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圣皇路
作者: lee的笔记
字体: 特大
颜色:          

  大商王都朝歌。

  伏羲随意的走在朝歌的大路上,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朝歌如此繁华。

  “大爷,尝尝小的自己做的糕点。保管不比酒楼里的差!”

  “大爷,看看小的做的小玩意······”

  “大爷······”

  小商贩们不断的向伏羲兜售着自己的商品。伏羲看着着繁华似锦的景象,找到了一丝后世的感觉。

  走过街道,伏羲身形一闪回到了王宫内,坐在了龙椅之上。

  “现形!”

  随着伏羲一声令下,伏羲的身体芳华闪现。一个和伏羲一模一样的人影从伏羲的身体里走了出来。不同的是出现的人不像伏羲那么深沉霸道,而是一种有着独特的魅力。眼中清澈见底,包含着对世界的大爱。身上贵气逼人,却不带着一丝压力,让人心生好感。

  “现在你满意了吧,人族会走上自己的道路。而朕也掌握了全部的罪恶本源,现在恶念已经无法再影响朕了!你已经没有存在的理由了!”

  “谢谢你让我可以再看看这人间繁华!”

  说着虚影向着伏羲轻轻一拜,化作一个巨大的白色八卦,然后走向伏羲。

  一个巨大的黑色的八卦出现,伏羲的全部的心神融进其中。黑色八卦不断缩小,飞进白色的八卦当中。但是没有融合,而是独立存在。可是不仔细查找,压根就发现不了他。

  所有的罪恶本源涌进黑色八卦当中,越多的本源涌进,黑色八卦就越小。直到彻底不见。而白色八卦越发圣洁。

  伏羲现在给人一种干净到了极致的感觉,有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这是最后一次了!下次就会堂堂正正的站在世间了!”

  从伏羲得到了后世的记忆,性格中就带着后世之民的小市民心态。行事一直不够大方,不说光明正大,就连阴险狡诈也算不上。如果不是伏羲有着妖族的王气和一直按着伏羲的轨迹在发展,他没有成皇的资格。

  这次被罪恶本源入侵,又机缘掌握了本源,让伏羲知道了如果想要成为圣皇,他必须重新经历成皇之路。

  伏羲的成皇有着过多的取巧。成皇后还一味的取巧,不管是附身炎帝还是夺舍伯邑考,乃至吞噬姬昌和二皇。

  这些让伏羲本来就被蒙尘的心,更加的被蒙蔽。

  但是吸收罪恶本源的时候,将心头的恶意也吸收了,让伏羲一阵清醒。伏羲知道了就算自己现在集齐三道鸿蒙紫气也不能够驾驭的了它。

  所以为了激发属于自己的帝气,才会堂而皇之的向原始圣人宣战。

  为帝王者,当不惧挑战。果然当伏羲下定决心宣战之后,帝气和罪恶本源有了融合的趋势,更和在原始的比斗中不落下风!

  伏羲之所以将心中的善念化形是有着自己的打算。伏羲要走上一条不同于斩三尸的道路。走出自己的成皇之路。

  且说杨戬飞离昆仑山向着八景宫飞去。

  一道精光跟着杨戬出了昆仑圣境,向着西方灵鹫山飞去。

  燃灯道人虽然平添为阐教的副教主,但是他知道这只是原始圣人对他客气的安排,往直白了说他就是阐教的高级打手而已。阐教的大小事宜一向是由十二金仙处理,没有他插手的机会。

  所以燃灯道人也没有居住在昆仑山,而是除了原始圣人讲道或者相诏时才会去昆仑,其他时间一直呆在自己的仙居——灵鹫山元觉洞。

  燃灯道人正在参悟着从西方二圣出得来的佛教教义。

  因为灵鹫山离西方教,现在叫做佛教的珞珈山不远。而在西方教叛教之前,燃灯常去珞珈山做客。西方教后叛教立佛教,燃灯也没有身为阐教副教主的自觉,还是和佛教圣人准提一直来往。

  现在更是学习了佛教的教义,越发的觉得佛教教义和自己的功法相似。特别是接引圣人的灭寂大法,与自己十分相合,便不自觉的将佛教的功法融进了自己的功法体系当中。

  正在推演功法的燃灯忽然被原始圣人的法旨惊醒。看着打断自己的法旨,燃灯暗叹一口气。接过圣人的法旨,加上七彩神鹿动身前去冀州城。

  且说燃灯来到冀州城外,就看到杨戬不断的攻击着十绝阵。想要进去冀州城。

  杨戬豁然回头,燃灯没有掩饰自己的行踪,杨戬很是轻松的发现了燃灯。立刻向着燃灯行礼。

  “弟子杨戬拜见燃灯师祖!”

  “起来吧!区区小阵也敢阻拦我阐教中人!”

  燃灯说着,大手向着十绝阵一挥,无数烛光之火包围了十绝阵。刚一和大阵接触,星星之火变成了熊熊大火,将十绝阵燃烧着。

  “有意思,一群只有金仙修为的家伙,居然可以凭借大阵阻挡贫道的真火!”

  忽然寒冰阵将大火挡住,烈焰阵努力的吸收着燃灯的真火。

  看着自己的真火快要被消灭,燃灯带着杨戬趁着十天君手慌脚乱的时候,轻松的通过十绝阵,来到冀州城。

  不说杨戬如何将从太上圣人处得来的金丹,交给姜尚去解救城内百姓。此刻燃灯坐在主席上,看着不断求着自己的姜尚。

  “请老师赐下破阵之法!”

  “破阵之法不是没有,但是可惜了十位道友!”

  姜尚闻言就大体猜到如何破阵了,心中不忍,还没有和大商决战就损失了十名大将,实在是让姜尚心痛不已。不过为了大周,再大的牺牲也要忍痛割舍。

  “请老师赐下破阵之法!”

  姜尚心痛的再次说道。

  燃灯看着姜尚,果然是个决断之人,以后成就不小。

  如此这般的将破阵之法详尽的告诉了姜尚。姜尚不断的在心中闪过合适的人选。这是最典型的一命换一命大阵,没有任何意外。

  姜尚深知人心的可怕,并不敢将破阵之法公开,只是告诉了自己的师兄们,然后诓骗自己的门人入阵。

  十二金仙听着破阵之法,脸色难看之极。十二金仙和原始圣人一样,收徒十分的严格,让自己的徒弟去送死,对他们来说也是不小的冲击。不过想想阐教的基业,也就狠下心来舍去徒弟了。

  其后十二金仙只有少数的的几人突破大罗金仙达到准圣,不能不说是他们心魔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