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大千世界之中,无边无际的妖族浮石————妖界。历经千年不灭,而它中央群山之中神秘又神秘的圣地上,巍峨耸立的比卡圣殿正是妖族王室的最高地位象征。尖塔林立的比卡圣殿最核心的王寝殿中,昏暗的光线隐去了无数珍宝的光彩,让这偌大的王寝殿显得无比阴森。妖族的最高统治者十六世妖王单手撑起额头,正坐在自己宽大舒适的络幔床上。他身边绝色美丽的妃子——美妃身着一身薄纱,正用自己娇嫩的手指拂过妖王枯黄的脸颊,安慰着妖王烦躁的情绪。十六世妖王微微皱眉道:“神族的精锐部队昨天偷袭妖界东部,成功打开了第二战线。这支奇袭部队个个都是神族百里挑一的精英,一天之类已经推进了上百里。虽然孤已经诏令西线作战的‘二将·三面狂’率领部下回援,但是西线作战的神族部队像药膏一样黏住我族的主力,恐怕三面狂很难在后天之前赶回圣地了。刚刚传来消息王室近身侍卫的三位将军已经在王室谷外的平民区和神族部队交战了,局势非常不利,我族的计划估计很可能会被神族破坏。”美妃扬起白皙的脖子吻过妖王的脸庞,细细低语道:“我伟大的妖王啊!无须担心,臣妾始终相信杯伯拿大法王会解决这一切的。而就算到了最坏的关头,臣妾依然会陪伴在王的身边。”年纪老迈的十六世妖王终于露出了一点欣慰的微笑,侧身亲吻自己深爱的妃子。在他们身后,巨大的暗翠色翡翠隐隐散发出诡异的绿光。与此同时,圣地东面的平民区内,血战仍在继续。

  坤庐靠在一堵墙上连连喘气,忽然身后的高墙传来异响。坤庐连忙闪开,高墙上刚刚他所呆的地方轻易被开了几个洞。

  坤喘着粗气,很是无奈道:“这家伙真不像活人,简直是机器,不会累吗?”

  啃骨叉跳过高墙,舞动梭枪杀来。嘶吼道:“喂,不要再躲了,受死吧!”枪头雨点砸来,坤眼神一寒,纵身跳起,地面又多了几个枪洞。

  啃骨叉眼见坤庐跳起,嘴角一笑,一闪身,已抢先占领坤庐的落脚点。邪笑道:“这下你躲不开了吧!”

  鱼鳞覆盖的双手舞动,————枪花在坤庐下方绽放开来,誓要将坤庐碎尸万段。

  坤庐冷静使出“小盘龙”钉入远处楼体,腿部一拉,将自己拉离枪花的杀伤范围,轻松化解死局。

  啃骨叉连连骂道:“哇哇哇哇。气死人了,你这家伙是在单挑吗?搞定你老子还要去找哪个用鞭子的家伙算账啊!”

  “你还是冷静一点的好。”坤庐跳上一堵高墙,舒缓过一口气来,回头冷冷对啃骨叉道:“太激动赢不了剑客哦。”说着从高墙另一面跳了下去。

  “你管得了我吗?”啃骨叉冲过去用梭枪大劈而下,墙体一分为二,还未倒塌,忽然情况突变,一柄利剑破墙刺来。

  啃骨叉闪身躲过,另一利剑已经刺来,啃骨叉心念飞转,再次闪开,接着又是两剑,啃扭腰压腿再次闪过,一修长利剑正中刺出,啃骨叉举枪挡下,两剑从下方刺向啃双腿,啃骨叉连忙往后一跳,大喝道:“已经七剑了。”

  一条光龙破墙而出,直射啃骨叉面门,啃挥枪架开,光龙反倒缠上了啃骨叉的梭枪————是“小盘龙”。

  小盘龙上的细丝发力一拉,啃骨叉便被拉向满是利剑的墙壁,眼看要被七把利剑穿体而亡,啃骨叉伸出另一只手支在墙面上,止住进势。

  不过,————最后一剑忽然刺来了,直指啃眉心,而啃双手已无法再用。————惊险、惊险、惊险,一切不过几秒,绝杀已来。

  中了,————————————————残影。

  啃骨叉轻松偏头躲过了绝杀一击,冷冷道:“可惜啊,其实你的战术很不错了。”

  ————等等,————貌似一切还有变化。

  整个高墙忽然…………向啃压了下来。

  不肯丢弃梭枪,啃骨叉自信的伸手支墙。

  怎么?————————墙体竟然在半空中裂为石块。

  啃骨叉随即被石块掩埋,连喊都来不及喊一下。

  墙体之后的坤庐依然保持着出掌推墙的姿势,一阵轻风吹过,叫他的青发衣襟恣意摇摆起来。坤庐冷冷道:“不好意思,我用利剑穿透墙的最终目的是支裂墙体。”

  这时,有五名队员翻墙而来,坤庐已经收好九剑,那五人对满地的瓦砾吃惊不已。

  “那个拿枪的敌军头领呢?”

  坤看了一眼大堆的石块堆,平静道:“在里面,或死或伤。”

  “好厉害啊!一个神众队员打败一个妖众将领。”

  坤转身离开,淡淡道:“我们其实也是人。”

  五人不解。

  咚、咚——石块动了一下,一只满是血痕覆盖鱼鳞的手破土而出。

  坤庐回头一愣,吃惊道:“不会是还能打吧?”

  仆——轰咚。

  啃骨叉整个钻出,已没了原来的貌样,连连咳血道:“可恶,差点憋死在里面了。”话落间抬头望向坤庐等奇袭队员,眸子通红,眼角渗血,一头尘埃。这犹如地狱荒鬼一般的形象活似要扑上来生吞了众人一般,妖孽气势无以复加。

  坤庐手心一紧,心念一动。轻喝一声抢先攻过去。

  啃骨叉翻转枪头,尖牙一露,胳膊一撤,手指辅助枪身一滑。一出手便是:枪——花——绽——放。快、快、快、快。快绝天下,啃骨叉生命最后关头的死斗好似忘我一般,速度与力量均完全压制住了坤庐手中的利剑。

  坤庐持剑硬挡,虎口一麻,随即被震飞。

  “不要再浪费时间了。”五名队员一同亮出兵刃,正色道:“虽然是以多欺少,但是————死吧!”

  五人自持对手重伤在身,一同冲过去。

  “不要。”坤庐刚刚单独强攻怕的就是这个。

  但一切已经晚了。啃骨叉挺身站起,握紧梭枪左右横摆,烈风狂扫大地,碎石土块飞溅。五队友只觉得:枪——浪——袭——来。

  还没来得及反应,五人已化为血水。血水如雨落下,场地瞬间一空。血雨之后,坤庐怒飙欲颠。

  “混蛋啊。”坤庐拔出全攻型的“死翼”,怒吼着冲去,一阵眩晕止住了他的节奏。

  啃骨叉摆转枪头,一声尖笑道:“小子,你也算漏了一着。”

  “什么?”

  “这座城市是经过改造的,除了宽阔的主干道用来方便远程攻击的的光维亚和索克外,其余的大小通道都用高墙堵死。”

  “高墙?”

  “没错,墙头上有细微的银针,针上有麻药,烈性的哦。”

  “可恶。”坤庐用剑支着身子。

  “没办法,——这是战争。”啃骨叉持枪走来道:“不过我倒想知道你的名字,做个纪念吧!有趣的剑客。”

  坤庐咬牙忍住强烈的眩晕感,眼神摆着凌厉的固执道:“没必要吧!你很快就要死了。”

  啃骨叉看了看自己掏出苦胆后留下的伤口道:“鱼族秘术之后还能活几小时,只要去求无所不能的大法王,还可以更久的。”

  坤庐嘴角一笑,抬剑对准啃骨叉眉心道:“我是说,你很快要死在我的剑下。”

  啃骨叉一愣,蔑视道:“有趣。”

  呼————。梭枪直线刺去。

  另一面,赤道火·仙子刚道出姓名,神族全军一同杀去。

  金色光芒迅速在光维亚的左手凝集。

  “是打落‘斩龙’的那一招。”仙子一惊。不得了,仙子脚下发力一路冲刺到队伍前面。

  “一线劫。”光维亚右手抬弓,左手拉弦,一声雷霆崩鸣,金光爆溅四周。强烈的光束箭射来,仙子咬牙举剑硬挡,轰的炸裂,将仙子震到队伍尾巴上,爆裂之后其余金线四射开来,摧毁着大道周围各式黄土建筑。

  “四叶旋。”索克不甘示弱,接连出手。四顶草帽飞舞,奇袭队员胡乱接挡,血光飞溅。

  光维亚马脸高傲的抬起,一道鲜血流过了他洁白的额头。他们两人现在已经是守卫这片街道的最后的妖族力量了,一切不容有失。金色光芒紧跟着再次出现。“然后是,——百八亡死。”

  “等等,难道是——?”仙子惊呼。

  呼————!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一百零八根光线从光维亚的黄金箭弓上射出,虽然比‘一线劫’的光细得多,却更恐怖。

  瞬时,靠前的一半队员灰飞烟灰。

  “再来一次,——四叶旋。”索克再次将草帽挥出。猛招连用,英勇如奇袭队员也不得不被如此声势吓破了胆。

  全队拼命后退,哭喊声此起彼伏。“他们不是生物,是屠杀的工具。”一个老兵绝望的大喊,随即被飞帽斩裂身体,仙子清楚的看到那滴还未流出的泪。

  “————王八蛋啊!”仙子破口大骂,在全队后退时挤开众人拼死向前。

  等等“斩龙剑”呢?

  ————斩龙剑还留在原地。

  仙子的右手经刚才的一击之后已经不听使唤了。这,……转身回去捡恐怕已经来不及了。仙子只觉得心头鲜血一凉,死亡的阴影瞬间布满仙子头顶的天空。等等,那是……?无可行。只见他拖起斩龙巨剑跟上了仙子的步伐,大喊道:“兄弟,剑。”同时,可怕的金色光点再次凝集。

  光维亚眯起眼睛瞄准对方最后两个还在往前冲的笨蛋,吟唱道:“百八亡死。”

  “可恶,好吧!”仙子止步转身来到无可行面前,亮出挡架的姿势,喝道:“一个死好过两个死。”

  ……另一面。

  啃骨叉的梭枪飞速刺来。

  坤庐斜身闪过,啃骨叉扭身挥枪尾击中坤面部,坤当即被轰飞。

  “神众就是这么脆弱的吗?不比得我们妖众啊!”啃骨叉再次走来。

  坤庐支起身子,吐出一口血痰,无力道:“最后说一次,我是神族的人,你是妖族的人,不是什么神众、妖众。”奋力起身,坤庐做出冲身姿势。

  一只宽大厚实的手掌拦住了他。

  “兄弟。你累了,我来。”是拉玛阿,耗了这么多时间,拉玛阿和火炮部队终于过河了。

  “将军。”坤庐很吃惊一个总指挥居然亲自参战。

  拉玛阿上前一步。

  啃骨叉偏了头,上下打量拉玛阿一番,翘起一对鱼须嘲笑道:“又来了个神域的饭桶。”说着扑身冲了过来。饭桶?

  拉玛阿冷眼一瞪,黄金战衣闪耀出夺目金光,雄横杀气无所掩饰,地面沙粒四窜流走,出招瞬间时间似乎停止。

  “休欺吾族无才。”

  两人相隔甚远,拉玛阿已经出手了,一团无比凌厉的烈焰拉玛阿腰间暴起,绝世神器麒麟刀锋骄横现世。

  麒麟刀自下而上一挥,火光挥洒,下起于地,将地面激起飞少,上达于天,映红了云彩。

  瞬间,啃骨叉已被一分为二。

  轰——————!啃身后的房屋也被火劲分为两段。

  ———————厉风横卷天空,一扫四散浑浊,一声百兽之王的长鸣响彻于众人心间。

  “不用奇怪。”拉玛阿收刀于鞘,对着啃最后不解的眼神道:“我拿麒麟刀与人对敌,从未用过第二刀。”

  坤庐睁大了眼:——————————太强横了。

  ……另一面。……

  一百零八光线射来。

  “不行,你已经没有战甲了。”无可行大喊。

  死亡光线入体,灼热的温度瞬间伤及五脏六腑。

  一股烤肉味道传来,仙子睁开双眼惊奇发现:——自己没死。

  是白面广宽大的身体接下了所有的光箭。

  光维亚一愣:竟不是当场死亡。

  白面广咳出一口金血,心底一横。不待光维亚回神,电鞭已经抽来,正中光维亚眉心。

  “哇啊啊啊!”光维亚哭天抢地的大叫起来。——————他,瞎了。

  白面广轰然倒下。

  仙子连忙接住。

  白面广一笑,自嘲道:“我来的还真是时候啊!”

  仙子喊道:“大叔,你千万不要死啊!”

  白面广口中喷血,用尽最后的力气道:“小子,……我一直坚信你父亲未死。……等队长醒来,记得……记得记得告诉他,这一次……我最行。”

  索克已摆出扔草帽的姿势。仙子心头怒吼,毛发耸立,甩头怒视索克,眼中暴怒之光夺目而出,天空犹如一道晴天霹雳砸下,硬生生喝停了索克动作。仙子左手握死右手五根手指,一发力。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右手恢复知觉了。

  “大叔,等我一分钟。无可行,看着大叔啊。”

  无已经是一把鼻涕一把泪了:“好,一定。”

  索克稳住心神将草帽飞出。仙子一声怒吼双手持剑冲上去,一绞,四顶草帽被带开。斜身蛮力一撞,仙子破墙而过,大喝道:“这边,单挑。”如此气势下没有一个奇袭队员或妖众敢上前来。

  “不会让一个神兵通过的。”索克咬牙追了进去。

  仙子奋力前行,身后墙壁、房屋不断被急旋的草帽破坏。

  忽然四草帽直线攻来。

  仙子心中预感道背后的危机,闪身进了小道。

  ————却见高墙拦路。仙子连忙转身退步到高墙跟前。

  “你输了。”索克再次从手镯中拿出草帽道。

  仙子终于退步到高墙跟前道:“如果我是完全状态,才不用这么麻烦。”

  索克用草帽边沿擦过自己赤裸的上身冷冷道:“输就是输。”

  “是吗?”仙子眼神一寒,插剑于地。震彻旁人。

  索克暗暗皱眉,低语道:“怎么?————哦,对了,你的弹跳很好,放下这把巨剑的话,也许可以跳过去。”

  仙子低头眺瞄着对方,嘶哑着嗓子喝道:“哼哼,大错特错。第一,我根本不想跳过这面墙;第二,我决不会放下斩龙剑逃走;第三,我这次不用剑是想给你一个优惠啊!我,用手接草帽。”

  “什么?”索克瞪大了眼,不由汗下:本来想等仙子跳上高墙中了麻药以后再收拾他的,没想到他会这样,这家伙难道有什么奇招。

  ——————五秒的心惊胆颤。在这狭小的小巷里,阴森的光影斜在生死之间。

  “哇哈哈哈——。”索克忽然大笑起来,道:“我明白了,你又想利用手镯变出大堆东西来抵挡我的草帽那招吧!告诉你这次没用了!”

  仙子一笑,脱下八宝手镯,随手一扔,道:“这下放心了吧!”

  “什么?”索克睁红了眼睛,嗓子沙哑道:“难道说,你真的有办法接住?”

  仙子怒喝道:“快点啊!时间不等人的。”

  索克心寒:也许这小子真的已经掌握了“四叶旋”的轨迹方向了,不过这也可能是这小子虚张声势!没关系,我还可以这样……。

  索克打定主意,手腕手镯虚无珠一闪,——又拿出四顶草帽,冷笑道:“这下你就没办法了。”

  出手了————。“双重四叶旋。”

  小道内沙石激飞,生死一线。

  八顶飞帽急旋而来,仙子眼神一厉,身子纹丝不动。

  呼、呼、呼、呼……。八顶飞帽————全数与仙子擦肩而过。

  “怎么可能?”索克大呼。

  “答案在墙壁上。”仙子捡起手镯冷冷道。

  “什么?”————墙上有飞帽蹭过的痕迹。索克大惊道:“我的草帽与墙壁碰撞使方向出现偏差。”

  “我赌赢了。其实你使用直线攻击,我就必败了,可惜你太紧张,在不自觉的情况下,使用了更难挡,但要在大空间才能使用的曲线攻击,于是——这条狭窄的死巷成了你人生的尽头。”仙子眼神左手拿剑,杀气沸腾起来。

  当索克再从手镯中取出草帽时,斩龙已抹过了他的脖子。

  仙子快速回到大街。一分钟,刚刚好。

  “广叔。”仙子惊大眼,道:“广叔人呢?”众奇袭队员都不说话。“问你话啊!”仙子一把抓起靠队员前大吼道。

  “对不起,来了一队妖族骑兵,广的尸体被拖走了,我们没能拦住。”

  “可恶。”仙子一推手,大吼道:“无可行呢,我要揍他。”

  没有人说话。

  “说话啊!”

  “——————死了,被骑兵拖死了。”

  没人再说话了,包括仙子。

  一切无言,世界只剩沉默。

  风中传来了哭泣的声音。