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骆方家中。

  约瑟夫和堂林站在客厅沙发前,骆方则表情痛苦的半躺在沙发上,而骆祥云和冯春然紧挨着儿子坐着,一脸忧虑的看着骆方。

  听着下面不时传上来的议论声,冯春然犹如在梦里,至今还很难相信发生的一切,加上心里本来就很难受,喉咙里一阵痛痒,干咳了起来,骆祥云忙轻轻抚了抚妻子的背,关心的看着她,冯春然却突然抬头看向约瑟夫二人,道:“你们是我们的救命恩人,你们一定要救救我儿子,他不能死!我求求你们了!”

  约瑟夫看向骆方,微微点头,用生硬的汉语道:“他的血已经止住了,只是内伤较重,要慢慢调养,这需要一些时间,不过你们放心,他没有生命危险。”

  骆祥云看见儿子脸上都是血迹,忙起身找毛巾为骆方擦拭,而冯春然则是缓缓伸出手,轻抚着骆方的额头。

  此刻骆方的家里早已没有一点温馨的感觉,客厅一片狼藉,厨房里更是水管爆裂,四处喷射,而骆祥云夫妇的卧室也变成了“通风口”,此刻正呼呼的吹着穿堂风,整个房间破烂不堪,已经不可能再住下去!

  骆方扭头看着曾经这个温馨的家,心里一阵伤感,忽又想起什么,嘶哑着声音缓缓对约瑟夫二人道:“你们……咳咳,你们怎么来了?”

  堂林忙解释:“对不起,是我耽搁了时间才害你成这样。上次和你分开后,因为你不愿加入我们联盟,所以我回去以后就按照其他也不愿加入联盟的异能者一样,只是对你的情况作了登记处理,并没有详细向联盟汇报事情的经过,直到前几天我突然想起你额头印记的特殊,在跟约瑟夫聊天的时候提到了这件事,还是约瑟夫警觉性强,他觉得你的情况很不一般,忙把你的印记所在位置和形状汇报到了联盟总部……”

  脸上还犹有震惊之色的约瑟夫接过话来,对骆方道:“我上报给总部后,谁知第二天,盟主竟然亲自打电话给我。那可是盟主!我加入联盟后也只是听说过,还从来没真正见过盟主本人,更别说和他通电话了。我当时都吓傻了,话也不知说什么,可盟主只是说了一句话就挂断了电话,就是‘把他带来见我’。”

  骆方听到这儿,也一脸诧异的看着约瑟夫,显然不知道那盟主为什么要亲自见他。

  约瑟夫又道:“骆方,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超级异能者,就是那种同时拥有几种异能的异能者。”

  听到约瑟夫的话,骆祥云和冯春然顿时目瞪口呆,怔怔地看着眼前他们熟悉的儿子,像是重新认识他一般。

  “嗯!”骆方也不再隐瞒,老老实实的点头承认,他也是刚刚听见尼赫鲁狂叫,才知道他自己竟然是那个什么超级异能者。

  “不对啊!”约瑟夫却摇头疑惑起来,“超级异能者虽说很少,但我们联盟里也还是有一些,这些人中有很多也没亲眼见过盟主,更别说被盟主亲自召见了。你又不是唯一的超级异能者,怎么盟主就这么重视你呢?”

  约瑟夫不明白,骆方就更不懂了,满脸写着问号,茫然的看着约瑟夫,突然心头一阵难受,又开始剧烈咳嗽起来,而堂林也是猜不出其中缘由,他们这几个人又怎么能这么容易揣测到盟主的心思?

  “嗯,不管那么多了,盟主一定自有他的想法。”约瑟夫摇摇头,随即神色一换,彬彬有礼的对骆方道:“骆方,我再次郑重的邀请你,请问你愿意加入我们联盟吗?”

  骆祥云正在给骆方擦拭嘴上的血迹,闻言与一旁的冯春然顿时又惊出一身冷汗,心道:“怎么又是来邀请骆方的?儿子这个异能者就这么受欢迎?”

  骆方心中却在做着打算,就按现在来看,约瑟夫他们所在的联盟比刚刚那尼赫鲁所在的联盟应该要好很多,起码光看联盟培养出的这些人的脾气性格就能猜出一些端倪。

  “嗯,我如果现在还不答应的话,那尼赫鲁的联盟肯定不会对今日之事善罢甘休,到时候等他们再杀回来,我们一家人都得陪着我一起完蛋。”

  想到这,骆方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当即有气无力的开口询问:“咳咳,请问,请问贵联盟是叫……?”

  “哦!”堂林兴奋起来,慌忙抢着回答,“我们的联盟是五洋联盟,代表全世界五大洋的异能者所组成的联盟。”说着,堂林显出了一脸得意之色,似乎对自己的联盟很是骄傲。

  “我,愿意加入!”骆方终于点头。

  “哈哈,欢迎欢迎,骆方,欢迎你加入!”

  约瑟夫和堂林同时笑了起来,显然盟主交代的任务完成了,他们也很高兴,能完成盟主亲自吩咐的任务可是一件大功劳!

  “哐哐哐……”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众人警觉的看向房门,而骆祥云则是马上站了起来:“我去开门,可能是警察。”

  骆祥云刚把门一打开,几名警察急冲冲的闯了进来,站定后,为首的一名警察看了看屋内的人,撇着嘴转头对骆祥云道:“你们谁是屋主?”

  “我,我就是。”骆祥云忙道。

  看见警察进来,约瑟夫皱了皱眉,拿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讲了几句后又挂掉了电话,不知道在干什么。

  “那……伤你们的凶手呢?”

  那警察毫不顾忌,抬手一指约瑟夫二人,道:“是不是他们?”

  骆祥云见状慌忙摆手:“不,不是他们,那两个凶手已经跑了,是一男一女。”

  “不是?”

  那警察疑惑的到处瞧了瞧,这时才注意到房间里一片狼藉,惊讶道:“你们,这是,这是用了手榴弹么?难道是瓦斯爆炸?怎么房间毁成了这样?”

  骆祥云正要说话,那警察却伸手一挥,对身后的警察道:“先把那两个外国人带回去,下面那么多证人看见他们把这一家人抓上来的,回去再仔细盘问。”

  “是!”

  四名警察走了过来,快速靠近约瑟夫两人。

  “慢!”约瑟夫却若无其事道:“请你们等等,请问你是这边警察分局的人吗?”

  “对!”那警察头儿回答,但并有下令停止抓捕。

  四名警察走到约瑟夫和堂林身后,一边站着两人,分别抓住了二人的左右手把他们控制住,因为并没有确认他们是犯罪凶手,所以警察也不好用手铐,而约瑟夫和堂林也不阻挡,任凭警察就这么抓着。

  此时骆方再也支持不住,意识一阵模糊,已经陷入了昏迷。

  “伤者在哪儿?”

  几名白大褂也跟着跑进了房间,到处张望,却是被屋里的一片狼藉吓得呆住。

  那警察头儿向躺在沙发上的骆方一噜嘴,一名医生见状急忙跑到骆方身前蹲了下来,开始查看伤势,并吩咐其余医务人员准备把骆方抬下去送救护车。

  “走!”警察头也不管那些医生,只是一声令下,命手下把约瑟夫二人带走。

  约瑟夫和堂林却不再说话,面带微笑,看着眼前众人,那四名警察领命后,一拉约瑟夫二人,并没有拉动,四人惊讶的面面相觑,又转头看向那警察头儿,看到他们的头儿鼓着眼睛瞪了过来,四人无奈,使出了吃奶的劲,又是拉又是推,可约瑟夫和堂林还是纹丝不动。

  “嘿……”警察头儿瞧出了端倪,走了过来,“难道你俩人脚上还长了钉子不成?”

  忽然一阵电话铃声响起,警察头儿一怔,不耐烦地拿出自己的电话,正准备骂娘,可一看到电话号码,神色顿时一变,像是孙大圣遇到了如来佛祖一般,马上换成了一张虔诚的面孔,轻轻按了一下接通键,小心翼翼道:“你好局长,嗯……对,是我在这边。”那说话声可谓轻言细语,娇音萦萦,马上判若两人,听得一旁的骆祥云骨头都酥了,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可过了一会儿,那警察头儿便不再说话,脸色也越来越难看,但仍就是细语低声的回答。

  挂断电话后,警察头儿狠狠地看了约瑟夫和堂林二人一眼,转身往屋外走去,同时口中道:“把他们都放了,封锁现场,叫勘验组上来检查……”

  那四个警察一脸茫然,但却还是放开了手,忙跟着警察头儿往楼下走去。

  骆祥云不解,怔怔地对约瑟夫道:“怎么他们……”

  “我们联盟与他们的高层非常熟悉,有时候利于我们办事。”约瑟夫笑着解释。

  这时有两名医务人员抬来了担架,准备把骆方送往医院,却被约瑟夫伸手拦住,道:“不用了,这人我们会把他送往私人医院专门看护,现在马上就走。”

  堂林却对骆祥云夫妇道:“这边已经不能住了,你们马上收拾一下,我们去外面酒店住一晚,明天离开。”

  “离开?”骆祥云夫妇愕然,但冯春然虽然疑惑,却已起身去收拾随身衣物,而骆祥云却担心道:“那我儿子不上医院会不会……”

  约瑟夫一摆手:“不会,我们身上携带有联盟的疗伤秘药,这里人多不方便使用,一会儿到了酒店再给他疗伤。”

  “嗯!”骆祥云终于放下了心。

  同一时间。

  一座大型城市的市中心,矗立着一栋有130多层高的大厦,在四周都是高耸林立大楼的市中心里,这栋大厦显得异常耀眼,大厦外的琉璃墙壁上同时用汉语和英语浇铸着几行大字,其中“警察总部”四个字金光闪烁,光彩夺目。

  大厦第124层,一间宽敞的豪华办公室内,正坐着一个肥头大耳的男子。

  这时,这位男子“吧嗒”一声挂断了电话,嘴里咕噜道:“五洋联盟厉害啊!随便一个电话,搞得副部长急忙要我处理。还以为什么事儿,不就是叫个小小的分局不要管异能者的事嘛!那么麻烦要我亲自打电话,奶奶的,混的好,不如生的好,要是我也是个异能者就爽了!”

  说完,肥头大耳男子吃力的站起身来,扭动着一身肥肉向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