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灭世
作者: 风里歌
字体: 特大
颜色:          

  沈星抽出重剑,看着几位少年,严肃地道:“那只会激怒狼群,让狼群更凶猛。阿牛,我们再下去,死守到伍伯到来,你们几个在上面呆着。”

  阿牛抡起狼牙棒,道:“好的,今天让我的狼牙棒爽个够!你们不要再尿了,再尿的话小心巨狼咬掉你那玩意!”

  粗犷少年热血澎湃,举起大刀,道:“我们也下去斩狼灭敌。”

  沈星拉住他,道:“这些狼群每击之力都几千公斤之力,你们难以堪敌,到时反而误了大事,呆着不要下来。”

  看着兴奋的阿牛,神色凝重地道:“阿牛,不要大意。一会下去,看狼王会不会向你逼近,如果狼王也怕你,那么你负责对付狼王,不能让它冲撞大树。记住,如果狼王反击于你,我们马上切换位置,我可以抗得住,千万小心。”说完挥剑跳了下去。

  阿牛应了一声也跟着跳了下去,抡起狼牙棒,迎向狼王。狼王倒退,前脚刨着地面,连连低吼,却是不敢上前一步。沈星见后,放下心来,道:“兄弟撑住。”随后挥舞长剑劈向另一边的巨狼。

  若论力量,沈星每招都接近一万公斤,挥舞起来,剑剑生辉,击中的群狼都被劈翻,倒飞而去,非死即残。虽是如此,奈何巨狼众多,生死不惧,踩着同伴的尸体前进,扑向沈星。

  沈星前面已经布满了小山堆般的狼尸,但狼群仍然不休止地冲向他。在这个过程中,重剑不堪重负,开始翻卷再到断裂。

  沈星扔掉折断的重剑,这时只有靠他的双拳来御敌,他也不惧,因为他双拳就是最好的武器。沈星在之前星空之中的炼体锻身已经将自己打造成一个人形武器,宝体生威,烁烁其辉。

  舍弃重剑对沈星驱逐狼群没有多大的差别,重剑只是加大攻击范围,但威力与双拳相差不多,甚至双拳犹过之。

  沈星勇猛,双拳轰出,虎虎生威,犹带风雷之声。凡是中拳之狼皆被震得内脏粉碎,倒地不起。

  人力有时穷,沈星一拳一头狼,每拳上万公斤,所耗体力也是不少。击杀几十头巨狼后,沈星都觉得举拳伸腿都有点不利索,全身骨肉酸痛,显然体力已经耗得差不多了,已经快到身体的极限。

  不一会,沈星动作开始慢了下来,喘息不止。一头巨狼找到一个机会,将沈星撞倒在地,另一头巨狼趁机一爪扫向沈星。沈星躲闪不及,被爪抓到后背,衣服破损,就算宝体如他也留下一道爪痕。

  阿牛望向沈星,急道:“老大,你没事吧?要不你们都上去,我自己应该可以守得了。”

  沈星迅速站起咬牙笑道:“没事儿,不过是跌倒一下,守好狼王,别让它冲过来就行。”沈星打斗过程中岂是不知道阿牛承受的有多困难。别看巨狼不敢近他身,但他还是要集中精神守护着后边,狼王无时无刻在变换身位,想冲过去。当狼王走时阿牛必须跟上去防备,要不被狼王冲过去那将不堪设想。

  在这过程中,挥着狼牙棒无时在防备着,阿牛也已经到达了他身体的极限,情况不比沈星差多少,只是他没有生命危险而已。

  往往有些时候时间会过得很慢,每一分每一秒都像是在经历一个世纪那般漫长。虽然沈星不会有那般锥心之痛,但力竭之感还是头一次承受,那种举手无力,伸脚不能的感觉就像四肢离开身体一样不受使唤。

  这种不能控制的感觉,他已经厌倦,他大吼一声,啸声遏行云,拳音御风雷。

  他不甘如此,不想再忍受无法控制己身的感觉,身体在这啸声中竟然开始变化起来,隆隆之音由内而外发出。沈星只觉浑身一热,再无酸痛之感,挥起拳来比之前还要生猛许多。力气比之前大了几分,沈星感觉已经超出一万公斤之数。

  沈星大喜,再次击杀巨狼,这一变故使狼群都怵然生怯,开始迟疑起来。而这时沈星看向阿牛那边,眉头大皱。

  阿牛此时情况甚是不妙,他只能拖着狼牙棒,再无力气挥舞出去,像是个酩酊大醉大汉般,酒后在舞醉拳。再一会便整个人跌倒在地,昏迷不醒。

  沈星冲过去,查看一下,应是无大碍,只是劳累过度而昏迷,便放下心来,专心对付狼群。但一人之力怎么能逆天,要对抗狼王,又要顾全大树保护同伴,沈星已是无力顾及周全。

  狼王就像成精的精怪一般也是聪明,缠着沈星,而后呼唤巨狼围攻大树,撕咬啃撞,各种能用上都用了出来。

  沈星虽是在刚才力气提升了些许,但相比狼王还有很大的差距,在狼王纠缠,他自是难以脱身。

  沈星肉搏于狼王,虽然身体比狼王强壮,但力气比狼王少了不止一倍,搏斗之下,自是吃亏。沈星再次硬拼狼王一击,借力后退到大树之旁,驱逐旁边几只巨狼。看到大树已经少了三分之一之围,沈星泛起一股无力感。

  村上一位少年大叫,道:“沈星哥哥,你先带着阿牛哥回去吧,也许能早点叫到伍伯到来,到时候我们就有救了。”既然敢和他们一起闯直失落自然有些胆色。

  沈星哪有不知,少年是想让自己和阿牛走,而自己两人一走,他们将葬身狼腹之下。只要狼王加入攻击大树行列,大树绝对在最短时间内倒塌。

  沈星冲树上几位少年笑了笑,道:“放心,我们都不会有事的。”便再不顾他们,抹了一下脸上血汗,继续冲向狼王。

  在残酷肉搏中,没有什么花梢,有的只是轰拳与撕咬。长时间的搏斗,沈星也找到一些技巧,但身上也布满了血痕,纵是如此,他毅然坚持住,不让狼王再进分毫。但树上一少年惊呼让他心中一跳,往回一看,眼眸中泛起一丝灰色。

  只见大树根茎已经被啃掉多半,大树也开始倾斜,正是因此,树上一少年才惊呼出声。狼王又是一个冲撞,将沈星撞倒在树上,大树摇了几摇,已是随时倒地。

  沈星这时无能为力,脑袋也变得沉重起来,视眼开始变得模糊,无一会,被狼王按倒在地。

  沈星向后看去,只见大树慢慢倒下,沈星摇头苦笑,最终,还是输了……

  就在这时,一声厉啸,响彻天迹,直冲九霄,他知道伍伯赶到了。

  柳暗花明,人生真是无常!沈星笑了笑,放心地昏迷了去,只是在这之前隐约见到一身素衣的伍伯飘然而至,还有惊恐的狼群退却远去……

  翌日,沈星和阿牛两人从昏迷中醒来,望向窗外柔光,感受大地清晨之新晰,全身舒泰。

  沈星起身走出木屋,伍伯正在石桌细品清荼,沈星大步上前也坐在旁边,问道:“伍伯,昨天之事,其他人有无大碍?”

  伍伯为沈星倒了杯清荼,温声道:“他们都很好,孩子你真的很勇敢,老夫为全村老少谢谢你救了他们一命。也为之前相遇之事倍感惭愧啊。”时到今日,伍伯才算是真正信任于沈星。

  沈星笑道:“他们当我是兄弟,我定当以兄弟相待。伍伯你可知昨天是何人所为,以计让我们陷入失落森林?”

  这时阿牛也冲了过来,有点怒气地道:“爷爷,那些坏人差点把我们害死了,你要把他们打残扔狼群里喂狼崽。”

  伍伯喝了一口清荼,沉吟:“这些年我淡泊于此,世事我都已经淡忘了,应不是我的那些旧朋老友,况且他们也不必顾忌什么。既不是他们,那当是新仇了。”

  沈星不解,道:“此次下手之人心思谨密,捉拿我们的之想法,使我们身陷失落森林,而且我们从头到尾都没有见到敌人。我想葛三不是这种人,难道是他寻来的帮手?”

  伍伯站了起来,摇晃荼杯,淡淡地道:“白狼书生,比之巨狼,犹过之。举手可退强敌,利嘴能御城军,你可知他是谁?”

  “未曾听闻。”沈星刚临异地,所知甚少。

  阿牛抢道:“他是狗三的二哥,叫葛伤,这个人最阴险了。”

  伍伯淡淡道:“这次他没有直接出手,而且做得人不知鬼不觉,没有留下什么可疑的证据,他们是城主府的人,这次暂且不论。如果下次再犯,找到确实证据,我一定会灭了葛家。”

  沈星听到,默记于心,有朝一日,如若再相遇,定报此次之仇。他也知道,自己实力终是有所欠缺,想要再次提升,伍伯定能有办法。

  沈星握紧了双手,坚定地望向伍伯道:“伍伯,我想知道怎么样能让我变强起来。我要变强,可以守护我要守护的,可以追寻我所追寻的。”

  伍伯盯着沈星看了一会,摇头道:“看来山村从此不能平静了,我可以答应为你引路,但以后的路要你自己走。一念成佛,一念亦可成魔,你自己选择。”

  给点推荐与收藏来尝尝吧,亲。沈星要吃饱饱才能变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