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亚特斯的蓝色蔷薇
作者: 应宓
字体: 特大
颜色:          

  凯尔特终归是一个小孩子,就算心智多成熟、思想多前卫,他还是一个小孩子,小孩子的特殊优良品质——单纯。所以,在琉勒被打包赶回来,换上茜勒劝说了几句之后,凯尔特终于还是勉强肯来看我这位被无辜冤枉成木乃伊的可怜姑姑。

  我早就说过我拥有十分强悍的体质,外伤的话,几天就能愈合。我脱下绷带,两天过去了,三个位置的伤口均已结了横横的一道丑陋的痂。但是手掌被刺穿,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伤比较严重,我还真怕愈合不了,我的手掌会变成了一块内里空心的“手环”。

  伤既然没大碍了,我就继续回到科技部工作。于是,熟悉的享受下午茶时间又在期盼中来临了。

  “今晚?今晚我应该有空……话说回来,你们诺奇芬公司庆祝不是过了吗,还让我去?诶……我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去!当然去。晚饭后吧……诺奇芬大厦旁边的草坪公园,是,我一定准时到!”

  我对着窗外怡人的景色,一手握着茶杯,一手抵着左颊,十分悠闲地再次与戴茨通着电话。跟上次一样,我和他喝下午茶的时间是一致的,现在他正用着和我差不多的姿势品着中国大红袍。

  “伤怎么样了?”戴茨抿了一口茶,依旧浅笑地看着我。只是提到我的伤时,他的眉忽然轻微地皱了皱。

  “快脱痂了。怎么,今天大发慈悲,总算想起我受伤了?”我笑着调侃戴茨,顺手端起我的茶饮了一口。这是宜在初冬饮用的老生普洱茶,青青的茶水,浮起一阵舒适的清香。

  戴茨眸子暗了暗,没再说什么。不知是不是我自己理解别人的表情理解错误了,我总觉得,提起我的伤时,戴茨好像带有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气。

  ……我抽什么风,居然异想天开想到杀气?

  切断了通话,我看了看时间,里下午的工作还有一段时间。我一口饮尽杯中的茶,走出去,敲开查理夫人办公室的门。

  “小蕾?”查理夫人开尽了窗户,靠着窗,享受着从海面上吹过来的凉风。多维亚特斯本是个岛国,四面环海,所以即使在冬季,吹来的风也不甚寒冷。见我走进来,她并没有显露出太多的惊讶,虽然现在不是工作时间。

  “夫人,我又回来了。”我朝着她笑了笑,今天是我受伤后的第一次上班。

  “嗯。”查理夫人也微笑起来,“欢迎回来,小蕾。”

  我坐下来,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进入正题:“夫人,我想问一下,你帮我把超韧蔷薇纤维的提取方法卖给联合国航天时,有没有其他的人知道这个提取方法?”

  查理夫人似乎诧异了一下,立刻正色道:“小蕾,做我们这行的有我们这行的规矩,科技成果是不能随意透漏出去的。我不可能犯这样的错误。”

  “我想也是。”我点了点头。跟我料想的一样,在科技部立足了三十多年的查理夫人怎么会破坏这一行的行规。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查理夫人略带关切地问。我是信得过这位老前辈的,所以把刺杀我的人穿着超韧蔷薇纤维制成的衣服和我关于委托人的猜想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她。

  “也许你猜想的是正确的。”查理夫人皱了皱眉,“我这边没出问题,那么出问题的应该就是联合国航天那边了。”

  “夫人,我还有一件事想要央求你。”我大致确认了一遍后,转移了话题,“我想从科技部总部转到机械组。”

  “诶?”查理夫人这次是真的惊讶了。

  我耸了耸肩:“机械怎么说也是我的老本行啊,我想专职一些。待在总部我总感觉到自己好像什么贡献也没有……”什么事也不用做,连工作时间都能也能够来喝下午茶。不过我可不敢照实说,我还不想才进来没多久就被冠上一个公私不分、尸位素餐的罪名,然后被打包出门。

  查理夫人理解了,于是和蔼地笑了出来:“那我去查一下机械组那边差个什么工作岗位,那时候再安排你去。不过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了,专职工作是很辛苦的,尤其是机械组,他们负责的东西更多。”

  “我孤家寡人的,夫人认为我会怕辛苦吗?”我眨了眨眼。我和查理夫人关系是很好的,不仅因为她是我的带契人,更因为我们都很爱试验和科研,换句话说,气味相投,所以我说话才敢那么不太礼貌。

  “这是你自己说的啊。”查理夫人随手拍了拍我的肩膀,亲切地笑道。

  因为约了人,我特别嘱咐厨房今天的晚餐时间提早一点。六点钟整,我们一家五口人就已经齐齐整整地围坐在餐桌旁,一边用餐,一边极有兴致地聊着天。至于凯尔特,他的流感已经完全好了,也肯出来和他的“姑姑”一起用餐了。但非常悲剧的,尽管他已经闷头用餐,一语不发,但还是免不了被我们拿那件事开涮。

  到终于受不了我们的嬉笑时,他狠狠地瞪了立在一旁的琉勒一眼。我们当即会意,立刻转换话题。

  “哥哥,不出意料的话,过几天我就会从科技部总部转去机械组,以后的日子会比较忙的。”我首先发言。

  “好好的在总部那么清闲,你不干,转去机械组干什么?”哥哥皱了皱眉。

  “我不想当米虫,趁年轻,我还想打拼一番。”我不以为然地肢解我的鲻鱼。

  玛拉拿起餐刀讲:“米拉姐姐,这半年你好像很喜欢呆在实验室,在做着什么实验吗?还是想研究或者新开发点什么东西?”在她拿起餐刀的时候,她的蔷薇小狗很配合地从地面跳上了她的大腿,应该是等着主人切肉给它吃。

  我嘻嘻一笑,十分自豪,三个大字,“探测仪!”

  “哈?”玛拉呆了一呆,顺口说起了一个家喻户晓的名词,“金属探测仪?”

  我的脸黑了下来,“能够探测声波、电磁波的探测仪……”

  玛拉懒洋洋地截断了我,“没兴趣。”

  我的脸更黑了。也是,跟玛拉这个对科技完全没有兴趣的白痴说这么高科技的东西干什么,自讨没趣……

  “那么研究成功了吗?”嫂嫂好心,帮我暖了场。

  “正准备进入检测功能和试用阶段。”嫂嫂问的问题,作为小辈的我即使心情再不好,也不敢不回答,更何况疼爱妻子的哥哥就在我身边。不回答?我这是嫌二十一年的寿命太长,找死了。

  “小蕾,十六号我要出访中国,先跟你说一声。”一直不参与女人之间的对话的哥哥破天荒地放下餐具,开了口,“一个星期的时间。这一个星期里,你安分点。”

  “我怎么不安分了!”我气愤。全桌人都笑了出来,我愣了愣,不知道他们笑什么……

  侍立在一旁的茜勒看了看餐厅里的大摆钟,小声提醒了我一句,“殿下,七点了。”

  玛拉耳尖,很好奇地问了一句:“七点?米拉姐姐你要去干什么?”顺便把一块刚切下来的牛肉塞进已经等到眼冒绿光的蔷薇小狗的嘴里。

  “约——会——啊,要跟着一起来吗?”我故意拉长声音,潇洒地抛出一句模棱两可的话。要是照实说我约了戴茨,玛拉肯定又会叽叽喳喳地抱怨一大通。

  玛拉果然误会了,笑嘻嘻地加上一句调侃:“才几天没见,就想得连用餐时间都要限制住了?”她理所当然地认为我是去跟基斯约会。我也不反驳,放下了餐具,抹了抹嘴,回房去换衣服。然后出门时撞见了基斯。

  “基斯?”我心情顿时好了许多。玛拉真说对了,几天不见,我真的很想基斯了。

  基斯原本只是微笑的脸一瞬间涌上了很明显的喜悦,嘴角也更弯了一些。他走上前来揉了揉我的脸,“伤好了吧?”

  “快脱痂了。”我攥住他揉着我的脸的手,“你是来找哥哥的?”

  “是,有些事情要和查威商量一下。”基斯温柔地反攥住我的手,“要出去吗?早些回来。”

  我的心暖了一下,随之又欣喜起来。虽然基斯和我已经确定了关系,但他仍不会用这个来束缚我。相反,基斯他很尊重我,给我最大限度的自由,不过问我不主动说出来的事情。

  “嗯。”我应了一声,踮起脚,在他唇上印下一个吻。这才向我停放车的地方走去。坐在车上,看着基斯的背影,我猛地想起了玛拉,忍不住嘴角抽了抽——

  要命,基斯现在走进去,玛拉不就知道我根本不是和基斯“约会”?

  草坪公园位于市区近郊,临海,并且引入海水围成一个人工湖。同时,它也是高级住宅区与商业区的交界。饭后睡前,都会有不少的人来这里散散步、吹吹风。现在是晚饭时间,人还不多,再过一会儿,到了餐后时分,人就会多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