听说万宗大战是很正常的。

  “你笑什么?”见到羽墨一笑,寒冰媚妖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寒冰媚妖的小脸本来是妖媚无比,而这一黑,就如同快要火山爆发的冰山一般,令人畏惧。

  羽墨干咳了下,他不经意间撇到了地下因为寒冰媚妖的灵压所出现的龟裂,眉头微微一挑,他居然没有感觉到一丝的不对,而寒冰媚妖的灵压的释放对象貌似就是自己,莫非?

  想通了原因,羽墨道:“你处在的时代离现在太远了,没听说也是正常的。”

  寒冰媚妖冰冷的扫了羽墨一眼,寒声道:“夺我身者,我必杀之!虽然我发这个誓的时候你还未出生,但我还是会执行!”说着冰寒媚妖的小掌便往羽墨脖子上盖去,看这肤如凝脂的小手缓缓的靠近,羽墨不敢怀疑这小手的破坏里,如果真被盖上了,那他的脑袋大概不会出现在脖子上了。

  以寒冰媚妖的实力来对付羽墨,自然是容易到了极点,而现在羽墨的身上的灵力已经所剩无几,他想逃也无回天之力,眼见寒冰媚妖的小手离自己越来越近,羽墨不由伸手也向寒冰媚妖抓去。

  “嘤咛,你放开我!”羽墨闭着眼睛,突然听到一声娇吟和愤怒的妖媚声,不由的一愣。自己没事?

  羽墨慢慢的睁开眼睛,只见寒冰媚妖愤怒的捶打着羽墨抓在她手上的手,而羽墨的手已经抓住了媚妖,其中的一根拇指还搁在媚妖的高耸的兔兔上呢,看着媚妖一阵红一阵白的小脸,羽墨顿时笑了。

  “混蛋,你放开我,你笑什么!!”媚妖疯狂的挣扎着,可惜力气太小了,根本就挣扎不了。

  其实羽墨从因为媚妖的灵压让地板出现龟裂,而自己却没有受影响就知道,体兽根本无法对主人形成伤害,在主人的手中,体兽就如同没有一丝反抗能力的小东西而已,不管她的真身多么强大,但一成了别人的体兽,那么她也只能乖乖的服从主人的命令了。也就是说,这小家伙根本无法伤害羽墨,而羽墨却可以命令她?

  “小媚妖,你能变大一些么?”羽墨微笑道,看着那么一位美人缩小成了这么一丁点,这多么破坏美感啊!

  媚妖恶狠狠的盯着羽墨根本不鸟羽墨的命令。

  羽墨不由的一愣,命令无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