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再醒来,他正置身于一间雅致中透着奢华的厢房里,嘴角泛笑,心道:“还好没先你一步!”强撑起身,只觉胸口还有些隐隐作痛,紧赶几步在朱栏之侧的睡椅上躺了下去。

  举目望去,阁楼畔建着个小园池,池上架石为亭,,亭下聚水为湖,湖中筑堤蜿蜒于亭岸之间,湖畔绿柳依依,柳摇青线转黄鹂,园内花香馥馥,花颤娇姿翻蝶翼,虽不甚空旷,却也优胜美妙。

  “在想我么?”还未及细细品味这景致中的妙处,身后便传来一声柔媚娇嗲的娇笑声。沈洛天一听这笑声,眼睛便亮了,心下一笑道:

  “是有些想,想你这个小鬼又想如何算计我!”

  “美美才舍不得算计沈哥哥哩!”来人不是别人而是,正是那个死而复生的虞美人。话间蹲下身去趴在沈洛天的双膝上,叹道:“否则我又何必救你呢?”

  沈洛天道:“那得问你!”

  虞美人眯起双目,一副色迷迷的模样,嘻嘻一笑道:“我生来便是个大花痴,又喜欢与美男子打交道,实言相告,我师父可是个如假包换的美男子,只可惜天妒红颜,英年早逝了!”言及此处还不忘有模有样的叹了口气,竟似万分惋惜。

  “天妒红颜?”沈洛天失笑道:“我如今方知红颜是用来形容男人的!”

  虞美人脸微微一红道:“反正美的不像样,害的我痴恋他好久!”

  沈洛天强忍住笑道:“你痴恋他?”

  虞美人咬唇道:“我后悔死拜他为师了!”

  沈洛天微异道:“为何?”

  虞美人叹道:“我应与他共结连理,否则他也不会含恨而终了。”

  沈洛天愣道:“他是怎么死的?”

  虞美人幽幽地道:“他想娶我为妻,可又受世俗伦理道德的束缚,非常的无奈,又悲又愁又哀又怨,最终承受不住这痛苦又可爱的折磨,一口爱情的鲜血,与世长辞了!”听到此处沈洛天终于明白她又再调皮捣蛋逗自己玩了。

  看她假以手绢擦拭眼泪的做作模样便哭笑不得,半晌才忍住道:“你一点儿也不伤心么?”

  虞美人眨眨眼道:‘伤心?我为何要伤心?我若为一个死尸美男伤心那将置你这个活生生的美男于何地呀!”

  沈洛天好不容易忍住笑又被她一句话给惹的苦忍不住大笑出声。

  虞美人得意的笑瞧着他道:“你说我这么喜欢美男子,而你又正对我胃口,我怎么舍得算计你呢?”

  沈洛天苦笑无语,绕了一大圈,仍未得到他想要的答案,终于忍不住问道:“我为何会救我?”

  虞美人装作一副色迷迷的模样盯着他道:“我方才不是说过嘛!你是个美男子,我喜欢你呗!”

  沈洛天无奈的笑道:“如此说来你与天君狼狈为奸是因为他长相英俊,而与圣尊同流合污也是因为他美貌如花,是么?”

  虞美人呆了呆,翘起小嘴嘀咕道:“阻止我说却自己忍不住说了!”

  沈洛天失笑道:“是我自己猜的!”

  虞美人怔了怔道:“看来终究还是瞒不过你,沈哥哥呀沈哥哥,究竟还有什么是你不知道的?”

  沈洛天一本正经的瞧着她道:“我还不知道你为何突然倒戈相向了!”

  虞美人神秘一笑道:“你猜!”

  沈洛天笑道:“难不成你真看上了他?是以为了你那颗色心豁出去了?”

  虞美人瞥他一眼道:“我到现在还未曾见过他哩!”

  沈洛天呆了呆道:“这么说还真是因了亦飞?”

  虞美人轻叹一声,一本正经地道:“我本无依无靠,眼见天君已成雄霸武林之势,识时务者为俊杰,我自然唯有趋炎附与之势同流合污,后来落入亦飞姐姐手中,因我曾在雪山救过她,她也不想为难我就邀我加盟,这下不仅有了靠山,还不用残害武林同道,最主要有亦飞姐姐这样的盟友,我何乐而不为呢?”

  沈洛天心中一动道:“这么说亦飞在雪山曾得你相助?那你可知她都遭受了多少苦难?又有怎样的奇遇?”

  虞美人面上现出少有的沉静之色,叹道:“九死一生,你自己都可以想见,那雪莲却是我带她去寻的,我也不知她用了什么法子,她是非常人自有非常手段。”

  沈洛天不解道:“既然你们在雪山已经相识,在洛阳为何还要算计她?”

  虞美人白他一眼,嘟囔着嘴道:“你还不了解她么?她多会演戏呀!就她那功底又岂是我能窥破的?她不仅把我忽悠了,还将计就计把叶明珠弄到牡丹园将那花会搅了个一踏糊涂。我这道行哪里够格跟她斗呀!若不是她看是我手下留情,我….哼哼!早就投胎了!”

  沈洛天不禁失笑道:“你也不弱,再怎么说也在江湖奇人榜上混了一席之地,这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梦寐的!”

  虞美人浑身一软,瘫坐在地上,以手捶地道:“苍天呀!我还怎么混江湖呀!什么都被你看穿了,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沈洛天瞧她那娇憨调皮的模样,失笑道:“在我知道你我相识之时我那玉佩是你偷走而非我遗失的时候我就怀疑你了,这天下间能在我身上偷走东西而又不被我发现的我自信只有玲珑手一人!”

  虞美人不置信道:“仅仅就这样?你也太自信了吧!”

  沈洛天一笑道:“在沁阳摩天崖上我时刻注意你,可你还是将我怀中瓷瓶的药丸掉了包,若说第一次是我疏忽,那么那一次绝对不是我的问题,而是因为你的手是我无法防范的。”

  虞美人气鼓鼓地道:“还说,都是你!我本来只是想捉弄你一下,所以把你的药换成了泻药,结果反害的我自己从沁阳回洛阳一路都在找茅厕!”

  沈洛天大笑道:“我当时就说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还好你没对我下狠手,否则可真就自食恶果喽!”

  虞美人皮笑肉不笑的瞧着他道:“你再幸灾乐祸小心我日后整你,反正你也自知无法防范我,看你还得意。”

  沈洛天忙敛起笑道:“别!我还真怕你!只是我就不明白了,玲珑手不是雪域迷城的城主么?为何你会是梦回谷的弟子?”

  虞美人嘻嘻一笑道:“我生性贪玩不爱打理城中事务,可我娘唯有我一个女儿,无奈没有人接管雪域迷城,我是赶鸭子上架呀!我虽做了城主却只是挂名,城中事务都是由我大师姐掌管,我只顾游历江湖,一次在雪山恰好救了去寻黑雪莲的梦回谷主,她为了回报我便收我为关门弟子,呵呵,反正无聊便跟她去梦回谷玩,后来她离世师姐身子又不好所以我呆在梦回谷的时间比雪域还多。”

  沈洛天恍然道:“原来如此!”

  虞美人打量着他道:“倒是你!是谁这么厉害能把你伤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