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灭世
作者: 风里歌
字体: 特大
颜色:          

  《兄弟求支持》

  “孤峰没有你们想要的,也不是你们这些垃圾可以染指的!”沈星环看着三人哼道。

  “那你就别想走下孤峰,今天不把收拾你一番难泄我心头之恨!”罗凌踏上一步,以冰冷的匕首指着沈星怒道。

  “你就是一个笑话!一直在这里妄论狂言。还有,我没打算走下孤峰,今日我誓死也要拉上你们三位。”沈星看着罗凌,嘴角浮现笑意。

  “哈哈哈。将死之人,只是在做困兽之斗,还想拉我们垫背,太过天真!”罗凌听到沈星所言,不禁笑道。

  “你这小子有什么尽管使出来吧,能伤得了我一根毫毛都算你逆天了。如果怕了,就乖乖地说出孤峰之秘,嘿嘿,不要到最后受尽苦头之时才说出来哦。”黑衣男了阴笑道。

  苏冲也是冷哼一声,但没有丝毫的大意,他深知对面的沈星不是一般新生可比,手中一把长剑凝现在手中,锋芒如虹,显然也是一件神兵利器。

  “多说无益,来吧,我从未怕过你们,星宿之人不过如此。”沈星摆好防守姿势准备迎敌,这一战虽然他没有丝毫的胜算,但他还是想让这几名星宿强者付出代价才肯罢休。

  他不是鲁莽的人,但他更不是懦弱的人,他相信自己,这样做的代价他还是付得起的。

  罗凌把握匕首,首先冲了过来,虽然他一般打斗都是以暗袭为主的猥琐流,但如今沈星比他弱上无数倍,而且好面子的他想尽快讨回上次的失利。

  罗凌速度快绝,一瞬间便来到沈星面前,左手带着匕首撩向沈星。沈星微微后仰,避过这一毒辣的一招,随后以掌挡住罗凌的回刺。罗凌急剧一个旋身,再度回转向沈星面门直刺过来,沈星连忙侧身避过,退了几步。

  “速度挺快的嘛,那么热身结束!”罗凌轻轻一笑,随后全身有一股不可捉摸的杀机冲出,毫无掩饰地指着沈星,整个人一下子变得阴沉起来。

  “来吧,即便你能使用血脉之力,我想你也强不到哪里去,只能充当究南山中末流货色!”沈星不惧,盯着罗凌道。

  罗凌再次向沈星闪电般攻伐而来,速度剧增一倍有余,沈星心中一怔,不敢大意,尽力闪避这蓄势的一击。

  “对个新生,罗凌竟然用起了他的惊鸿步法,真是急性子,可不像他的作风。”一边的黑衣男子看出了罗凌的步法,嘿嘿一笑道了出来。

  沈星体内一直保持着石像之中得到的秘法,同时运转起斗转星移,速度也是一时无二,游走在罗凌阴狠的攻击之中,虽然有点吃力,但还是堪堪避过对方的利招。

  “身法不错,速度竟然与我施展起惊鸿步法时相差无二,这是什么身法。”罗凌一边追击一边好奇地问道。

  “你不配知道!”沈星讥笑道,躲过罗凌一招之后一拳轰出,随后快速施展斗转星移趁机突破了三人之围。

  这时祥鹤呱叫一声,向沈星飞来,想将沈星再次载上高空。

  “不要下来!”沈星大声叫道。

  祥鹤有一丝的迟疑,但最终还是呱呱叫个不停降了下来。

  噗!

  突然一枚暗器无声飞向祥鹤,打在祥鹤身上,将它撞到了一旁。祥鹤被打落在远处,如雪的翅膀之上染上了鲜红,正悲鸣着以嘴巴舔着伤口。

  “不要伤害祥鹤,我不会随祥鹤离去,要不我早就飞走了!我想你们也不敢打死祥鹤吧,它是武院之所有。”沈星看着远处受伤的祥鹤,神情一急对三人道。

  “你也别想着乘鹤离去,也不要天真地以为我真不敢杀掉祥鹤,之前我只是不想那么早出手,哼!”黑衣男子冷道,一手藏在长袖之中,似是随时发出暗器一般。

  “小鹤,走吧,走得远远得,等我召唤再过来,我陪这几个人先耍耍。”沈星对着远处的祥鹤指令着,祥鹤呜咽了几声后便拍打着受伤的翅膀展翅高飞,一下子消失在眼前。

  “这次安静了,那就开始猎杀喽。”

  黑衣男子向沈星奔来,双手甩动,无数个暗器无声飞来,夺命追魂,慑人心神。

  沈星大惊,这个黑衣男子毒辣阴险,需要绝对的小心,要不然怎么死都不知道。看着飞射过来的众多暗器,沈星连忙施展起无双身法,闪了一边,双拳挥舞,拍击着追击而来的暗器。

  突然沈星感到后背一痛,那些暗器竟然回旋之后攻击到了自己的背后。他身形一滞,招架不及,左臂又是受了前方一枚暗器打中,暗器如钢钉一般钉在了他的肉体之上。

  “追魂钉!这个黑鬼竟然随身带着这么多的暗器。”罗凌在一旁见到后也是一惊。

  沈星咬牙忍痛拨出两枚暗器,看着那追魂钉,尖端竟是有着一排排的倒刺!实在是毒辣,这样打在体内想拨出都承受着巨大的痛楚。

  “滋味如何,现在还有谁能帮忙得了你,我看……”黑衣男子戏谑地道。

  “老大,我来了,你撑住!”这时一只祥鹤快速飞了过来,阿牛急忙跳下,来到沈星身边。

  “阿牛,你怎么来了。”

  “就在刚刚,我听到星锤峰上的弟子讨论此事,我就连忙赶了过来。老大,你没事吧,这三个家伙是什么人的?”阿牛神色有紧张地看着沈星道。

  “我现在无伤大碍,不过这三个人是星宿级别的人,恐怕有点麻烦。”沈星看着前方虎视眈眈的三人道。

  “我们说过同生共死的,兄弟我一定陪你,别说他们是星宿级的,就是帝皇我也敢怒目以对。”阿牛一手持着流光锤横在身前,怒视着前方三人。

  “哈哈,你只是个送菜的,来一百个也没用。”罗凌看着愤怒的阿牛笑道。

  “你……”阿牛听到后心中气愤,以重锤指着罗凌杀气渐浓。

  “不要理他,他只是一个只会狂言的废物。”沈星拉住了阿牛道。

  这时,空中爆发出一股惊人剑意,似是而非听到了轻脆的剑鸣。

  “来人是谁,是敌是友?剑之意境造诣不凡啊!”罗凌看着上方眉头微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