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翌日,羽墨完成了一夜的修炼,他还没睁开眼就被一阵吵闹的争吵声惊醒了。

  “怎么回事?”羽墨皱了皱眉,跳下了床。

  “详细的事情不知道,冷翎刚刚出去看了一下,他们好像是来报仇的。”刚刚冷翎一直偷偷盯着羽墨,现在羽墨一睁眼正好就跟她的视线交缠在一起,小脸一红,微微低下了头。。

  报仇?羽墨愣了下,随即道:“是昨天的那些人是吗?”如果是来找自己的麻烦的话,羽墨还乐意教训下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见到羽墨略有些阴沉的脸,冷翎摸了摸曲在自己肩上的闪电貂道:“不是昨天的人,这些人的目标也不是我们”

  羽墨略微沉吟道:“我们下去看看。”

  冷翎可爱的点了点头,轻轻的应了一声:“嗯。”

  此刻在客栈里,本来应该是热闹闹的客栈的气氛却便得有些诡异,一大堆的人在客栈里围成了一个大圈,在中间出现了一个圆形的空地,在空地上有一队人马站立着。

  这队人马大多都是一身黑灰色的厚袍,身体都呈一种黝黑色,这是长时间在脸色充满了浓浓的杀气,可得出来这伙人应该是久经沙场的强者,从这些强者的气息看来,都是属于体修的修真者吧,他们所展现的气息纷纷都在形体期左右,带领的这些强者的也是一名高大的汉子,不过这名汉子的脸上却有些鼻青脸肿的,看其脸上的伤痕应该是不久才出现的。

  在汉子的对面是两名青年,青年都穿着一身月牙状淡黄色长袍,一个青年脸上从容,动作极其淡雅,而另一名青年则是略带着不屑的望着对面的汉子。

  “昨天的教训还不够,今天又来让小爷我调教下了吗?”青年挥了挥拳,一阵阵的拳风从手中传出,令对面的汉子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下。

  见到青年嚣张的样子,汉子的脸彻底阴沉了:“小子别嚣张,在我的地盘上还轮不到你嚣张,今天大爷我就好好的教训教训你”说着汉子挥了挥手“上!”

  “是!是……”闻言,这一队人马齐声应道,顿时整个客栈都充满了回音。

  这时一直从容不迫的青年也微微的皱起了眉,显然他也感觉到了棘手。

  就在这时,这个客栈都变的格外的安静,两队人马纷纷注视的彼此,寻找那最好的下手机会,突然,一声轻微的脚步声传来。

  这时在这极其静的环境下出现脚步声极其的惹人注目,一群人顿时把目光投向声音的来源。

  只见一名青年男子表情淡然的带着一名女子走了过来,这男子除了有些俊秀外倒没什么吸引人的地方,所以人们也就粗略的一扫就把目光投向了男子身后的女子。

  当见到那女子的时候,客栈的人顿时吸了一口凉气。眼睛也顿时瞪的老大,只见一名身着淡白色裙袍,身姿曼妙的女子,莲步轻移的走来,大大的眼睛,诱人的双唇,加上略带些不熟人世的青涩,顿时让大伙们都咽了一口口水。

  女子感应到大伙投来的目光,顿时柳眉一皱,身子在男子的身后挪了挪,想把自己隐藏起来,不过她的这一举动顿时使众人的目光都投向了男子了,这次的目光可没有那么友好了,大多的人都是带着艳羡和嫉妒的目光望着他,仿佛前者杀了他母亲似的。

  不过相对那一部分人也有一部分迅速的把目光收回,因为他们都知道,那名看起来有些俊秀,柔弱的男子可不是一个好惹的对象。

  当然这也只是少数,客栈的来人每日都在增加,一批走后又一批,昨天见过羽墨出手的人在此刻也只有少数,多数的人都已经离开了,所以才会出现现在的场面。

  见到如此情景羽墨皱了皱眉,然后不理会周围的目光直接早一处较靠近窗户的地方坐了下来,反正现在那人不是来找他的,他并不见意当一回看戏的。

  不过当然,羽墨想当成一回看戏的,但有些人可就不太愿意了。

  只见那名找麻烦的汉子,此刻正用一种能看进肉里的眼光盯着冷翎,见到冷翎躲入了羽墨的身后,汉子的眼睛顿时投向了略带有些冷漠的男子。

  羽墨此刻已经是一名金丹期的修真者了,而汉子此刻的气息表名他只不过是名形体期的体修而已,自然看不穿羽墨的实力,感受不到羽墨的气息,汉子舔了舔舌尖,眼睛历光一闪,心道:这等美人居然跟在这种废物身边,真是献花插在牛粪上了。想到这,汉子决定这名少女,自己一定要了!眼睛撇了下正在与青年缠斗的众人,随后狞笑一声,自己却不理会战场上的一切,而是缓步像羽墨这边靠近。

  见到有人靠近羽墨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而手中的食物却没有停下,一边吃还一边对着有些紧张的冷翎谈笑,那种风轻云淡的感觉,到让神经紧绷的冷翎慢慢的放缓了神经。

  望着慢慢向羽墨靠近的汉子,四周的围观的众人,纷纷射来嫉妒,艳羡的目光,不过有些人路例外,那些接触过羽墨的人,则是用一种怜悯的眼光望着汉子。

  “这汉子不是黄家的大公子,黄楚吗?”突然间一个惊讶的声音传出。

  “黄家的人不是在帝国的最西边吗?离这里可不近啊。”

  “黄家每年这一天都会派名继承人进入独罗宗进行修炼,看来今年是轮到这人了。”

  “啧啧,黄家啊,看来那小子的情况可不太好,不过谁叫他没能力居然还带了这么个美人出来呢。”

  对于四周的讨论声,羽墨直接无视,脸色不变,略带微笑的对着冷翎聊天,仿佛完全不知道自己的麻烦到了似的。

  黄楚见羽墨居然无视他,嘴角顿时微微勾起,冷冷的一笑:“小子,她是你的吗?”

  听到这话,羽墨顿时微微的皱了皱眉,他本来还不想理会他的,不过没想到这家伙还是那么不长眼,居然惹到他头上了,他自然不能继续装没看见了。

  身子微转,眼睛淡淡望着黄楚,仿佛在等黄楚的下文。

  “我出一千金,把她交给我吧。”黄楚盯着冷翎,眼中露出了只有男人才看的懂的目光。闻言,羽墨身旁的冷翎不由的有些担心的看着前者,心里有些害怕。

  “不好意思,她不是物品。”羽墨淡淡的回答道。在羽墨回答的时候,冷翎的小嘴不可察觉的一笑,笑中满是甜蜜。

  黄楚微微的眯了下眼睛:“小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闻言,羽墨笑了:“莫非,你还想明抢?”

  在这个世界上明抢是很正常的事,抢别人或许别人对他没什么办法,但既然抢到羽墨头上,这不是在关公门前挥大刀吗?羽墨以前可就是靠明抢混日子的。所以当羽墨听到别人居然要抢他身边的女人的时候,他不由得笑了。

  “哼!来人,上,男的废去手脚,女的给我留下!”见到羽墨在他威胁下,居然还能笑出声,黄楚的脸顿时黑了下来了。

  原本被留下来保护黄楚的两名随从对视了一眼相互苦笑了下,他们这次出来只不过是奉了老爷的命,来教训下欺负少爷的人而已,而现在却变成了强抢民女,不过少爷的命令他们也是必须遵守的,当即苦笑下,随后两人便缓缓的向羽墨靠近,身体的气息也缓缓的爬升。

  此刻在另一边的战场上,两名青年已经被那一大群的形体强者缠住了,就连原本不想出手的青年也进入了战场,当那名青年见到黄楚向羽墨方向靠近时,他就像出手帮忙,毕竟那人是来找自己的,现在却害别人被牵连,不过由于双手难敌四拳的原因,在众多体形强者的包围下,他虽然是一名凝体期的强者,但在他们的包围下,根本就无法空出手去营救。见到黄楚居然不知廉耻的叫出两名形体强者去强抢的时候,他的脸顿时阴沉了下来。

  望着缓缓向自己靠近的两人,羽墨眉头微皱,手放在剑柄上,准备随时给某个不开眼的东西一点教训。

  就在战场上气氛快要凝结的时候,一个声音从天际响起:“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