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双剑一触碰,一声巨响从山谷响起!

  离山谷不远的地方。

  一处小亭子里石桌上摆放着横七竖八的酒瓶。

  在一个石椅上放在上边,天火脸上一片通红,闭眼已经闭上了,偶尔出嘴里还冒出几句酒话。

  在另一边的石椅上一名身着浅蓝道袍的男子坐在上边,举起酒杯轻轻的品味了一下,眼睛望着天上的月亮,月光洒在男子的脸上,眉宇间略带了一丝淡淡的情伤。

  突然石桌震动了下,男子眉头一皱,目光向山谷的方向投去:“这方向是羽墨的修炼的地方,遭了.”说着,男子的身体一晃消失在石桌上。

  过了一会儿,天火的身体动了动,缓缓的爬了起来,望着天瑕子远去的背影道:“还好老头我知道装醉,不然明天母老虎不知道又要怎么整我了”说着天火就准备转身离开,想了想重新望向天瑕子的方向:“也不知道这小怪物为什么这么急想去那里,那里好像有打斗的声音,我到底去不去?”过了会儿,天火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心也尾随天瑕子而去。

  嘭一声巨响,朱凌躺在地方,粗气直喘,而手中的鲜血淋漓,望着缓缓靠近的羽墨,朱凌的心里满是恐惧,他感觉刚刚的一瞬间羽墨的气息变的不同了,这交手的瞬间,朱凌就知道自己要落败,但却没想到自己会败得这么干脆。

  “你……你的灵力!不!这不可能!”在开始时朱凌明显的感觉到羽墨的灵力根本跟新人无异,而现在朱凌明显感觉到羽墨的灵力已经完全转成了属性灵力,这样一来自己输的自然很正常,但他根本无法接受,羽墨居然在那一瞬间完成了属性转移!要织染在以前朱凌可是整整的用了三个多月的时候才勉强的转换过来的!

  羽墨冷冷的扫了朱凌一眼寒声道:“这世界上没什么不可能的,现在。”长剑缓缓的举起,现在朱凌已经没有一丝反抗能力,如果现在放了他的话,羽墨不能肯定自己和怜梦将来会不会有危险,既然如此跟朱凌说的一样,有这么好的机会消灭一个敌人,怎么可以放弃呢?

  朱凌的眼中闪现了一丝惊恐:“不!你不能这样!我是梁天乔的弟子,如果你杀了我,我师父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羽墨嘴角微微一勾:“借你的话说,在这里就只有我们两,杀了你,把随意埋起来,谁又会发现是我做的呢?”

  见朱凌还要说话,羽墨目光一冷,手中的长剑挥下!

  吱,一声兵器碰撞的声音传出,羽墨皱了皱眉,只见一只被冰覆盖的巨剑抵挡住了自己的攻击。

  一声阴沉的声音响起:“朋友好身手,盾毅至今都没遇见过这么有血性的人物了,今天我倒要会会这位朋友。”

  嘭,又一声巨响,羽墨退后了五步,眼睛微咪的望着面前突然出现的汉子。

  宽阔的巨剑几乎遮盖了汉子的三分之一的身体,汉子的脸上有一道道的伤疤,不过伤疤都不太深,所以倒也没怎么影响他的面容,不过汉子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杀气却让羽墨脸色一变,这家伙恐怕不好对付。感觉了下身子的有些空虚的灵穴,羽墨脸色更是黑了一片。

  虽然说羽墨已经完成了灵力属性转换,但刚刚使用,他无法完全熟悉这灵力的使用,所以刚刚看似自己的轻松打倒朱凌,那也是极其耗费灵力的,现在他的身体里的灵力早就所剩无多了。

  莫盾毅见到羽墨不回答自己,不由的一皱眉,手中的巨剑挥霍而起:“既然朋友不肯说话,那么盾毅得罪了!”

  这剑的攻击架势完全就一副刀的用法,破空声传来,羽墨的手一动,格挡住巨剑!

  莫盾毅嘴角微微一勾,那巨剑的散发出冰蓝色的光,羽墨手中剑瞬间有一部分被冰冻住,见到这情况,莫盾毅的笑意更浓了,巨剑狠狠一用力!

  嘭……一声清脆的轻响声传出,黑剑的碎片纷飞,羽墨撑着手中的传来的力度向后退了几步,正好躲开了巨剑的攻击范围。

  望着手中的断剑,羽墨不由的重新审视莫盾毅手中的巨剑,这巨剑的看来不是只供欣赏而已,此刻看它散发出来的攻击力和气息,最少也是把亚灵器的武器,这么说来黑剑挡不住它也是正常的,不过这就遭了!羽墨手中已经没有兵器了!

  莫盾毅斜了羽墨一眼,轻蔑的一笑:“不过尔尔。”

  闻言,羽墨顿时皱了下眉,如果他身体的灵力没有耗光的话,他绝对会用拳头把这家伙的嘴给封起来,不过现在也只能静观其变了。“盾毅兄,给我杀了他!杀了他!那个女子我已经找到了,就在水下,如果杀了他,你就资意享用了。”见到羽墨一败,朱凌顿时开始起哄。

  莫盾毅冷冷的横了朱凌一眼。

  接触到莫盾毅冰冷的眼神,朱凌顿时闭上了嘴。

  “废物”莫盾毅淡然的扫了朱凌一眼,然后望向羽墨:“不好意思,今天你的命我收了。”说着莫盾毅的手中的长剑挥动,缓步向羽墨走来。

  羽墨听到朱凌的声音后,他就已经愤怒了,见这莫盾毅居然应了朱凌的话,要杀自己,羽墨的脸色顿时通红起来,身体里的灵力开始到处乱窜!就算死也不能让他们侮辱怜梦!

  莫盾毅见到羽墨的通红的脸,不由的冷笑一声:“再见!”手中剑赫然挥出,破空声如同阎王的呼唤声传入羽墨耳中。

  “不!”一声女子的尖叫声传入众人耳中。

  莫盾毅等人自然知道是水里的女子按捺不住了。

  不过他可不会理会,巨剑没有一丝迟疑的向羽墨的脖子掠去!

  嘭!又一声巨响,一阵烟雾在河边弥漫开来。

  “想杀我徒弟,得先问我肯不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