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龙盗凤
作者: 金镶鱼
字体: 特大
颜色:          

  “那个,你,”冷非鱼牵着君无瑕的手,走到那群二世祖面前,指着先前的年轻女子说道,“不好意思,我的反应慢了点,你也知道我身体差,反应慢点也情有可原。喏,我就是你刚才说的那个‘病殃殃的老婆’,”她指着自己的鼻子,然后又指着君无瑕对年轻女子说道,“你也知道他是我老公,所以离他远点,要知道病猫也会变厉虎。”

  在众人还未回神的莫名其妙的眼神中,冷非鱼牵着君无瑕离开。

  偷偷斜睨了一眼眼角上翘,脸色明显缓和了许多的君无瑕,冷非鱼郁闷地吐了口气,她这是抽了什么风,竟然和这群人一般见识。

  两人走到一处相对僻静的地方坐下,花秋和莫曹跟在后面,姜氏姐弟还在海里认命地抓鱼,不过两人时不时会回头看一眼这边的情况。

  花秋踌躇了一下,走到冷非鱼面前,问道:“鱼鱼,你渴不渴,那边有卖饮料的。”

  冷非鱼一个“好”字还在喉咙里打转,莫曹促狭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不过是个下人而已,叫得这么亲切做什么?”

  冷非鱼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这家伙还是不鸣则已,一鸣就要惊人啊。

  君无瑕见她脸色不好,本着讨她欢心的目的,正欲开口训斥几句,花秋却慢慢地抬眼,双手叉腰,骄傲地说道:“我和鱼鱼关系到位,我想这么称呼她,碍着你什么事了?你自己身份、地位不够,只能叫我家鱼鱼‘二少奶奶’那是你的事,你羡慕也好,嫉妒也罢,滚一边去!”

  好犀利的一张嘴!

  冷非鱼眼角翘了翘,她已经很久没有听到如此聒噪的声音了,漆黑的眸子蓦地一黯,脑海里浮现了三个模糊的影子。

  莫曹轻飘飘地睨了一眼花秋,“狗仗人势。”

  “你再说一遍!”花秋做了个挽袖口的姿势,作势要干一架。

  “鱼鱼,他们……”君无瑕无奈地看向冷非鱼,如果他们真的打起来,他到无所谓,莫曹被教训一顿也没什么,可他怕花秋被莫曹教训了,惹得冷非鱼不高兴,最后是自己倒霉。

  “没事,让他们动动筋骨也不错。”

  冷非鱼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牵着君无瑕到卖冰淇淋的面包车小店买了两个甜筒冰淇淋,两人回到沙滩的时候,那两人已经干完一架,花秋不负众望地骑在莫曹身上,正趾高气扬地冲他嚷着什么。

  从她叉在腰间的双手和微扬的下颚看,她……现在很是得瑟。

  “你怎么看?”

  冷非鱼舔了一口冰淇淋,拿胳膊肘蹭了蹭君无瑕的胸口。

  “可以凑成一对儿!”

  “眼神儿不错嘛。”

  冷非鱼回头瞟了君无瑕一眼,后者傻呵呵地扯着嘴角笑了两声。

  把他们凑成一对儿是挺养眼的,这两人年龄相当,容貌般配。只是可惜了啊,冷非鱼摇头,那两人之间无法化解的仇恨是个随时可能爆炸的炸弹,得想个方法化解才行。

  “小姐。”

  姜光梓和姜羽艳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手里提了个不知道从哪里借来的鱼兜。

  “抓好了?”见两人点头,冷非鱼大手一挥,“抓好了我们就回去。”

  一行人坐着观光车回到雨林的时候,十三已经升好了火,不知道从那里抓了条蛇,还有几只看上去像老鼠的东西。

  君无瑕一愣,慌忙将冷非鱼挡在自己身后,冲莫曹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将这些东西拿走。

  却不想冷非鱼从他身后将脑袋探了出来,目光灼灼地看着那一摊血淋淋的死物,“等等。”

  叫住莫曹,她在众人莫名其妙的眼神中径直走向十三,搓了搓手,狗腿地说道:“十三,你在准备午饭啊。”

  “嗯。”

  “这么多你一个人也吃不完啊。”

  “还有大当家的。”

  “……”冷非鱼脸上的笑容一僵,不甘心地转了转眼珠,继续说道,“你们俩也吃不了这么多啊,你瞧,这条蛇好大,还有那个,”她指着那几只死老鼠说道,“它们这么肥,你和百里伯伯消化不了,浪费食物是可耻的,我帮你们吃吧,我不挑食,什么都可以吃。”

  十三将手里的柴扔进火堆里,将烧烤叉转了一圈,蛇肉发出“滋滋”的声音。

  冷非鱼趁机抽了抽鼻子,嗅着空气中的香味,好怀念啊。

  “鱼鱼!”

  君无瑕恨铁不成钢地跟了过去,将她拽回自己怀里,“这么脏的东西有什么好吃的,我们抓了那么多鱼,你饿了,我马上烤给你吃。”

  “你知道什么?”冷非鱼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自己差一点就可以说服对方了,被这家伙用这种态度一搅和,她久违的野味就真的飞走了。

  “这些都是最有营养的。”

  她振振有词,这些食物在她外出任务的时候是难得一见的佳肴,不仅大补,而且抗饿。从她重生到现在,吃的虽然是精挑细选之后的高级食材专业烹饪的食物,可比起这些最原始的野味就差远了。

  现在见到熟悉的美味,怎能不叫她心动?

  “还是鱼鱼识货。”百里锁抢在君无瑕说话前开腔了,“这些看上去不怎样,但吃在嘴里回味无穷。十三,多烤一份给鱼鱼。”

  见冷非鱼目光灼灼,似乎真的很想吃的模样,君无瑕轻飘飘地哼了一声,“鱼鱼,你喜欢,我给你抓。”

  说完也不等君不诈发话,自己一头冲进了雨林深处,莫曹二话不说就跟了过去。

  “爸,我也去看看,”君无厌回头对君不诈说道,“无瑕身体才恢复,他要是不知道轻重……”

  见君不诈点头,君无厌一头扎进了雨林。

  “你这孩子,想到什么就是什么,”苗佛苓走到冷非鱼身边,宠溺地刮了刮她的鼻子,“这些你要是吃不完,我就在你脑袋上敲个洞,把它们全塞进去。”

  冷非鱼俏皮地吐了吐舌头,这些都不够她塞牙缝。

  “姜羽艳,”苗佛苓回头冲姜氏姐弟说道,“把鱼打理出来,先烤上。”

  她想的是,冷非鱼不过是没见过这些东西好奇罢了,她肯定吃不下这些看上去就恶心的食物,先烤几条鱼备在那里。可是当她眼睁睁地看着冷非鱼眼睛都没抬一下,啃了两只黄灿灿的老鼠之后,她不淡定了。

  “鱼鱼,少吃点,这些东西也不知道有没有病,尝点味道就行了,妈那里有鱼,我拿给你。”

  见冷非鱼这种没命的吃法,苗佛苓担心了,忙不迭地冲冷辰旭招手,示意他将烤好的鱼端过来。

  “鱼鱼。”君无瑕讨好地走到她身边,神秘兮兮地拿了一只烤好的青蛙,比起老鼠,他勉强可以接受这个。

  递给冷非鱼,满意地看着她吃完。

  众人酒足饭饱之后,几个长辈决定到附近转转,很久没有动动手脚了,憋地慌。

  岛上有专门的猎场,放养了比较温顺,基本上没有危害性的小型动物,因为怕误伤到游客,所用的枪支都是专门的气、枪,可即使是这样也要万分小心,这种气、枪有极强的杀伤性,功率都不小。

  一群人趾高气扬地到达猎场的时候那里已经聚集了一拨人,冷非鱼皱着眉头瞅了一眼,当下就乐了。她的嘴角还在翘与不翘之间犹豫,君无瑕阴森森地凑了个脑袋过来,“鱼鱼,要不要……”

  “不好吧,”她故意踌躇地说道,“我们俩的身体都经不起折腾,你连跑步都左手左脚,那群人……从小在土匪窝里长大,不说别的,就是打架都比平常人要狠些,我们不是对手。”

  君无瑕半眯着眼睛看着楚楚可怜的冷非鱼,这丫头还真装上了,别人或许不知道她的底细,他可是清楚得很。

  当下也不拆穿她,君无瑕只是无比遗憾地吧嗒了两下嘴。

  是的,没错,对面那群人就是先前冷非鱼和君无瑕在沙滩上遇到的那群二世祖们。此时他们已经换上了轻便的运动转,跃跃欲试地站在枪支租赁处比划着手里的气、枪。

  而先前那名在君无瑕面前搔首弄姿的年轻女子已经看见了冷非鱼等人,冲身边的中年男子说了几句,两人一起走了过来。

  “冷大当家,百里大当家,君大当家。”

  中年男子伸出手,别扭地称呼众人的名号,打着招呼。

  冷非鱼紧了紧眼,这个人……她认识!

  她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撬开他别墅里的保险柜,偷走一套内衣,一套女士内衣,一套镶嵌了钻石的女士内衣。而这个人,在道上的名声并不好,以黑吃黑发家,做得是杀人越货的勾当,有不少仇人,不过仗着自己财大气粗,一时半会,还没有人能彻底动摇他的位置。

  冷辰旭等人也不愿意与他有过多的瓜葛,只是礼貌地点了点头,“赵拓,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

  “我们是才遇到,可他们就不是第一次了。”赵拓指了指冷非鱼,又指了指身边的年轻女子,“铃铃,还不给几位叔叔伯伯打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