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水泮
作者: 九雪
字体: 特大
颜色:          

  憔悴如失魂般,轩辕凌躲在别院内寸步不出。去年夏天,他与一个心爱的女子在这里度过了短短的几个月。这个别院有他这一生最美好的记忆——两个人从磕磕碰碰到心心相许。他从没试过可以如此喜欢一个人,喜欢到时时刻刻愿意看着她,即使她在向他发脾气;他从没试过时光原来那般匆匆短暂,一不留神它就悄悄溜走;他从没试过如此执着,执着地想要留住一些人或物……此刻,他不知道他自己的存在还有何意义。他自懂事便事事小心谨慎,为母后,为兄弟,为妹妹,为安汐若,何曾为自己考虑过,为自己活过?如今所有他曾经在意倾尽一切的人都不再需要他的守护了,而他真正想守护的人却不在人世!苍天何其残忍!

  忽然有一天,曾经显贵一时、大权在握的儒雅凌王爷疯了。传言,轩辕凌狂声大笑疯跑着不知所踪,最后看到他的人也全部消失。没有人知道他的去向。

  朝堂上,皇帝轩辕皓变得冷酷凌戾,处事雷厉风行。他似乎对凌王爷的疯不闻不问,默然良久之后下令褫夺凌王妃的头衔,赐三尺白绫;其他女眷除宣如影外一律幽禁至死。同时下诏,皇太后德行有亏,着其在永寿殿禁足终老。三皇子轩辕景贬为庶人,逐出京师,子孙后代一概不许为官,亦不准再次踏足皇城半步。安汐若死了,是泪流干竭而死,死时周围一切俱是冰冷冷的。之前她曾派人给轩辕皓传信,欲要见他最后一面,轩辕皓却自始至终都没有来看她一眼。

  又是一个明媚的春暖花开季,乔山深处罗水潺潺,鸟鸣清幽,时而云雾飘渺其上,仿若世间仙境。轩辕凌身着一件天蓝色的长袍,漫步攀登这巍巍青峰。春风时而猎猎,撩起他的衣襟,整个人淡远宁静的如这蓝天一样,俊美之姿犹如谪仙。他左手上紧紧攥住一只水晶石,石内原本空明的八个气泡中七个已悄然消失,并且散发出耀眼的七彩光芒。攀至山腰,轩辕凌顿住脚步,将水晶石托于掌心。他听见了渺渺钟声,或许那声音是来自遥远的世外异界,也可能发自他的灵魂深处,总之,他感觉到了。他闭上眼睛,显得十分安详。

  他能感觉到微风拂过,凉凉的,滑滑的,夹杂着青草的气息;他能嗅到淡淡的,淡淡的紫藤萝花香;他听得到天籁般的歌声和着流水,轻轻的,直滑入心房。“信彼南山,维禹甸之。畇畇原野,曾孙田之。我疆我理,东南其亩。……”他睁开双眼,远远地,瞧见一位仙子随风起舞,嬉戏于罗水之上。

  没有惊讶,亦不必惊讶。

  她微笑着说:“你终于还是来了。”

  他亦笑起来,许久才道:“宛儿何故走得如此匆忙,教我好赶!”

  他拥她入怀,她轻轻依偎。她眼中含着泪,却笑着:“我最终是等到了。此一生我怒过,笑过,哭过,悲伤过,孤独过,经历过生离与死别,恨过,爱过,现在也知道被爱过,总算无憾圆满了。”

  轩辕凌手中的水晶珠子开始散发出无与伦比的灿烂光华,射得人眼睛难以睁开,他能清晰感受到怀中的小小人儿正慢慢远去,如指间的沙漏,挽不住,留不得。一时间,坚强如他,再抑制不住轻声哽咽:“愿化身青冢,常留卿于心间。”

  每年这个时候,项云都会前来祭拜,栽植许多紫藤萝。年复一年,每至三四月份,阳光灿烂,乔山东麓遂漫山遍野开遍了紫藤萝花,一串又一串,蜜蜂们飞舞期间,闹哄哄的。恍惚间,他看见一位恬静的女子懒洋洋地打着蒲团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