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雷魂
作者: 壶山石
字体: 特大
颜色:          

  三柄飞剑疾刺而至。

  五色光华一闪,道长身周五色光华大方,却是道长来不及再次联系和御使落霞剑,匆忙间为自己加持了护罩。

  “砰”的一声,三柄飞剑同时击在道长的护罩之上,顿时便将道长凌空击飞了去,道长喷一口血,五色光华闪了闪,顿时黯淡了不少。

  又是“砰”的一声,三柄飞剑如影随形,追踪而至,又是狠狠地击在道长身上,道长又是一口鲜血喷出,五色光华再闪后,护罩消失不见。

  眼看着三柄飞剑如跗骨之蛆,又追踪而去,只怕不需眨眼的功夫,便要刺中道长。

  知道今日断然无幸,身陨道消已无法避免,道长勉强转过头来,看了赵毅最后一眼;目光中,充满了无限的留恋和深深的担忧;甚至,还充满了歉意。

  赵毅大惊之下,在道长护罩消失不见的刹那飞窜而出,同时大拇指在玉牌边缘狠狠一划,鲜血瞬间沾满了玉牌。

  一使劲,玉牌顿时碎裂。

  ……

  乾元宗青龙殿的静室之中,五转半仙张鹤鸣张真人正双手结印,盘膝趺坐闭目入定。

  室内真气如同水蒸气般稠厚,几欲凝结成水滴滴落下来,真人身上金光微微外放,身后有龙虎盘踞的虚影若隐若现。

  暮然间,真人双手的印诀里,搭在一起的拇指和中指似乎被莫大的力道“啪”地一声弹了开来,印诀顿时便强行散掉了。

  室内的真气顿时紊乱,龙虎虚影一阵扭曲,消失不见了。

  真人周身金光大作,眼睛忽然睁开,两道有如实质的精光电射而出。

  真人左手拇指在其他四指上稍一点动,一挥手间,静室房门洞开,真人已经出现在青龙殿的大殿之中。

  刚刚落地,后面传来妻子萧芷云柔和的问话声:“鹤鸣,怎么了?”

  真人沉声说道:“定乾大劫至矣!”

  “情况如何?可有大碍?”萧芷云略显焦急,不单单是为了女儿属意于这个弟子,也因为七个弟子中,定乾所受坎坷最多,劫难最多。

  或许张真人会把劫难当成一种磨练,但是萧芷云却是希望弟子们都能开心快乐,一生一世无忧无虑。

  不是萧芷云不明白逆天修真要历经磨难的道理,这只因为:她,是个女人。

  张真人摇摇头,说道:“算不清,算不清。只知道定乾大劫已至,到底是什么劫难,我不知道。此时定乾应该已经发动了云瑶转赠给他的护身玉符,但是代价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劫难过后,会是何种结果,我也不知道。”

  语音稍顿,真人又说道:“不行,我要亲自过去看看,万一大劫之下,定乾无力回天,那岂不糟糕?”

  萧芷云说道:“鹤鸣,你已经近百年未曾出宗,你这一出去,势必在宗内引起诸多猜测,要不,我代你去。”

  张真人摇摇头说道:“不妥,不妥,我不亲自去看看,如何放得下心来;宗内若有人问起,便说我只是闲极无聊,出去逛逛而已。若是他们不信,便不要理会他们了;我张鹤鸣的事情,要他们操个甚么闲心。”

  说话间,张真人身影一闪,已是出了大殿;一道金光闪耀,转瞬消失于乾元宗外。

  “鹤鸣,你等等,我和你一块儿去!”萧芷云一声呼,金光乍闪,随之而去。

  ……

  玉牌一碎,便有青气闪过。

  “昂……”

  一声龙吟响彻天地,青色光华大放,一股无边无际的威压突然出现,充斥了整个空间。

  一条青龙的虚影暮然出现在空间之内,瞬间由虚转实,横亘在这方天地之间。这是一条真真正正的龙,青龙!

  巨大的青色鳞片覆盖在青龙绵长的身躯之上,赵毅觉得自己整个人还不如这龙尾巴上的一块龙鳞大。

  青色头颅上长着的却是两根金色的龙角,龙鼻中喷吐的龙息宛若实质,只是微微呼吸间,便已经引起这方空间内空气呼啸流转,仿佛忽然起了暴风一般;一双硕大无朋的眼睛正看着地上站着的赵毅。

  “小娃娃,你把本王召唤……请到这里,所为何事啊?”青龙开口说道。声音如同雷声一般轰轰作响,震的赵毅头疼欲裂,耳膜都要破掉了。

  看赵毅双手捂着耳朵,一脸痛苦的表情,青龙恍然大悟,笑道:“吼吼,本王倒是忘了你是一个人类,还是一个小小小小的人类娃娃。”这回说话声音放小了很多。

  说话间,青龙身子晃了晃,扭曲了一下,出现在赵毅面前的是一个青衣青袍,峨带高冠,相貌奇古,一部美髯当胸的老者。乍一看,便如一位年老德韶的夫子一般,只是头顶两根金光闪闪的龙角出卖了他的身份。

  如渊如狱的威压随着青龙的变化瞬间消失于无形,只有清濛濛的光线布满了整个空间。

  随着压力一松,赵毅噗通一声跪了下来,眼中含泪,声嘶力竭的喊道:“仙长,求您救救道长啊!”

  那青龙好整以暇地说道:“小娃娃,你求本王救谁啊?”

  赵毅抬头指向空中,急急说道:“救救道长啊……”

  说话的时候,赵毅自己也未及多想,这青龙出现也有约摸好几秒钟了,恐怕那三柄剑早把道长刺的死的不能再死了;可为啥自己的余光看到,道长那身影还是在那空中呢。

  这一抬头,一伸指,眼光看向道长,顿时傻眼了。

  只见道长悬在空中,不再飞坠,甚至能看到道长刚刚喷出的那口鲜血,还在空中没有散开;三柄剑保持着击刺的姿态,就那么定住了,静止不动了!

  赵毅回头看看爹那边,只见爹张着双手,保持着右腿前跨往外冲的姿势;三叔须发皆张,蹲身便要跃出;娘一手捂嘴,一手正往前伸着,似乎要拉住赵毅。

  再看看对方的四人,剑指当胸,或点,或指,动作尚未完成;最离奇的是那个蓝剑道士,那动作一看便知道,他正在往地上瘫软下去。

  但是,除了惊奇、愤怒、恐慌的眼神在变之外,一切都不再变化,一切都定格了。

  很神奇很诡异的场面。

  赵毅惊讶的挠挠头,忽然想到:自己为什么能动呢?

  回头看向青龙,青龙说道:“小娃娃,你是玉符的主人,本王是被你召唤出来的;所以在这个结界之内,只有本王与你有行动能力。但是本王看你虽然资质不错,可并非是修真修仙之人啊,怎么会有这么个玉符的?”

  赵毅张了张嘴,刚想回答,那青龙叹息了一声,说道:“唉,这些都无所谓;娃娃,你知不知道使用这块玉符的代价?”

  看赵毅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青龙又自言自语的说道:“你不知道的,便是炼制这块召唤玉符之人,也不可能知道。

  炼制这块护身玉符之人,没有九转金丹的实力;能练出召唤玉符,必是机缘巧合,已属难能可贵,侥幸的很;更没有可能知晓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看青龙郑重其事的样子,赵毅忍不住好奇的说道:“仙长,用了这块玉牌,哦,玉符,要什么代价啊。”

  青龙惋惜的说道:“用了这块玉符,要损你四成阳寿。”

  赵毅心下咯噔一下,如坠冰窟,四成阳寿是多少?

  那青龙又说道:“四成阳寿救你出此死局。”说着,看了看天上的道长,又扫了一眼赵耀武等人,说道:“若还要救此四人,一条性命需损你十年阳寿。”

  此话一出,赵毅心如死灰,说不出话来。

  道长眼中有雾气氤氲,柳氏的脸顿时煞白,赵耀武的脸庞瞬间通红。

  “至于这四个道士嘛,取了他们性命倒是应有之意,无需付出代价。”

  刹那间,四个道士脸色惨白,眼中俱是绝望的神色。

  似乎过了漫长的时间,似乎只是刚过一刻。赵毅咽了口唾沫,艰难的问道:“仙长,我的阳寿够么?”

  青龙点点头,左手掐了掐,咦了一声,惊讶的说道:“你的阳寿?……”却立即闭了嘴,深深地看了赵毅一眼,又掐了掐,说道:“你本寿九十有二,减去四成,余五十五;若是救此四人,便只有十五了。”

  赵毅一听,原来自己只有五年好活了啊……

  此时,青龙又说道:“小娃娃,你今年不过才十岁而已,大好年华尚未开始,人生乐趣且未品评;若是只能活到十五岁,未免太过短寿无趣。

  若是不救此四人,你便能活到五十五;这四十五年光阴,你大可传宗接代,品评多姿多彩的俗世生活,那便合算的多。

  娃娃啊,保住自己性命是最为要紧的啊。那四个袭击与你的道人反正也是要死的,这仇呢,便也报了。

  你便弃了这四人,如何?以本王看来,他们都会同意的。”

  赵毅回头看看爹娘和三叔,见他们眼中俱是激动和深以为然的神色,看赵毅向他们看来,眼中透着焦急,似乎是在催促赵毅答应下来。

  青龙又说道:“本王在此地的时间无多,你需早作决断。”

  赵毅紧咬着牙,霍然回头,盯着青龙的眼睛,沉声说道:“不!我愿用我的阳寿换道长和我亲人的命。”

  一刹那,柳氏的眼中满是绝望,赵耀武的眼中通红如血。

  青龙哈哈大笑道:“好娃娃!好娃娃!”

  一挥手,天上击刺道长的三柄飞剑,砰地一声变成了飞灰,四个伏击的道士也同时身化齑粉,神魂俱灭;只余四件道袍悬于空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