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为庆祝得到第一次打赏,今天第二更!继续求票、求收藏!各位看官觉得好的也可以打赏哦!)

  ***

  “筱白,要不,呃。”十阿哥也是急的抓耳挠腮,实在忍不住开了口,又瞻前顾后的不敢说,脸都被扭成了包子。

  “说!”筱白本就心烦,看到一脸包子样地十阿哥,火就有些压不住了。

  “呃,你别生气啊,如果你不喜欢十五弟与十七弟,万一等会儿皇阿玛逼你,呃”,绕了几个圈儿,胤誐还是不敢说。

  筱白气呼呼的瞪着一看就是馊主意的十阿哥,可有主意总比没主意强,四哥那边过不去,自然是指望不上,虽然四哥的主意肯定靠谱,可眼下通讯基本靠吼的时候,也只能基本死心了,“快说!”

  十阿哥把心一横,“万一皇阿玛逼你,我就去求皇阿玛把你指给我!”

  十阿哥话一出口,凡是声波波及范围内的人都呆若木鸡,十四阿哥、八阿哥、十福晋、八福晋、筱白,几位小阿哥还好,听不懂什么事儿,可其余的几位又被天雷劈中。

  “你?”筱白最先反应过来,看看理不出头绪的十福晋,再看看一脸窘相的十阿哥。

  “呃,侧福晋行不行?”十阿哥下意识的往旁边挪了挪,避开十福晋的攻击范围。

  “什么馊主意!就你空着侧福晋啊,八爷也空着呢!”筱白咬牙切齿的望着胤誐,恨不得拿个棒槌直接把他拍死。

  “我保证只提供食宿,其他还和以前一样!等你找到你喜欢的人,我安排你们走。”十阿哥赶忙补上一句,筱白虽然刚才声音很轻,但他还是听到了,他不想筱白想不开而已。

  听到这句,大家也终于意识到,这果然是十阿哥的思维能想出来的主意,不靠谱的到了极点,筱白的身份能去做侧福晋吗?

  想到“侧福晋”几个字,几人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八福晋,此时她的脸也是乌云密布,刚才筱白的意思可是有些隐隐的司马昭之心啊。口里也喊得是“八爷”,而不是“八哥”,一字之差,心思自然不同。

  看十四阿哥的目光,筱白也意识到自己这次恐怕招惹了一只大黄蜂,赶忙陪着笑脸,“八嫂,我一时口误,平日里与十哥斗嘴斗惯了,失了礼数,还请八嫂见谅。”

  ““八爷”是我们这些贱妇叫的,恐辱了格格名分。”八福晋的语气就像弹琴一样婉转,眉梢的冷意却比北极更甚。

  筱白尴尬一笑,赶忙转头,心想,八爷我叫的多了去了,我还叫过四爷、十爷等等众位爷呢,怎么,还想来个**?不过不服归不服,这八福晋的厉害她也亲自见过,绕着走对她没坏处。

  八阿哥自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八福晋短短几个字就把筱白吓得不敢再往这边多看一眼,十四阿哥对十阿哥做个鬼脸,众人又将目光转向高台之上。

  “筱白,朕与德妃商量了一下,既然刚才朕允了你自己选,那这胤禑与胤礼,你便自己选一个吧。”康熙看来与德妃讨论半天也没个统一意见,反正都是自己的儿子,干脆让筱白自己拿主意,还落个美名。

  筱白接到康熙抛来的烫手山芋,不得已把目光聚到十五阿哥与十七阿哥身上,仅仅一眼,就被迫转头,还是两个孩子啊,虽然资质都不错,可无论怎样都不能接受。

  青梦看筱白被逼婚,也是吓到了,整天在电脑前叽叽喳喳的讨论若曦的选择,轮到自己才知道这里的玩笑开起来都如此残酷。想想,十七阿哥与十五阿哥的确没有印象,可能年龄太小,但隐约的记得胤禑早逝吧。

  筱白给在场的每个熟人都送去了求救的目光,可对方不是不敢再抬头,就是无奈的摇摇头,就连十三阿哥都是一脸感伤,默默的摇头。最后飘到青梦脸上,青梦用手表示出一个“七”,然后点点头。

  连她都当我会顺了康熙的意思?筱白心里冷笑一声,默默走到中央,对着高台之上的康熙跪下,用一种不卑不亢的声音表明了她的倔强,“皇阿玛,筱白不想嫁人!”

  “为何?”康熙皱眉,身旁的惠妃却阴阴的笑了。

  “回皇阿玛,筱白小时候部族的萨满法师说过,筱白未来的如意夫君会是个及了弱冠的男子,而那男子也必会是人中龙凤。小时候筱白的额娘也常常跟筱白念叨此事,故而筱白记得很牢。十五阿哥与十七阿哥都未及弱冠,所以筱白恳求皇阿玛看在筱白与额娘母女十年未见的情分上让筱白完成额娘的心愿!”磕头,使劲磕。

  康熙沉默了,他万万没想到筱白会扯出这么个理由,如果不依,显得自己不近人情,依了呢,二十岁往上的阿哥都早有了嫡福晋,哪里还有空缺给筱白呢。

  “皇上,既然筱白的额娘有此心愿,那我们依了便是。”不带康熙反问,德妃早已猜中他的顾虑,“两位阿哥已立了侧福晋,待再过两年再立嫡福晋也不是不和规矩的事。”

  康熙脸上立马堆上了笑容,德妃的主意甚是巧妙,如果处理不好筱白的婚事,那大清与蒙古的盟友关系就会动摇,虽然有意让筱白成为太子的妻子,可太子早有嫡妻,已是不可能的事,那么从剩下的儿子中选一个就成了退而求其次的办法。

  “既然你额娘有此意,那朕便依了你们。今日之事待到两位阿哥弱冠再说吧。”康熙摆摆手,让心有不甘立在场中的胤禑退下去。

  筱白回去坐好,见十阿哥捂着手腕、眼神躲闪,好奇的盯着他。

  “别看了,刚才要不是我和八哥按着,十哥早就冲出去求皇阿玛指婚了。啧啧,十哥,你的劲还真是大,我跟八哥两个都差点按不住。”十四阿哥玩笑般的语气,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他不是不想帮,可他也知道,这时出去的人多了,反而会让康熙有所猜忌,对筱白更是不利。筱白,误会就误会吧。

  筱白望着十阿哥,目光柔和,眼中饱含感激,“十哥,谢谢你!你为筱白做的,筱白感激不尽。但以后勿要这样了,你的身后,可还有人需要守护呢。”目光掠到十福晋身上,筱白点头致歉。

  胤誐被筱白弄得有些不好意思,再看十福晋已然不计较,他也只是报以嘿嘿一笑。

  “筱白,”十四阿哥面色也有些不自然。

  “十四哥,八哥,筱白同样感激二位,这份恩情,筱白铭记在心。”她不知道此时十四阿哥是不是已经悟出在康熙面前求情的皇子越多对所求之人越不利,但她相信,十四阿哥不会坐视不理,毕竟,他与四阿哥一样,都是与筱白一起长大,甚至她俩相处的时间要比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