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逝还是飞跃
作者: 鼎雨凌
字体: 特大
颜色:          

  你的人。而我也只是猜测,我生命里面没有给任何暗恋我的人发送过此类短信。不知该遗憾还是庆幸。直到一个夜晚,我和马仔喝了酒之后,回到寝室,我尚不清醒,鬼使神差地抱起马仔的残破吉他,胡乱弹唱,唱得很好,弹得极差,忽然,我就哭了出来,不知何故,也许是想到离家许久,这里的人又不甚友善,居然可以为了一件球衣而给我难堪,也许是杜夜兰迟迟未把心交给我,也许我脆弱了,也许,没有也许。所有人都在床上探出头张望我,马仔吼道“哭什么,没出息。”他严厉的态度胜过无言的家伙们,只有苦瓜,唯有苦瓜,在当晚的日志上面提到了我的一次哭泣,说他也懂这滋味。其实他不懂。我借着酒劲给杜夜兰发了一条深情的短信。与张浅露不同,她没有回复,雨下一整晚

  第六章你TM完蛋儿去吧!

  第二天早上没课,除了我之外的所有人都在安静的躺着,也许如梦,偶尔睁眼。独我一人,在准备着面对杜夜兰的无言。这时候,电视机轰隆一声,自动开机!电视机里的奥巴马高呼着厚重的英语,我看到字幕“因为希望,我这个来自新泽西州的瘦小子相信在这片热土也能够有我的一席之地!”大汉等人相继惊醒。“考,自动开机”“老子第一次遇到!”“电路有问题”老者就是老者,大家都只发表惊讶,而他就已经提出看法了。我脑海里回荡着希望二字,我这个小子会有一席之地吗?不,我只要现在这样一床之地就够了,但我想的是在某个女孩心中有一席之地。

  下午的课程不多,我还是买着缓慢的步子走进教室,这一次,杜夜兰也不再对我热情,也没有表现出极其明显的回避。只是,能够感到不那么情投意合的我们。在教育心理学上的小组讨论,我还是隔得不远,我偶尔望向她,她的眼神在不快不慢地推辞着我。“我觉得还是要不断告诉孩子,你能行,你是最棒的,你很擅长数学。这就是最好的办法,从潜意识里告诉孩子能行,孩子就会有信心学好数学”胖妹儿在运用老师的理论。“但是,这个办法理论性太强,孩子万一连续几次考试都不及格,就会有一种被骗的感觉,那样会更糟糕,会彻底丧失对数学的兴趣!”这话出自杜夜兰的口,我觉得是对我这个孩子说的。我想到了一张张鼓励我追求任何一个姑娘的脸,大汉、马仔,还有苦瓜!他们都是在欺骗我?或者说是等着看勇敢者的笑话?晚自习的时候,我和胖妹儿拉近了距离,因为我不断符合着赞美了罗志祥一番,这是个典型花痴追星者。我们聊到杜夜兰。“你是不是喜欢杜夜兰啊?我早就看出来了”“是啊,怎么?”我已经彻底的拥有了失败者的无谓。“可人家不喜欢我”我试探着胖妹儿。“这女的好是好看,可就是……”“什么?”“眼光有点高啊,不过长得好看的都这样!”胖妹儿不无妒意地说。我沉默着听。“不过你也别灰心,喜欢可以大胆追嘛,万一被感动了,就成了”我似乎觉得这个人可以助我一臂之力,因为她还是比我更加了解杜夜兰的,因我觉得要追一个人,先要了解她!我从口中得知杜夜兰追求者众多,这是我最惧怕的,这些讯息都是我给胖妹儿买罗志祥的正版CD并发誓绝不外泄之后换来的。之所以惧怕追求者,不是没有自信,也并非害怕情杀。而是,我骨子里一向认为,一个追求多的女人是绝无处理好这一切的能力的,除非她不视这一切为成就感。“你不知道,初中就有一个男的一直追求她,现在还给她充话费,就是为了和她晚上说上几句话”“那她喜欢人家吗?”“不喜欢,但她说他送任何东西,可以收,但不答应和他交往。”“看了很痴情啊!”我只好赞叹这个男的。“还有一个,是外地的……”我向胖妹儿示意结束这场闲聊。

  回到寝室,晚饭我和马仔、大汉吃了一顿西餐,完的时候,大汉假装在找牙签,马仔开始打电话,我厌烦了这类表演,大喊一声“买单!”,我并不气愤,因为一般情况下,他们都还是喜欢AA制或者偶尔主动结清的,但一般情况是宿舍楼下的砂锅米线。

  我万念俱灰,婊子无情,没想到兄弟也无意,都那么计较金钱。至少给我一点AA制的万众一心的温暖吧!这个晚上,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我在想的是,不管杜夜兰处理男女关系上有所不妥,但这也从侧面表现出这是一个爱惜肉身的女子,我看得出来,因为聪明的女人玩弄感情的同时,是绝不玩弄肉身的。她们明白得失。这一点,我对她很有信心。所以,我竟会觉得她还不算一个坏女人,反而有点好!我真不明白我的价值观。因为对我这样的庸俗的人来说,一个信誓旦旦,痴心一片,和盘托出却被抛弃的女子与一个虚情假意,暧昧流转但守身不破的女人在我面前,我还是会倾向于待我不知真情几许的聪明女子,辜负痴心寄我的可怜女子。我再度燃起了对杜夜兰的向往之心……

  随着时间的推移,杜夜兰也没那么明显排斥我了,我还想更进一步,单独约她出来,但她总带着个别室友一起,至少还是出来了,我自从表白之后,开始了自认为的战略,那就是不要急于摊牌,先培养感情,慢慢拉近距离。我们也不急不缓地,胖妹的话说,就是暧昧,玩的就是这个。不知何故,胖妹儿对我是无所保留,言无不尽,也许是被我的好所感动了吧。我已经买了好几张CD了。她告诉我杜夜兰最钟爱的歌曲是王菲的《暧昧》,这个讯息开始令我裹足不前。虽然流言蜚语的威力我懂,但有些事真的不是空穴来风。尤其我这样容易受伤的男人,更是易被这一切动摇。

  又是下午的体育课,又见装B的傻大个。我们把体育课的模式照做一番之后,就到自由活动的时间了,我忽然看到傻大个老师走向草场边的杜夜兰,两人唠叨了几句,我很是不快。很想听到他们说话的内容,他们走到了一刻大树背后,像极了偷情的野男女,而躲在树前的我,像极了蓄势待发的捉奸者。只是一棵足够大的老树,分开了运动场面和私聊时间。“我叫杜夜兰”“你有男朋友了吗?”“目前没有”“我给你介绍一个怎么样,我的学生,体育系篮球专业的!”“我还暂时不想交男朋友,等我想交的时候在告诉你吧”杜夜兰谢绝了,但言语间也流露出轻浮的余地。而我,更加厌恶这个垃圾猥琐长人。而他给了我爆发的机会,我们整队准备下课的时候,他有顶住了我“你只有一件球衣吗”同学们都笑开了来。“我有十件一样的球衣,我就是喜欢科比,就喜欢这件球衣!”我发飙了,而他没有想好回答的台词,只好草草收场。我去你的!这厮每天换衣服穿,不就是阿迪达斯和耐克的交替使用吗,还不是照样被脚踏回力的大汉盖帽无数。让我悲从中来的是,每当如此类似的时刻,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我帮腔,这让我很受伤。我感到孤立无援,我感到在爱的路上,要挑战和应对的太多了,而我是一个人在战斗。但我决定要战斗到底,要杀出一条血路,让所有敢于欺负我的人都完蛋去吧!我告诉自己,下一次体育课,无论这个傻大个在对我说任何侮辱性的话语,我都只有一句回答:你TM完儿蛋去吧(英雄本色里的小马哥说的)这更像是说给生活听的。

  第七章失望

  每一个晚上,当我躺在铺上的时候,我开始无力的悲伤。其实,我最大的烦恼不是憎恨体育老师,而是对杜夜兰的失望。当你渐渐地开始发觉世界和你想的不一样,这种失望要比你恨任何人都要强烈,因为,很多时候,无论你是爱谁恨谁,其实都是源于你自己,不是谁令你爱恨,只有自我的认知。每一分,每一秒,只要一切与你认知的脱轨,你就已经开始悲伤。这就是为什么相爱和相处是不同的。我开察觉自己胡思乱想了,我只是对一个有好感的女生失望而已,我为什么要以自己对世界的认知来断定任何人?寝室里的这帮家伙们好像从无感情的纠结,却充满着激昂。其实是有的,只是我们往往过多停驻与自我忧伤里,从而忽视了别人情感的无声,有的伤势,注定无声无息。

  终于,我很快地发觉了苦瓜的秘密。这小子很仰慕音乐系的一个姑娘,那是一个无雨无风的傍晚,苦瓜告诉我的。我们两个都没参加老者组织的火锅盛会,苦瓜觉得我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倾诉对象,把他送CD、试探性的短信、姑娘如何如何单纯以及他俩在音乐审美上的一致性,说的滔滔不绝,这让我仔细打量这个苦瓜,着TM真是性情中人,毫无保留地说出一切的苦瓜。除了对他的一个观点不认同外,我都觉得这家伙真性情。人家出手大方多了,直接买下姑娘最喜欢的正版CD,80多元,可能他吸取了老者送优乐美太过低端的教训。突然,天开始阴、雨接着下。我本来打算对就听外文歌比国语歌谁更高雅展开辩论,但突就没了兴致,因为窗户摇摆,雨点漂泊。苦瓜脸上更显忧愁,说CD送出了,但才传来消息,人家有男朋友了……我什么也没说,只觉得做人的最高境界应该是立即心疼CD,因为只有庸俗的人,才能在这个社会里好过一点。“兄弟啊,这女人真的好啊……”苦瓜的语言毫无生动感,也无例举。

  两周后的星期一,刚上第一节课,就有同学被陆陆续续地被请到办公室,老者技高一筹,仿佛嗅到某种政治事件的气味。“被喊去的都是杜夜兰寝室的,可能是寝室里面的人出问题了!”,“也许是夜不归宿。”苦瓜这小子自对女人心碎后都把女生往罪恶的边缘判断。我却什么观点也提不出,只是怀疑地赞同。很快,事情的经过传开了,原来是杜夜兰上个礼拜装病请假去外地的事情,据说是她同时周游于两个男生心海,这艘小船偶有疏忽,引发了海域争端,本地的男生找到外地要大开杀戒,杜夜兰匆忙前往调和。后来在班长大人那里得到证实,我终于相信了一切,我下了决心,远离这个女孩。没有愤怒,没有惋惜与悲哀,只是觉得无力,一个人,无论任何事,只要有无力感,就到了完全停止的时刻了。

  晚自修结束,打水洗澡,老者继续看书,书名《你为什么成功》,大汉正在网吧里迷失,马仔抱着心爱的破旧吉他,吉他在他怀里犹如半老徐娘,感情成了怀抱的唯一借口。可总有一天,怀抱既然不能逗留,就装作你不认识我,我没见过你。苦瓜的耳朵只听外文歌,嘴巴里只吐难懂字。我就在被铺上,一边看电视,一边观察这些不同的人,企图在每个人的举动上寻找点什么。这个怪异的习惯维持了很久,尤其在寂寞孤单的时候。我不是在寻求别人的陪伴,也不是期望寂寞如我、泪奔胜我来给我安慰,我不是此般无耻的人,也许我只是不喜欢顾影各自怜,顾影大家都来怜才能开拓世界。成就坚不可摧的一代人。或者说,任何个体的悲,不能引起任何的共鸣,那是个体自己的问题,自己的悲。倘若应者四起,那是社会问题,我们可以减少自我的罪恶和自卑。后来多年以后,我发觉,很多大家的悲还是成了个体的悲。翻来覆去,还是自己的悲,哪怕我们被同一个姑娘劈腿们我们也绝不可能成为朋友。所有社会问题最终成了个体问题,都是我们自己的问题,这个观点是唯一能激励我们向前的办法。所以,多年后,我不再从别的个体身上去探索。不再渴望所谓共鸣。可是,这个夜晚,我居然脆弱到一场盼望能找个室友说说心里话,但是想到倾听苦瓜的那一个夜,我就放弃这个打算了。为了能让自己好过一点,于是我提议大家来穿越火线,老者留下成功的原因,苦瓜建好房间,我们就这样在枪声里忘忘却人和事,我们至少能在相互残杀里寻求假的共鸣。老者国语谋略,在这样的模式里厮杀,难免满人一步,死得惨烈,苦瓜不懂杀人的最该境界就是六亲不认,马仔又过于勇猛,成就炮灰,我内心一场冷静,动作异常冷血,杀得不亦乐乎,只恨游戏限制,不能对队友开火,我当然知道,但我还是变态地对着队友试了几枪,我这什么心态?无风无雨,我们厮杀一整晚。

  第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