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来吧!”赤把半截斩龙负于背,无畏的张开双臂。

  六角道:“我现在不想把命给你,你又不肯放弃,我也不想再杀人了,所以让我废了你的身手好像是最好的解决方法了。”

  赤露出了少有的笑,不过这样的冷笑一样不让人舒服:“只管来试试。”因为这一声冷笑已要了多少的悲伤来换取。

  “好,我会在下一击中咬下你的左手,准备好了?”——这家伙居然提前透招给对方,太过自信了吧!或着它真的有这个势力来骄傲?

  “来吧!”赤倒是一点不含糊。

  等等,他们眼中穿过的那道寒芒,——————————遇水覆冰。————————————-——下一击难道就是………………。

  ……

  丽猛的从雪地中坐起,惊奇道:“我没死。”丽不解的看着胸口的鲜血——鲜血之下并没有伤口啊!

  难道——丽猛然醒悟,原来斩龙刚斩开十精奇时粘有十精的鲜血,赤将它撒在丽身上,同时用剑风将她打晕了。

  丽一咬牙:“可恶的七划,又耍我。”撒开脚丫寻赤的踪迹去了。(你希望他的真的杀了你吗?)

  ……

  六角魔兽吸一口冷气:“那就来了。”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高频声呐忽然从六角口中发,瞬间就令赤头脑一片空白,六角又化为一道银光,呼————得手,————六角已牢牢咬住赤左肩。准确的说,它锋利的牙齿已经贯穿了赤的肩胛骨。

  用的是灭火的那一招吗?空气震荡引起的真空,瞬间的低压抽干了赤大脑供氧,而大脑确氧所引起的眩晕是仍谁也无法应对的。

  暗藏了这样厉害的杀招,难怪它有提前透招的胆量。

  六角暗松了口气:幸好他没想到我有这一招,如果选游斗还是很伤脑筋的。能一次解决最好不过了,现在就撕下他的手臂。

  嗯?等等————。

  六角魔兽忽然露出似乎是要被人解尸的惊恐表情。天是蓝的,地是方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一股脑出现在六角的脑海,一切都让他无法冷静思考,这所有的混乱都源于六角读到了赤现在的感情:——他的感情波动里没有一丝恐惧、惊讶和担心。平静的就像久坐于海边的老人,怎会…………

  多少年了,自己日复一日的研读着世人的感情,那么多生老病死,那么多悲欢离合,那么多阴晴圆缺,……都不在真实了。

  自己牙下的人物,就像是海。是海吗?那是一片血海;就像是山,是山吗?那是一座被藤蔓茎须所缠绕的荒山。

  赤任由六角和利齿咬穿自己的肌肤、触及筋骨。似乎它咬的本就与已无关的东西,带血的右手不紧不慢的在自己的额头画出一朵火云,左手弯曲抱住六角魔兽的头,道:“你再厉害也好,既然是最后一战了,那我乱来也可以。”

  “大坏。”六角一惊,却挣不开赤左手的箝制。

  赤的右手渐渐发出金光,缩为一个光球:“后会有七进化版——后会无期。————————哇,打打打打打打打打打打打打打打打打打打打打打打打打打打打打打打打打打……!”

  轰,七条粗大狂放的金臂击在六角魔兽中堂大开的胸腹之上,炸开七团金火。

  “十年了,一切都给我结束吧!”赤大呵一声,连续不断的金臂射出,到后来竟像同时轰出五、六光拳,六角的胸腹已经犯滥成一片光与火的战场。等等……七神虚步不是只可以使用七次吗?

  赤是如何打出这么多拳的。很简单,赤把七神虚步的功效由全身集中到右臂,令出拳次数成倍增加。

  “六角,给我败吧!”赤仰天怒吼,打出最后的余威,光球中同时打出七只光拳,拳拳快如光,坚如钻,七拳拳拳到肉,六角魔兽如同炮弹一般被打飞。坚牙带去了赤大块肩肉,赤也毫不在乎:“我赢了。”六角挣扎一番,始终无法站起,面目扭曲,显示着它的痛苦。

  赤大步走去,准备给它最后地一击。

  而六角却不甘心的眼神望着赤。赤居然赢了自己,多么虚幻的事。

  “怎么?对尘世还有留恋吗?”赤忽然发问。

  六角摇头:“不是留恋,是根本不想死。”

  “不要说笑了,我查到过你的案宗,你与十三位神族人员的死因有关(时间是600年前),就算今天死于非命,也没什么好抱怨的吧!”赤拨出半截斩龙,高高举起。

  六角痛苦的闭上眼睛,用最后的低语为自己祷告:“我不想死,因为我的命是别人给的;我不想死,因为死去的人无法判定正误,也无法露出会心的笑……。”

  赤道火·仙子震了一下,但这一剑迟早还是要落下的。

  “不要。”一瘦小的身影闪到赤跟前:“不要杀它。”

  赤轻声道:“丽,让开。”

  丽猛的摇头:“不行,要杀先杀我。”

  赤:“为什么?斩妖除魔是天下公认的道理,你为何要替它说话。”

  丽一咬牙,两行泪夺眶而出:“作不作妖怪不是它选的。妖怪就一定错吗?错了就一定该杀吗?难道你就不能给它一个机会吗?”

  “我不想和你讲道理,知道吗?十年来铭记于心的仇恨只差这一剑就可以完结了。”

  “报仇根本就终结不了仇恨。”丽一把擦掉脸上泪,展开双臂阻拦赤的行动。

  ——大雪横飞,一切无声。——

  丽那娇小的身影…………

  六角魔兽用额头轻轻拨开丽,微声道:“好孩子。”在赤跟前低下了头:“我承认我输了,动手吧!”

  赤一愣,眼中闪过一丝犹豫:“你怎么了?”

  六角抬起头,青眼中竟泛起泪光:“没什么?只是觉得上天对我好了。”

  “什么?”

  “——因为,因为。”六角一闭眼,两行泪滚滚而下:“因为上天在我临死时之前,在600年后的今天。让我重温了一次那种——真实的震撼。”一言间雪风呼啸。

  六角顿一顿,回头望着丽道:“600年以前,也有一个女孩子在我濒死的关头舍命挡在我跟前,今天我可以再重见那一幕,聆听那种无私的心音,我已经觉得————自己太幸福了。”

  赤与丽不由————五味俱生。

  忽然丽一把推开赤:“赤,你还明白吗?它根本就不是你想象中的杀人如麻的魔兽。”

  几分钟,赤无声。世界的时钟又滑了几个刻尺。

  赤沉重的负剑于背:“……你的情况我也有过,可惜我和你不同,它给我带来的不过是——疚与恨。”

  赤转身开始离开。

  六角大喊一声:“那不过是因为你不能正视那一幕场景。”

  是吗?

  是吗?

  真的——……——是这样吗?

  赤无言,

  缨红如娟的血丝孱出赤的嘴角。红,却透出死亡的黑。

  ————是吗?

  ——

  ——

  ——

  ——

  (真心忏悔下,又拖稿了,不过不全怪我,前几天上2班天天加到3、4点钟,实在太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