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求收藏,求票票!)

  【筱白营帐】

  整整一天,青梦右眼皮一直跳个不停,想找胤禛商量,可偏偏他跟着康熙去打猎了,要到晚上才回来,她与筱白不同,熟悉的人只有胤禛。

  “肯定没事的,一定没事的。死丫头不是说最晚明早回来吗,这才什么时候啊。见鬼,为什么这眼皮还是跳个不停啊。”魂不守舍加上自言自语,看的间儿与秋月都觉得她得了失心疯似的。

  “四嫂,筱白呢?”一声清亮的男声飘进营帐,把青梦拉回现实中。

  来人是一身戎装的十四阿哥,衣服上还挂着些树叶,看来是康熙打猎回来了,只是他问筱白去了哪里该怎样回答他呢,青梦一时没了主意,一边是担心筱白,想借十四阿哥去看一下她是否安全,一边又是筱白托她保密的叮嘱。

  “四嫂,是不是这塞外的气候不太适应?”看青梦脸色不对,胤祯以为是身体不适。

  “十四阿哥,筱白一早就去找十阿哥了,说是皇阿玛允了的。”青梦思索再三,打了个双关。

  “也是,我糊涂了,她应该跟着十哥去开路了。”说着就要往外走,“四嫂,打扰了,等筱白回来烦劳告诉她我给她带了些猎物解馋。”

  青梦看胤祯抬脚就走,心里一急叫住了他,“十四阿哥,烦劳您见到筱白转告她一声早些回来,天快黑了。”青梦也不管胤祯会不会发现筱白盗墓的企图了,就是发现了,凭着她俩的关系顶多就是教训一次。

  出了筱白的营帐,胤祯一直在琢磨青梦的那句话,仿佛并不如表面那般简单啊,无意识的抬头望天,“好一轮明月啊。不对,天都黑了,按理说就算十哥坚持继续施工,也该让筱白先回来才对。”回想青梦的表情,其中夹杂着一丝急切与担忧。

  胤祯当下就往土包的方向走去。

  “怎么回事!人不见了半天都不禀报,你们嫌脑袋多余了是吧!”胤祯的咆哮声回响在土包周围,几个侍卫长都吓得腿打哆嗦。

  “十四爷,不是奴才们不禀报,是今天能主事的大人们都打猎去了,奴才无人可禀啊。”

  一个侍卫长跪在胤祯面前带着哭腔汇报。

  “那你们就不会下去找!”暴怒的胤祯一脚踹了那人一个跟头。

  “爷,奴才们下去了,可除了一面上了铜锁的石门外什么都没有,奴才们锯了半天,那锁就破损了那么一点点,现在还在锯着呢。”

  “这千真万确啊,十四爷饶命啊!”

  ……

  几个跟着下去过的侍卫都跪在地上哭了起来,大声喊着饶命。

  “皇上已经回来了,快去禀报。你们几个拿好火把和家伙跟我下去。”胤祯不相信人就会这么莫名其妙的失踪了。

  【康熙大帐】

  康熙正开心的听着各路马屁,就看到了一身黄土踉跄着跑进来跪倒的一个侍卫。

  “禀皇上,十阿哥与筱白格格自从午时进了那土包下面的一个洞之后再也没出来过,奴才带人下去查看过,那里面除了一扇锁住的石门之外并无他人!”这几十个字足足耗费了那侍卫几分钟的时间才断断续续的讲完。

  众人的脸色各有变化,康熙一惊,已经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快带朕过去。”

  趁着所有人都跟着康熙前往土包的空隙,九阿哥派人偷偷的通知了胤禩。

  胤禩确信眼前的是胤禟的亲信,这人也没有说谎之后脑袋就炸了,不顾小六与太医的反对,直接赶往胤誐与筱白出事的地方。

  胤禩骑马过去时正好康熙也刚到,抢过火把就要下去,被胤礽和其他几个阿哥死死拦住,听他们高呼着“皇阿玛保重龙体”,胤禩冷笑,多么虚伪,太子巴不得康熙立刻驾鹤西游呢,表面上却哭得比谁都动情。

  胤禛没有随着太子娶前面演戏,一来他算得上**,没人时去凑人数,人多了反而有些逼宫的嫌疑,二来他急迫的想了解筱白的情况,抓着旁边的一个侍卫问个不停。

  弄清楚了来龙去脉,胤禛也有些疑惑,几个大活人怎么能说不见就不见了呢,连同那下面挖掘的人也消失了,唯一的石门却在外面上了锁。

  十三阿哥的性格本就不喜欢虚伪,他跟在胤禛身旁分析着事情的经过,“四哥,如果不是鬼神作怪的话,那筱白与十哥他们很可能是被人锁在了那石门之后,而且,情况危急。”

  胤禛也考虑到了这个可能,他示意十三阿哥继续说下去,“一个阿哥与格格同时消失了,这不是小事,肯定会有人去禀报,那时间并不会太长,当然今天皇阿玛带走了所有的大臣,这是个意外,如果不出现这个意外的话,那人必定要在短时间内达到目的。至于这目的。”

  十三阿哥担心的看着那个已经有些塌陷的土洞,怎么看都像个吃人的大嘴。

  “我马上带人下去,你找找附近有什么别的线索。”胤禛疾步走到康熙身旁,请求带人下去寻找。

  不待康熙开口,胤禛的旁边多了一袭白衣,侧头一看,竟然是伤势并未痊愈的胤禩。

  眼前的景象有些出乎康熙的意料之外,他没想到这胤禩身体还带着伤就如此急切的想要下去找人,到底是为了胤誐,还是筱白呢。自从胤礽求婚不遂之后,康熙对各个阿哥对筱白的态度上面就格外在意。

  看着突然沉默的康熙,胤礽猜不透他的想法,可他自知这事情上没自己什么事,自己的本分就是拦住康熙,防止他涉险,这样才能高举“我不想我爹死”的大旗给其他的弟弟们看。

  “有刺客!”不知谁喊了一句,紧接着一支点了火的箭朝着康熙的方向飞了过去。

  话音刚落,太子、胤禛、胤禩都飞身挡到了康熙身前,可惜,那箭后劲不足,离着康熙还有十几米的距离就晃悠着落地了。

  这下全都炸了锅,护着康熙往回走的,举着火把去追刺客的,吓得不知所措的……总之,几乎所有人都把筱白与胤誐忘了,满脑子都是刺客。

  【“墓室”里】

  自从杨峰第一个中毒昏迷后,那两个挖土的侍卫也相继昏迷了,王超与剩下的那个侍卫把他俩从洞里拖出来安顿好,接着开挖。其实他们离地面的直线距离不远,至多三四米的距离,奇怪的是所有接触到地面的地方都再也挖不动了,好像上面放了巨大的石块一般。接连换了三四个地方,依然不能破土而出。

  王超也进入了浅昏迷状态,只有筱白和胤誐还算清醒,只是有些迷离的状态。

  “看来这毒气是越活动在身体里散播的越快,天应该黑了,皇阿玛也该回来了,我们尽量节省体力,等着他们来救吧。”胤誐试图安慰筱白,火把早就熄灭了,里面一片漆黑,杨峰他们生死未卜,筱白瑟瑟发抖的靠在胤誐怀里,像一只受惊的小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